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laway凡心

期望永遠抱持一顆好奇凡心而不煩心的庸俗女子,貪新也戀舊。kaylawayay@gmail.com

新人打卡 | 不過是想重拾些純粹喜愛的

發布於

該從何說起呢。

與文字打交道少說也有二十多個年頭——若從孩提時代懵懂地第一次被稱讚短文寫得好算起的話。也不記得是因為先喜歡聽故事,所以才喜歡寫故事,還是倒過來,反正在有記憶之始,我就知道我喜歡文字。

認識不深的人覺得我文靜,大概是從小到大正經八百看書的形象太深入民心,就連我也曾一度長期誤會自己是內向型人格。長大經歷多了,也做過一些(不專業)評測,才知道我其實算是外向型。光譜上稱不上極端外向,但「透過與外界交流來獲取能量」這用以判斷外向性格的特質,我是絕對有的。

想起來,小時候單方面誤會以為自己是內向,「星座式」對號入座(利申:關於星座,本人不專業自評屬熱衷而不沉迷),加上外在環境使然,所以鮮少主動與人交流。「能量」補充不足,自然經常「死氣沉沉」,一味古肅躲書堆,增進不少雜七雜八知識之餘,也著實錯過了好一些趁青春衝勁去擴闊眼界的機會。

不過,這份誤會也帶來另一種自我發現。

驚覺自己是外向型後,也順道察覺自己三分鐘熱度的習慣。水瓶座的好奇心我有,貪新厭舊也有(年紀漸長後似乎略有改善);唯獨文字,我敢發誓所來沒有一刻厭棄過。在咀嚼和雕琢的過程中,文字的溫度和情感,帶給我無形的悸動、有形的雞皮疙瘩,這些兒時讀到第一本好書時所感受到的,現在的我依然無時無刻地體會著。

有太多東西,小時候愛,長大後改變;反之,一些物事,可能要有所歷練後才懂得欣賞。然而對於文字,我一直初衷如昔。

若然能夠將興趣化為工作是一種幸運,那麼我是幸運的。畢業後的工作,儘管換過不同形式,但都是一直與文字交手。「要是你的工作就是你的興趣,那麼你就不用工作了。」那些年,行內某位前輩曾這麼說過。長大後當然了解到,這句話當然有其概括樂觀之處,但大方向是沒有錯的。只是工作上的文字,畢竟與純粹抒一己之見的文字,還是很不一樣。打個不恰當的比喻,那大概就像設計師和藝術家的分別吧。

然而這裡沒有藝術,不過是一些碎碎念。初至貴境,一切還在摸索階段。由碎碎念開始,記錄一些日常雜感。沒有主題式經營,只有以我最愛的文字說說故事。

僅此而已。

1 人支持了作者

做個三分雅、七分俗的人

情感,應該給得吝嗇一些,別讓情緒彌留

三碗細牛腩麵點播 | 廣東歌 | 十之一 | 彭羚《完全因你》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