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

Matters金筆作者(小說類)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3|蜗星情书作家蜗梨梨

即使在荒诞又冷漠的蜗星,也有爱的存在,只是蜗星人不擅长把爱说出口。于是我决定成为情书作家,以传递爱为使命。

我所在的星球,人称蜗星,是个巨大无比,发着红光的星球。

蜗星并不在马特宇宙。

由于蜗星的中心是黑洞,整个蜗星在宇宙视界中,时间极其缓慢,我们与外界连通的信号需要“踢踢”转换机,经常信号不好,导致很多蜗星以外的人以为我们天天睡觉。

红色光波阻挡了银河宇宙泛滥的社交活动,我们对自转钟的推销也毫无兴趣。

我们有自己的钟楼,悬浮在黑洞之上,它敲几下,就是几点,整个蜗星听得一清二楚,连聋子都能通过震波知道几点了。我们没有多余的自转时间,因为黑洞上的钟楼消耗的时间太多。

和银河宇宙失联太久,蜗星人和银河宇宙的人越来越不理解对方。渐渐,推销自转钟的人也懒得和蜗星人沟通了。


我的职业是情书作家。这在蜗星不是个正经职业,像我这样会舞文弄墨的,大多去做了钟楼职员,修零件啦,检查震波信号啦,都是一些和写字不沾边的工作。我的同行很少,情书作家更少。会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在我感到绝望时,收到了一封情书,使我相信,即使在荒诞又冷漠的蜗星,也有爱的存在,只是蜗星人不擅长把爱说出口。于是我决定成为情书作家,以传递爱为使命。

蜗星作家,必须在钟楼下面写字,以便钟楼可以检查文字的时间是不是正确的。我有段日子也受不了大钟楼的阴影在背后。本来蜗星的光线就很暗,到处雾蒙蒙,被大钟楼一遮,我都快看不见自己写的蜗星文字了。更别说,写情书时免不了表白心迹,我想吻你一千次啦,全世界只想跟你sex啦,你的腹肌好性感啦,下次我们能不能去love hotel啦……大钟楼看到这些,还要给我发来震波警告,让我小心点,不要越线。要不是为了自己的使命,我可真坚持不下去。


在我的情书任务中,有几次是写信给蜗星以外的人。为了不被大钟楼发现,我们联络使用的是最原始也最先进的保密技术……线下见面。


蜗豆,我的中学同学。

蜗豆告诉我,他在星际游戏遇见了马特宇宙的朋友。他很喜欢跟那位朋友一起玩游戏,为了可以和他联机,还专门装了最贵的“踢踢机”,来传输信号。马特宇宙的朋友,嗯字太多了,我们蜗星人喜欢简称和叠字,以下叫他马友友。马友友一直不知道蜗星其实禁止普通星民使用踢踢机,不允许星民与银河宇宙的其他星球联系,马特宇宙也早早被大钟楼列入黑名单。

蜗豆竟然爱他爱到,偷买最贵的踢踢机,这不是真爱,什么是真爱!我感动极了,心想我一定要为蜗豆写出最棒的情书给马友友!

原本我写的情书草稿是这样的——

亲爱的马友友,展信好。虽然你总嫌弃我爱睡觉,可是你还是会很耐心地等我上线。你一定是个特别温柔的人。你好像在马特宇宙过得不太开心,觉得没有人爱你,没有人关心你。其实不是那样的。在遥远的蜗星,就有一个喜欢你,关心你的人……

但是蜗豆看了摇摇头。

蜗豆说:“抱歉,蜗梨梨,我事先没有说明白情况。我已经买了最贵的踢踢机,信号还是时有时无。红波干扰越来越严重,最近的信号越来越差了,我担心有一天,我联系不到喜欢的人,他就完全不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关心他了。”

“原来是这样,踢踢机难用,我也听别人说过。蜗豆有这样的担忧我也理解。”

“所以我想让他明白,这世界上永远不会缺少想要倾听他的人。不是像蜗梨梨写的那样,要以自己的名义表白。”

“匿名情书?”

“是的。麻烦蜗梨梨了。”

“好,那我再写一封。”

怎么让马友友相信自己是被爱的呢?让人感受到被爱,这也是我们情书作家的课题之一。

我决定,虚构一个叫O星的母星,告诉马友友,只要他有共鸣,他就会成为O星人,成为爱的繁衍者。虽说O星是虚构,可是蜗豆的爱是真实的。所以这也是一封真正的情书。

蜗豆订购了星际定向漂流瓶,把情书寄了出去。


另一位顾客,甚至不是蜗星人。蜗豆把我推荐给了马特宇宙的另一位朋友,自称马小宝,蜗豆用踢踢机和马小宝联络,再传话给我。

马小宝的情书,似乎是一封告别信。马小宝和之前的恋人由于对时间的利用方式不同,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而分手。分手后马小宝去了马特宇宙。马小宝看到恋人找回了爱的能力,有了新的幸福,决定祝福他们。

完成了马小宝的订单之后,我陷入了深思。

究竟有没有自转钟好呢?有自转钟的人和没有自转钟的人,好像都不一定会得到幸福。还有叫“无忧”的药,似乎也不怎么管用。

如果有人一直找不到幸福,他们不如来蜗星好了,比有自转钟的地方更少的选择,更有限的自由。可是什么都不用烦恼,只要跟着大钟楼,是不是更加轻松快乐?

当~当~当~当~

大钟楼报时了,震耳欲聋。


我帮蜗豆写的情书,效果不错,蜗豆说要登门感谢。

蜗豆来我家做客那天,给我带来了踢踢机。

“我买到了更高级的踢踢机,这台旧的,就送给梨梨吧。想要自由地写情书的蜗梨梨想不想去马特宇宙呢?在那里,蜗梨梨就是一颗独立的星球,不再被大钟楼盯着写情书了。写出来的情书也不会被烧掉。蜗梨梨的客户也会增加的。”

“谢谢蜗豆。但我可以问蜗豆一个问题吗?蜗豆觉得马特宇宙有爱吗?如果那里没有爱,我的情书也推销不出去。”

蜗豆说:“没了自转钟,有的人感到很痛苦。马特宇宙的法律很少,破坏宇宙的人,偷能量的人,看到商机就钻了进去。大家还经常为了马特宇宙的公共事务吵架。马特宇宙不是个很平和的地方,但是,蜗梨梨问有没有爱,爱是很多很多的。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选择爱谁。比起银河宇宙,马特宇宙的爱可以用很多方式表现出来,爱的信号更容易被接收到,大家表达爱的意愿也很强。我认为情书的销量不会低的。蜗梨梨去看看吧。”

我在家中一夜无眠,心想,无论如何,我要去看看没有大钟楼的地方。

情书作家的使命,就是自由地表达爱,创造爱。我可以一边为蜗星人写情书,一边探索新的宇宙。

就这样,我和蜗豆一样,没有经历过自转钟时代,就踏上了马特宇宙的旅程。

陶喆《Dear God》(馬特市民小白的窩推薦歌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4小時故事創作挑戰(最大獎將免費獲得 NFT)

最後一個O星人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2|而我愛你,而愛無法撐起!

4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