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九清

坐标加拿大, 80后末尾, 自由主义, 宅

歷史之中的我們: 寫在俄烏戰爭之下的胡思亂想

發布於
一個又一個的個人捲進一個巨大的人類災難之中, 一場大的災難是由一個又一個的個人行爲組成.

自從俄羅斯發動對烏克蘭的入侵以來, 無論新聞傳媒還是社交媒體都充滿了對這場戰爭的全方位關注, 一夜之間, 似乎人人都成了戰爭專家, 軍事專家, 俄羅斯問題專家, 普京專家...看到一個醫生發帖子, 說Putin不止發動了一場戰爭, 還終止了Covid, 因爲現在身邊幾乎沒人關心疫情了. 安省下周就要連最後的restriction口罩令也要解除, 徹底把Covid視爲常態 (其實早就共存了), 但同時也看到香港爆發得好嚴重, 中國内地似乎也開始第一次大規模爆發Omicron了, 而我也不知道加拿大這一次徹底放開之後是不是真的能常態化. 從2019年以來發生的一切似乎不斷在告訴我們更糟的還在後頭, 而之前那些日子美好的不真實.

我不懂軍事不懂戰爭, 也不會那些深刻的關於政治經濟"大局"的分析, 只是凴本能在看到那些前綫最真實的慘狀時會感到憤怒和難過. 這場戰爭的特別之處就在於, 它發生在社交媒體十分發達的時代, 而歐洲又一向是世界的中心之一, 再加上俄羅斯這個軍事超級大國, 於是它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 每個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討論去參與. 直至今日, 當然沒有人能預測最後的結局或是對全世界的影響, 但有許多東西是大家沒有預料到的, 比如俄羅斯那完全配不起號稱世界第二軍事力量的表現, 比如烏克蘭從上到下表現出的勇氣和決心, 再比如很久沒有見過的西方陣營的團結一致. 雖然有很多關於形勢的樂觀估計, 但即便最好的結果也是建立在無數人失去生命和家園被毀的情況下, 所以我沒有辦法理解或者認同任何為戰爭發起者辯護的理論, 只覺得爲了自己偉大夢想就可以犧牲一切的獨裁者應該接受最惡毒的詛咒.

有很多人都感慨, 自己和接受不同訊息的親友簡直是生活在平行世界. 接收的訊息不同, 不止對於世界的認知和感受會不同, 價值觀乃至基本的是非善惡判斷都可能會不一樣. 今天聼一個podcast對一個烏克蘭人的採訪, 他說戰爭開始后跟在俄羅斯的父親打電話, 他只說了兩句就被父親打斷, 父親說他說的完全不對, 俄羅斯是採取special military operation去解放和幫助烏克蘭人的, 他幾度試圖跟父親說他在烏克蘭所看到的真實情況而父親都完全聼不進去, 最後他只能說"OK, then good luck"就此結束對話. 這其實是一個很令人心酸的場景, 而這幾年, 類似的情形不知道在多少地方上演, 我們作爲海外華人最真實的感受大概就是發覺與很多國内親友越來越無法交流了. 我現在很認可不要試圖去説服別人接受你的想法, 因爲每個人所處的環境和位置不同, 也不應該要求大家理念一致. 但另一方面, 在很多涉及基本信念和認知的地方無法溝通, 所有的對話只能局限于膚淺的生活問候, 這難道真的不會影響感情嗎?張敬軒的<俏郎君>裏一句歌詞寫的好"人世裡有一些價值 是比愛恨大 要補這個深溝 憑著愛不足夠".

中國人把那些不關心時事只專注于過好自己小日子的人稱為"歲月靜好"派, 其實這並沒有錯, 只是在時局不確定時, 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而不受影響. 比如作爲一個普通的加拿大人, 雖然戰場在歐洲離我們似乎很遠, 也不會立刻有大批難民湧入, 但飛漲的油价和隨之而來更嚴重的通貨膨脹是確實會影響到每個人的生活的. 隨著西方企業紛紛加入制裁俄羅斯, 我們公司也決定了中斷在俄羅斯的所有服務, 而我這周的工作就多了一項, 就是找出所有跟俄羅斯partner簽的合同, 然後跟legal director討論合同終止的種種事項. 這對於公司來説當然也是商業損失, 不過無論是出于對未來事態的不確定還是humanity的人道考量, 這都是必須要做的決定. 公司週一的例會幾乎都在討論我們要做些什麽來參與幫助支援烏克蘭, 還有來自烏克蘭的同事講了他在那邊家人的情況, 其中一個同事的講話讓我很感動, 他說他希望我們可以做些什麽讓那裏的孩子"still remain a child". 我之前通過加拿大的Red Cross做了捐贈, 接下來會跟公司的donate matching再捐一點, 能做的實在太少, 只希望能盡一點心力.

這周在讀林達的<歷史在我們身邊>, 是一些關於歷史紀錄的隨筆, 其中提到當年的納粹大屠殺, 也寫到中國的文革. 很多歷史災難, 若你只去讀那些宏大的敍事分析, 看那些簡單的統計數字, 其實不會有什麽特別感觸, 但當把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在那個大背景下所有的遭遇和經歷具體放到你面前時, 基於human nature, 很少有人能無動於衷. 這裡的講述, 不止是那些受害者, 也包括在大背景下或自願或無意識成爲加害者的人. "當專制制度建立得如此完善的時候, 它掌控編織整個社會的每一條纖維", 在這場戰爭中也是如此. 烏克蘭的平民和戰士是受害者, 而那些被派到前綫甚至並不清楚自己目的的俄羅斯士兵, 或是在經濟制裁下生活突然改變但又出於各式各樣原因仍要繼續支持政府的俄羅斯民衆, 他們又何嘗不是受害者? "一個又一個的個人捲進一個巨大的人類災難之中, 一場大的災難是由一個又一個的個人行爲組成." 當我們沉迷于那些宏大的敍事, 偉大的願景時, 不要忘了, 我們每個人都是構成這段歷史的一部分, 歷史的一粒塵埃, 落到個人頭上, 就可能是一座山. 沒有人知道這場戰爭的結局或是世界未來的走向, 但我希望能提醒自己, 那些構成歷史的微小個體同樣值得關注, 而若是有人宣揚爲了實現某個偉大歷史目標必須犧牲個體的時候, 這一定是謊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