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你可以贊揚方方敢言,但不要指責別人沈默|我的封號日記20

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3月28日,我的公眾號被封第20天。


今天想講講作家方方和財新網。


這次疫情,作家方方的武漢封城日記裡面所透露出的真情實感,打動了無數人。


財新網那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敢作敢當,也讓所有人為之側目。


在贊揚方方和財新的同時,我們也該想到這樣一個問題。


這麽多作家,這麽多媒體,為什麽只有方方和財新?


方方有勇氣,有良知,且身在武漢,還認識一個或幾個醫生朋友。


方方也是坐在家裏出不去,大多數信息來源網絡,與多數人沒什麽區別。她文字裏記述的事情,有些也不見得十分可靠。當然,不能因此求全責備。她不是報道新聞,不過是轉述,即便是轉述,本身也有求證作用。


方方的價值不在於文字本身,而在於把所見所聞,所思所想說出來。


方方開始寫封城日記的時候,也和別人一樣受到限制,文章被封被刪。但人們的追捧,越來越的強烈不滿和抗議,使得某些方面不能不有所忌憚。且方方的文字激動但不激烈,並非存心觸及高壓線,於是被順勢當做一個民意的減壓閥而得以存在。


方方硬是在鐵板上撕開了一道口子,成為一個象征,一個標誌。


財新敢於挑戰,不怕“造謠”威脅,用事實揭露謊言,的確“真是條漢子”。這一方面有全國性實力媒體對作為地方性武漢的因素,另一方面,除了膽識,專業實力,其若有若無的背景恐怕也不是其他媒體能比的。


可見,無論方方還是財新,都是復雜情況下的一種特殊存在,有明顯的偶然性和不確定性。


但很多人在說,方方“讓作家汗顏,令記者蒙羞”,“百萬作家齊無語,更無一人是方方”,指責其他作家和媒體為什麽不說話,為什麽不能這樣說話。似乎別人做不到,是因為沒有責任感,沒有良知。


其實,很多作家只是名叫作家,無論社會定位還是自身認知,本質上就是個“宣傳員”,讓他們肩負起作家的責任,要求過高了。


還有一些真正的作家,並非不想說不想寫,也並非缺乏勇氣和良知,而是不能。不信,你寫和方方同樣的文字發一下試試,看看能出來不?


至於媒體,情況和作家一樣。有些媒體,還是重量級媒體也曾說“我們將努力說真話”,現在也直呼“敢言,是一種寶貴品格”,“讓人說真話,天塌不下來”,但這些聲音沒一會就銷聲匿跡了。


不說真話,終將釀成大禍。活著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幸運者,而是幸存者。大多數人明白這些就好,即便不說,也會以自己的方式記錄歷史,見證歷史。


你可以贊揚方方敢言,但沒必要指責別人沈默。

與其指責別人沈默,還不如譴責那只捂嘴的手。

昨晚,我的公众号被封号了|我的封号日记01

漢口殯儀館,千里哭墳,何處話淒涼|我的封號日記19

武汉封城日记13:他去了宋朝,我去了洮河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