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肥胖者培力,以及各種沒有用的知識。 異次元門口:https://hollowerhu.wixsite.com/hollowerhu

【身體意識】從N號房事件來談談胖女生對男人的看法

最近韓國“N號房”事件吵得沸沸揚揚,很多兩岸的性別議題關注者(特別是女的)對於這件事都會心有戚戚焉,如果要用一句話去總括兩岸性別議題女關注者的看法,她們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是:“女人常常要花很多的時間,才能去接受那些顛覆我們從小所認知的性別觀”,簡單來說這些人的意思是,她們常常覺得以前跟男生很友善的相處應該是正常現象,但是現在看到這些,感覺好像男人都是爛人,覺得三觀都毀了。

而事實上,我在早些年表達自己對男人的厭惡的時候,台灣性別圈的人都拿我對男人生厭這件事說我“亂講”,甚至還說我是“女權終結者”,還叫我不可以這樣“隨便”去厭惡男人,還嬌滴滴的說“男生也可以支持女權,請男人支持女權”。

所以對照這幾天兩岸的性別議題關注者清一色的說“男人都不可信”這句話時,我心裡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原因是因為在這些性別議題關注者眼中是“常識”的東西,以我們這些胖女醜女或者應該說是廣泛“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生而言,我們未必會接收到這種“常識”。我們甚至沒有經歷過這些“常識”,就這樣被社會帶著惡意長大了。

其實老實說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我也是很疑惑我究竟要發嗎?原因是因為我們的說法對於符合社會期待的女性而言好像是在講風涼話而進一步對我表達不滿,但是我斟酌一下,還是決定寫這篇文章,以作為不同角度的參考。

那麼我就稍微提一下以我們這些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人,對於符合期待的女人的反應有什麼看法好了。我們不否認“常規女性”對這件事情有多震驚,畢竟你們從小到大男生對待你們至少還會做一下表面工夫。但我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很多男生甚至女生都會當著我們的面去嘲笑我們沒有性魅力,或者是“不是女人”。所以從小到大,我們經常會看到有一大群男生,鋪天蓋地的對我們比劃胸部並嗆聲“我們只喜歡‘這種的’(比劃巨乳)!而不是你這種的!(指你)”並且當著我們的面指著發育好身材好的女生,以及在談論色情片時大聲說“我們好哈這種的!你看她們胸部這麼大(比劃胸部)”,然後看到胸部大發育好的女生就好聲好氣好像在討好他們一樣。你怎麼覺得我們會像常規女性一樣直到成年才會恍然大悟“哇!原來男人都這麼猥瑣!”?你怎麼覺得我們會像一些常規女性一樣,被男人騷擾以後才覺得“男人都不可信!這世界真的好黑暗”?

還不用說在學生時代男生都不想坐在你的四面八方,也不想拿你碰過的東西,然後一群人有事沒事去捉弄你羞辱你然後猖狂大笑離去。甚至有時候我們還會一面被跟蹤一面被難聽言語嘲笑,而有些男生知道你常去哪裡甚至知道你家住哪裡,都會在你附近對你很大聲的冷嘲熱諷。

至於被丟球被潑水以及被推下樓梯水池或挖洞陷害或偷襲這些事情,你在美劇或日劇應該都有看過,那麼我就不多提了。

所以我當初因為我從小就被霸凌而表達對男性的厭惡時,很多人卻因為我沒有經歷過常規女性的“生命歷程”,認為我沒有經歷過那些,只不過是“人生失敗組”的“想被男人認可”而不是真正要提升女權時,我覺得很震驚也很憤怒,原因是因為我跟很多稍微關注性別的人一樣,我們對於常規女性所遭遇的騷擾或侵害都會關注,都會極力支持;但是相對來說,常規女性對於我們這種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性所受到的痛苦與傷害,卻很少有人會用同樣的力道去倡議這些,除非她們自己突然被醜女羞辱了,才會稍微講一下說“你怎麼可以罵我醜”。

(不過我說這些也不是說性騷擾性暴力性侵性剝削不值得注意,拜託別)

其實這也可以看出來當前性別議題關注者在比例上對於性別的了解了。表面上他們對於那些所謂的“性別理論”侃侃而談,但實際上遇到一些很少人在關注的群體的時候,他們又回到父權教育他們的嘴臉,覺得他們仇恨男人只是因為“缺一個男友”,“只是得不到男人的愛就懷恨男人”(我真的被這樣說過)。我甚至有一次在跟一個美國人談一個出書寫“男性被誣告的小說case(接案)”時,我只是很頑固的拒絕說“我不接受這件案子”就被對方說“你是多愛男生才會這麼拒絕寫這個案子?”

至於我們平時要承受什麼樣的心理壓力?我們承受什麼樣的打擊和羞辱?我們承受什麼樣的恐懼?我們承受什麼樣的傷害?但是我們的痛苦好像就被單純的認為“只是被罵一下”;“只是不討男人喜歡而已”,而壓根沒有人在乎過我們經歷什麼。

女性主義現在在我心中已經沒有那麼多分量,不是在於女性主義的研究寫什麼,而是倡議者本身的態度是什麼。原因是因為你理解一個長期受到男性不可欲的羞辱的女生境遇時,居然會父權的認為“他只是想得到男生的愛”而沒有想過這些人平時到底經歷過什麼讓人崩潰的日常生活以及“唯有美貌至上,方得男女尊重”的洗腦,他才會這麼厭惡男人以及男人型塑的文化。

有句成語叫“紅顏薄命”,不是在於美女真的薄命,而是相較於美女,沒有人在乎醜女是怎麼死的,所以才說紅顏薄命。

我對於女性主義運動的看法,我覺得所謂的女性主義只是一群常規女人的自說自話而已。但是他們的自說自話卻可以代表所有女人的人生經歷,可見對他們而言,也許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人就如同男人所認為的一樣,也不能被視為“女人”,所以我們的人生處境一直被忽視,而我們的人生也一直被代言。

所以關於韓國N號房事件,我現在只是用一種作為人最純然的同情心以及正義感,以及人類作為萬物之靈最基本的數學概念與邏輯推理去支持受暴女性而已。我始終就是對男人沒好感,所以如果不是為了我身邊的女權男不然我壓根就不會稍微幫他們講話。
至於女性主義?這對我來說充其量只是一種看事情的方式,但是以目前的女性主義運動來看,這些運動對於我來說終究是沒關係的。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對於這世界上所有“不公平”的事情的看法,就如同一些自稱關注女權的人並不會因此就真的就沒有父權腦。

因此我在之前的文章一直說“如果你真正關心性別議題,重點不是在於你讀多少書,而是在於你看到明顯性別不平等的事情時,你會不會出來主持公道?”而其實也不是只有我,也有很多跟我一樣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女性,經常覺得女性主義雖然自稱“女性”,但其實根本不在乎像我們這些人的權利。畢竟有些人站在天花板是不會看到地板的。所以所謂的性別運動就如我的讀者所言:“所謂的主流論述也不過是有話語權的人的麥克風而已,至於比他們更沒話語權的人的境遇,無論我們如何吶喊,對這些人來說可能永遠不懂。”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