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2019

愿荣光归香港!

愿荣光归香港(小说连载2.0版本)6

發布於

愿荣光归香港 6、并不孤单


黄警良在与黑衣同伴的交流中,了解到了什么是民意和真普选,他们这是背水一战,这是没有退路的,把行动升级并不是初衷、也不是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想给港府施加压力,因为港府事前一直无视民意。交流中黄警良彻底地心服于民主派和街头黑衣同伴,只有自由民主,才能建设美好香港。


其实香港的抗争黑衣年轻人并不孤单,有绝大部份香港市民都支持他们,在海外,与他们道德观价值观一致的西方民主国家也对他们给以道义和精神上的支持。海外香港人、海外中国大陆人,也有大量给以支持。


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中国主席习近平应该人道地解决香港问题。


特朗普说:“我和中国习主席是朋友,我相信,他有能力以人道的方式解决香港问题。”


也有美国政府议员警告北京,美国不会容忍香港重演六四悲剧。


由于很多大陆亲政府人士进入香港支持警察,并和当地的黑帮人员攻击市民,比如福建黑帮人员,他们就是白衣人的一部份,他们也和亲中议员何君尧关系密切,他们曾多次袭击香港市民。一系列的恶性事件,让香港人,特别是香港年轻人对大陆人充满了敌意。


两个说着普通话的大陆男子,拿着手机在游行队伍中到处拍摄,被怀疑是便衣警员或是大陆亲政府人士,黄警良带着一大堆人上去与那两个人拉扯,要求对方删掉照片视频。


“屌你老母,扑街含家产,整什么的?”


黄警良他们用粤语骂着那两个人,那两个人显然一头雾水和迷茫,而且他们还听不懂粤语。


那两个人中的一个人用普通话说:“各位兄弟,各位兄弟,自己人,自己人,你们跟我们讲普通话好不好,我们听不懂你们的粤语……”


后来黄警良他们才得知,那两个人是大陆民主人士,叫张三和李四,他们是特地地赶来香港,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支持香港年轻人的,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都不认识自己人了。


张三说:“现在大陆那边如地狱般的黑暗,香港曾经为大陆的民主事业付出了很多,而现在你们香港遭事了,我们大陆那边很平静,甚至还有人给你们泼冷水,可能会让你们香港人心寒,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其实你们香港年轻人并不孤单,在大陆,有大量有良知的人士是支持你们香港抗争的,只是他们被独裁政府给压制住了,发不出自己的声音……”


李四以旁边接着说:“你们香港年轻人是棒棒的,你们是中国民主事业的典范,我们是真心实意的支持你们的,我希望你们坚持住,否则就会是今日香港,明日大陆了……”


张三李四他们两个是大陆北方人,比较豪气爽快的人,先前拉扯中被损坏的设备也不用赔,并表示理解,还说要请黄警良他们几个人去吃饭,交流发展民主的经验,他们说,他们喜欢香港,但更喜欢香港人的勇敢精神。张三李四他们两个是十分经验丰富的民主人士,性情随和,对人热情,喜欢交朋友。在吃饭的交流中,他们讲述了什么是独裁,什么是民主自由,只有民主,我们的后代才会有未来。


张三说:“天上不会掉馅饼,民主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想要得到自由民主,是要作出付出的。民主讲究的是自愿原则,如果你想争取民主,那你愿意付出多少,那你就做多少事情吧。先把自己做好,再去影响别人,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目标都是一至的。我们可能在短期内不会成功,甚至直到我们老死的那一天可能都没有办法看到成功,但是世界潮流的涌动告诉我们,胜利必将地属于我们的,我们走在前面的人如果把路铺好了,我们后面的人才会走的好……”


在交流中,让黄警良他们几个香港年轻人受益匪浅,他们也很喜欢这两个大陆北方人。




几天后,张三遭到了大陆公安人员的越境秘密抓捕,几个说普通话的便衣人员赶到香港,把正在大街上行走的张三给推上了一辆小车,快速地开往大陆方向。这一慕正好被在不远处的李四给看到了,李四意识到大事不妙,于是打电话给黄警良他们匆匆道别,说要回大陆想法营救张三,但是他的营救行动失败了,几天后张三就死了。


那天晚上,张三老家那边的警方对张三进行严刑逼供。在审讯室里,张三被手铐铐在老虎凳上,县公安局的几个警察、几个国保人员和几个国安人员把张三给打得头破血流的。


一个国保人员用手猛扯着张三的头发,凶神恶恶地大吼着:


“……快说,前几天你去香港都做了些什么?都有哪些人见了面?”


张三一脸鄙视的说:“你们想知道啊?你们想得美。”


国保松开了扯头发手,压了压自己的激动情绪,说:“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地好好谈一谈,请不要把我们当作敌人,我们想和你做朋友,我们无意伤害你,我们只想保护你,我们是讲法律的。”


“刘晓波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没有敌人。你们想做我的敌人?你们没有那个资格,我的敌人是独裁政权。屁,你们还讲法律?我可不想把我自己给恶心了,你们是人类吗?你们听得懂人话吗?你们有人性吗?你们只不过是政府走狗,一群疯狗罢了。”


张三一说完,又被对方猛打一拳头,打在了嘴吧巴上,张三的门齿都被打掉了,鲜血喷涌,他强忍着疼痛,抬头看着对方,他知道,这叫做尊言,既使是死,也不可以向对方低头。


“快说,美国政府给了你多少钱?那些美金你藏在哪里了?”国保又大喊大叫的。


张三答:“那些美金啊?我把它藏在了你老妈的屁股缝里面了,哈哈哈!”


张三一阵嘲饥之笑,而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顿暴打。




第二天早上,国保大队队长就拿着张三的骨灰来到了张三家,并找到了张三的妻子。


国保队长挺着像孕妇似的滚圆肥胖大肚子,在客厈里走来又走去的,他面带微笑地谎称:“前几天我们把张三先生请到了县公安局,进行了友好的谈心,然后他心脏病突然发作,死了,再然后我们就把他给烧了。对于张先生的病逝,我们真的很难过。”


说完后,国保队长慢慢地收回了脸上那可耻的微笑。


张三的妻子震惊之余,悲痛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她抽泣又悲愤的大声指责:


“你们这些法西斯、杀人凶手,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他根本就没有心脏病,害死了我老公,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见,你们就把他给烧了……”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愿荣光归香港(小说连载2.0版本)7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