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chu

銘記-武漢,音樂人,電影人,作家

有兩種生活,一邊歲月靜好,一邊滿目瘡痍。

我戴上耳機。

我自彈自唱,我堅起吉他,我舉起中指。

I'm rocking.I'm rapping.

管它叫什麼名字 fuck off

管它起源哪裡 fuck off

把時間和精力放在這類問題上,就好像它們比人命更重要似的。suck

我譜一曲哀歌,爆幾句粗口,要把這些哀傷和憤怒唱進你們的心裡。


我自編自導,我一刀不切,我一鏡到底。

從可防可控,百步亭萬家宴,團拜會,到武漢封城,人人自危,屍橫遍野。

我拍一部武漢武漢,記錄生死,要把這些哀鳴和恐懼揉進你們的血肉裡。


我自問自答,我一字不改,我一字不刪。

一遍又一遍地看著事件時間線,時至今日也沒有更多的一線記錄,醫護和居民竟集體被失聲。

我寫一篇天問,要把這些數據和真相狠狠地拍在你們的臉面上。


聽不到Ta們的聲音,看不到Ta們的樣子。

那座城裡的人生死不見報,領骨灰都要被刪帖封號。

不曾出生,也不曾死亡,被抹去了存在的痕跡……


沒有哀歌,沒有武漢武漢,沒有了記憶。


我摘掉耳機,放下這無聲的憤怒。


看政府進退失據,

看政府妄顧人命

我命不由己。權力不對我負責。

我们的失去必须是无可挽回的 | 纪念李文亮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