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nHo

在虛擬中尋找真實,為人生尋找新的可能性。不定期更新,歡迎點唱。

《神探加賀:麒麟之翼》觀後感:勇敢地負上自己的責任

發布於

《神探加賀:麒麟之翼》改編自東野圭吾同名推理小說作品《神探加賀:麒麟之翼》,《神探加賀:麒麟之翼》為東野圭吾「加賀恭一郎系列」。

阿部寬飾演系列主角加賀恭一郎,故事背景在東京橋麒麟像下發現一名被刺殺的死者青柳 武明,但案發現場卻在八分鐘外的行人隧道,究竟是什麼原因死者於這八分鐘沒有求救,失救而死;因警察追捕而陷於昏迷的疑犯八島 冬樹與其女友中原香織(新垣結衣飾)背後又帶著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呢?加賀恭一郎帶著這兩個疑團展開探案之旅。

本作品名稱為《麒麟之翼》,究竟什麼是麒麟之翼?是指日本橋上的麒麟像,加賀指麒麟本身是沒有翼,因為日本橋是東京的起點,所以日本人祈許藉有翼的麒麟,可以飛出去。麒麟像連繫著死者青柳 武明與他兒子的故事和疑犯八島冬樹與其女友中原香織的故事。

三年前,日本橋上的麒麟像是八島冬樹與中原香織來到東京開始人生的起點。這三年來,他們都苦苦於東京生活,不太如意。當中原香織發現懷有身孕,她覺得如果八島冬樹知道她懷有他們的小朋友,八島冬樹會因為生活逼人和工作不如意而逃避,所以她隱瞞此事,當加賀指出案發當日,是他們來到東京的紀念日,他沒有忘記這一個來到東京的起點,他在當天再一次來到麒麟像,來到他們的起點。加賀指出八島冬樹是知道她懷有身孕,所以他在當天早上去了見工,為未來打算,及八島冬樹曾到神社為他們的小朋友祝福。

麒麟像對死者青柳武明來說是他對兒子最後的遺言,青柳武明知道三年前他兒子的學弟吉永在泳池的意外是與他的兒子有關,學校的老師為了學生的未來,說了大話,教育學生「逃避責任」,相反,青柳武明知道麒麟之翼是代表著吉永媽媽已經失去活動能力的吉永的祝願,青柳武明代替兒子「贖罪」,每個週末都走到七間神社為吉永祝福,同時每種顏色都摺一百隻紙鶴為吉永送上祝福。青柳武明期望他的兒子要「承擔」過錯,不要逃避自己的責任和過失,如麒麟之翼一樣:勇敢,面對生命的過錯與責任。

「人之將死,都會老實地吐出真心話,尊嚴也好、逞強也罷,全都拋開,在最終的一刻毫無掩飾地面對最後的心願。而去理解他們臨終時發出的訊息,就是我們活著的人的義務。但是,加賀先生,你沒盡到這個義務。」(金森登紀子)

無論青柳武明或是八島冬樹都未能在生前向他們的孩子傳授他們的訊息,故事藉金森登紀子(照顧加賀恭一郎父親的單身漂亮護士)的角色說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所以作為活人是有責任毫無掩飾去理解他們臨終時發出的訊息,從而指向加賀恭一郎與其父親的關係,對加賀恭一郎來說父親希望他努力工作、不要因兒子對父親的責任而失卻了工作,但金森登紀子卻說明:儘管加賀恭一郎以為他拜託金森登紀子代替自己和隆正下將棋,父親就不會知道是加賀恭一郎與他下棋,但事實上,從金森登紀子的棋法,他父親已經知道是每一步都是加賀恭一郎下的,最後他父親臨終之時,亦期望可以藉下棋與兒子相遇。金森登紀子表示他父親儘管口裡說工作為重,內心卻是期望可以多點與兒子相處。三位父親(青柳武明、八島冬樹、加賀的父親),三位逝去的父親都需要兒子去理解他們臨終時發出的訊息,他們都在死前的信息同樣是要擔起自己的責任、不要做令自己後悔的決定。

最後,電影一如東野圭吾的作品,用推理作包裝,探討社會和家庭議題,所以作品的重點不在於推理是否精彩、令人說服,重點在於父子之間的情、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和人應有的責任。麒麟之翼象徵「從這裏振翅高飛」,父對子的期望、人與人之間的結連和人應勇敢面對過去和迎接將來。

題外話一:電影用了大部分的時間都未能證明疑犯八島冬樹是持有刀,面對推理小說,加賀用了另一把刀,它就是「奧康之刀」,簡單來說,我們可以用越少假設,就能夠解釋越多東西,這越有可能的是事實。加賀面對趕收工的上司,加賀每每都推他的同伴為趕收工的結論提出疑問,當中的疑問需要處理和理論需要加以修正,同時間為查案爭取時間。雖然電影最後為了經得起「奧康之刀」,它出術,一個推理小說不應犯的錯誤,這是兇手現身說法,把整個故事的前前後後說明得清清楚楚。

題外話二:新垣結衣作為演員表第二人,她的角色太不重要了,對主線毫無幫助,有點大材少用,可能是2012年作品,2018年的新垣結衣實在太亮麗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