閣樂

讓我快樂地躲在閣樓的某個角落,可以嗎?

私樓,私樓,又是高不可攀的私樓

發布於

S告訴我,九龍城廣場即將清拆。起初我想不起九龍城廣場在哪裏,因為把九龍城和九龍塘混在一起,心想:九龍塘那個商場不是叫「又一城」嗎?上網一查,才知道是九龍城寨旁邊的商場──我和S曾經在那裏閒逛過──清拆原因是要重建成商住大廈。頓時,厭惡的感覺油然而生。

九龍城廣場(Source:維基百科)

幾年前的暑假,我離開香港一段時間。回來後,甫步出觀塘地鐵站,原本空蕩的地盤突然冒起了幾層樓。我覺得這件事很殘忍,因為小巴站位於地盤對面,每天傍晚許多人在這裏等車回家。試想想,做牛做馬做了一整天,此時看着興建中的樓盤,愈起愈高,愈起愈高,和它的樓價一樣,心情不可能愉快。稍為幸運的,能夠勉強買上一層這樣的單位,哪怕要付上幾十年光陰來供樓。但更多的人,終其一生仍然不可能買得起眼前的新樓盤。

後來,樓盤開售,我才知道市區重建局有份參與這個發展項目。這種重建要來幹什麼?對當區居民毫無益處。所謂促進地區發展,不過是引入一批有錢的住戶。(嗯,他們也未必算是很有錢,是的,不過是我們太窮。)將來,觀塘的人均收入固然會提升,但其實只是欲蓋彌彰。很厭倦很厭倦這種一邊看着豪華新樓盤落成,一邊看着基層市民住屋問題愈來愈嚴重的狀況......不,我不是旁觀者,我就是每天想起房屋便感到灰心的小市民。

話說回來,原來該個觀塘樓盤被發展商稱為「超級開心價」,在傳媒眼中也算是「平售」。唉,算罷。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