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昨晚,我的公众号被封号了|我的封号日记01

01

2020年3月8日,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三八妇女节,

更是我写了两年零4个月的公众号被短暂封停的日子。

3月8日晚八点五十分,我收到了这样一则封号通知。

老实说,我刚开始是有点诧异的。

但后面慢慢又觉得,这是情理之中。

所以,得知封号一个月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释怀的。

哪怕我的公众号,粉丝并不多,只有9500多人。

毕竟,这次疫情当中,我说了不少心里话,也说了不少真话。

从1月20号,疫情全面爆发以来,我几乎在公众号上日更。

其中炮轰过红十字,

炮轰过瞒报漏报的新闻系统。

炮轰过那如大象般缓慢的官僚体制。

但始终敌不过高压的舆论钳制。

封号的导火索,发生在最近。

一个200万粉丝的微博大V,在他的微博上,在我毫不之情的情况底下,转发了我在微信公众号上写的一篇文章。

出于保护理由,只能打码,望诸君见谅

这下子,就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个大V的微博评论也没有控评,以至于吸引了数万人的评论与转发...


最新的评论显示,网友们似乎对我的文章被屏蔽感到惋惜。

由于这位大V的好心办坏事,这下总算是强制给我休息一个月。

虽然我的公众号只有几千个读者,但我一直对他们如对待自己的朋友一般。

由事发至我写下这篇文章已过去十几个小时,这十几个小时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究竟我继续在公众号上写时评文章,有没有意义?”


02

自从1月初我从上家公司辞职以来,便一直赋闲在家,靠写作度日,想靠写作,实现自己的创业梦。

从小我就喜爱写作,读书时期,语文,政治,历史统统拿高分的我,大学报读了新闻专业,想做一名记者。

那时候,我觉得,记者是一份十分有使命感的职业。

我曾经幻想过,自己采访许多不公不义之事,然后用自己的笔记录下来。

但随着自己对身处的这片土地了解越多,

这个梦想,也随之幻灭。

犹记得,在大学的新闻课上,老师说过

“真实性是新闻的生命。”

但是,老实讲,在中国大陆,又有多少新闻,是真实的呢?

真话在这个时代,是十分稀缺的。

我读新闻的,感触尤甚。

所以,自大学毕业之后,我决定不做记者。

适逢公众号流行,便转而投身自媒体的行列。

做了5年自媒体,深知哪些东西写出来能火,哪些东西受众爱看。

但又如何呢?

我不想制作那些自媒体垃圾,所以我辞去工作,独自做号。

为的,就是想讲一些真相。

我们身边许许多多的人,仍是朝九晚六,为三餐奔波,以至于对自己的国家,对自己身边应有的权利只字不闻。

更何况,绝大部分人的素质,仍与世界主流社会相距甚远。

今次新冠肺炎,使大部分人开始苏醒。

但更多人,仍在沉睡。


03

我这两个月来,不断写时评文章,就是为了叫醒那些仍在沉睡中的人。

但很可惜,就算为天地所呐喊,仍叫不醒那些装睡的人。

况且加上今次封号,我定必纳入那些人的监控名单当中,

以至于日后定必要更加谨言慎行。

所以,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我便会如身处武汉的作家方方一般,

记录我这一个月以来的所思所想,形成我的封号日记。

希望在这一个月,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

曾经,我读过一句十分振聋发聩的话:

只为苍生说真话。

但事实上,这一句话,要做到,实在太难,太难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