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皇帝的新衣》究竟讲了一个怎样的故事?

發布於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衣》。


它首次发表于1837年,收录在《讲给孩子们听的故事》中。当时我年纪还小,并不觉得这个童话很有趣。


正巧,最近朋友的孩子在学这篇童话,老师让他们写读后感。与好友谈及此事,我饶有兴致地重读一番,并自己替这个童话加了一个新的结局,颇觉更添几番趣味。


故事其实很简单。


许多年前,有一位皇帝,为了穿得漂亮,不惜把所有的钱都花掉。他既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他的新衣服。他每天每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他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有一天,他的京城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织工,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真是最理想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这样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辨别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织出这样的布来!”他付了许多现款给这两个骗子,叫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那些将要托着后裾的内臣们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正在拾起后裾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样,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丽!这件衣服真合他的身材!”


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


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声来。“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


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百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裙。




故事其实并没有完。


游行大典完毕后,国王回到皇宫内,立马颁布了一条禁令:禁止讨论这次庆典,禁止公开说国王的名字,说出来就会掉脑袋。


这下可把王国内的臣民们给急坏了。


但是整个王国里,除了国王之外并没有别的话题。


于是人们为国王编出昵称。


臣民中有一群比瑜家,将国王的昵称重组、倒装。在王国里长大的孩子看懂了,就刻在墙上、写在碎纸条上让风吹走,让牧羊的孩子捡起来。


国王的名字有很多的同音词,于是牧羊的孩子把这些词编成了歌,从南到北传唱了很多年。


国王发现了之后,下令禁止传颂一切指代他的名字,国王的人出动,不少谐音谐形的词都遭了秧,不少字典被集中焚烧,付之一炬。


后来国王的名字只能通过比喻和寓言来指涉。比喻像是一个离家很远的人通过电话给一个盲人指路,寓言像是一个没有去过法国的人梦见了巴黎的每一块砖每一块瓦。


首长、司机、龙尾骨、迎客松、复仇、壶、湖、上上签、大人、内人、讽刺剧、莎士比亚、智利人、下水、他、他们、你。


聪明的比喻家们,连代词都要加以利用。


国王发现了之后,下令组建意义委员会,审查意义。委员会的成员们抓着光秃秃的脑壳,日夜兼程地解读世界上所有的文字,挖掘一切潜在含义。


在诠释的道路上,委员们死死追着比喻家。委员抓住一个比喻,比喻家就造出一个新的词。


最后一天,比喻家发现意义用完了,国王的名字用尽了世界上所有的意义。委员会气喘吁吁地把比喻家埋了。


但是这个时候,国王的名字已经世人皆知了。


街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国王的名字,尽管他们说不出来。尽管他们说不出这个名字,他们在谈论花鸟树木的时候,却总是在阳否阴述地谈论国王。委员们看得目瞪口呆。


国王发现了之后,下令禁止一切语言,王国里每一个人的嘴都闭上了。


但是让委员会没想到的是,国王的名字在包括了所有意义之后,也成为了沉默。


国王的原名不再重要,国王现在有无数个名字,无数个名字包括了人类声道能发出的一切声音的一切组合,也包括沉默。王国里每一个人的嘴都闭上了,这个王国里的沉默震耳欲聋。


国王的真名从此响彻宇宙!


皇帝的新装,无论什么时候读都不过时。


问题是,那个一开始的小孩,究竟何时才会出现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