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lovers

自由职业

世界上所有的暗恋 | 情感

世界上所有的暗恋 | 情感 

【 要问我为何如此,我只能回答:“生而为人,对不起!”。于斯世生,于斯世活,何以不为,情之所困。追本逐末,故求其真;复而念之,故求其理。为是这般,方能心安!】
 
 [期待写这篇文好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开始安静地写了。此刻我的心情就像等待夜晚的新娘般喜悦和癫狂]
---------------------------------------------------------------------------------------------
        是的,这是真的——暗恋的美好,只有品尝过的人才知道。
        自从我擦完黑板转过身来,看见她的那个神情,我的心门仿佛就在那刻被打开了,被一种看似无形却有着巨大魔力的东西打开了。此后,犹如绝了堤的洪水,我再也无法不去想她,至今,她还会在某个不经意的夜晚悄悄地飘渺地出现在我的梦里,熟悉不过的笑颜,唯美的身段,齐肩的秀发,迷人的神情,那是她在我心中最经典的形象。叫我如何不去想她。也就在那一刻,在她那个举世无双的神态打开我的心门的那刻,我仿佛幡然醒悟,像是那个沉睡已久的欲望突然间被唤醒了,一种占有欲十分强烈地在我心底形成,进而一个声音在我脑海里高叫着: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她!!就这样,这样的瞬间,我开始了我的漫漫暗恋之路。如果说暗恋是一个暗无天日的深渊,那么我就在那刻跳了进去,并且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底。如果说暗恋是不能回头的黄泉路,那么我就在那刻喝下了孟婆汤,并且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三生石。也就是这样,这样的瞬间,我开始有了自己的秘密,开始感受到遇见她时的那种砰然的心动,开始承受着看不到她时的那种忧伤的相思。暗恋伊始,就是这样的让人癫狂与痛苦,甜蜜与忧伤。
        也许暗恋,就是一种甜蜜的忧伤,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也只有在矛盾中,人才会前进,会成长,暗恋这件事才会发展。可是那时,我只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尚不能领悟这样的道理。
        那时的我,年少无知,不懂爱情,更不懂暗恋,只能凭着感觉,一步一步地去遭受。在那时,我只知道,于学习之外,还有一件事情,一直深埋心底的,无法释怀的,就是有个她。当我在人海中看见她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从内心深处生发出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进而当我们的眼神相对时,一开始,两个人的目光十分坦然地拼接在一起,并伴以会心的微笑,后来,我的目光触到她的目光时,我几乎是本能地躲闪了,不知为什么,有一种被灼热的错觉,她的目光直达我的心底,并且伴有一种能量,驱动着我的心脏大幅度地乱跳,让人手足无措,惊慌无度,甚至有时都不知该把手放在哪里,如何在她的视线里迈开步子,再后来,我发现她的目光在遇见我时,也会像我一样地躲闪。当在人海中没有看到她时,我的目光会本能地去在人群中搜索她,并充满了期待,那是一种喜悦的期待,像是今晚的新娘。然而,终了没有看见她,莫名的失落又在胸中泛滥。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颗心已经陷入了暗恋的沼泽,我只能跟着我的感觉,一步步把全身心都陷了进去,那是一种无法呼吸的痛,那是一种濒临窒息的恋,那更是一种暗无天日的迷。当发现自己无法自拔又无处倾诉时,我开始写起了日记,将我的所有,倾泻在文字之中,将我年少的激情于字里行间随性抛洒。我开始变得沉默,开始学会了抒发自己的情感,甚至无师自通地研究起了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至今,我都没有领悟到爱情的真谛!
        当我沉默了自己,将文字变成我的懵懂的冲动的载体时,我分明地觉得,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一个地方转到了文字里面,不仅仅是我自己的文字,也是《读者》杂志里的文字。那描写情感的文章,成了我的最爱,有时文章中的描述,与我自身的情况产生共鸣,我就会格外兴奋,贪婪地吮吸文章中感情的素养。我开始变得对文字很敏感,甚至是依赖,没有了文字,我如何释然。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她和我不在一个班了,不会每天都能抬头看见她了。那时,我改了一个句子,把“眼不见,心不烦”改成“眼不见,心不想”,就这样,我想逃避关于她的一切。这确实起到了一点作用,但仅仅是一点作用而已。当我在人海中又见到她时,一切又重新开演,熟悉不过的笑颜,唯美的身段,齐肩的秀发,迷人的神情,内心深处潜藏的情感再次决堤,泛滥无疆。才意识到,这种感觉就是一颗炸弹,而她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遇见她随时就会引爆,是那样地无法抗拒,无可阻挠。
        学业的负担越来越重,两人的见面也少了许多。直到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才见了她一面,仍然是沉默,不然该说些什么呢。擦肩而过的情景就已经使我很激动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表白。我只知道考上大学的兴奋和她眼里殷殷的情丝。我还知道,从此将各奔东西。带着这份难忘的忧伤,跨上了大学之路。
        之后就彻底没有见过面了,但是初到大学时的那种孤独寂寞使我深切地想起她,想起她,或许能得到稍许安慰。那真是难熬的一段大学时光。但是,总这样使我更加难受,明知道这里没有她,却还会不经意地习惯性地在人群里寻找,哪怕是同样颜色的衣服,都会令我颤抖。难受之余,痛定思痛,我一头扎进图书馆,寻找有缘的书,没日没夜地啃起来。整个大学时光,都交付于书本,那是最疯狂的日子。以后,确实没有再在人群中寻找她的习惯,只有在故纸堆里找寻旧书的记忆,和追随先贤的身影——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笛卡尔,牛顿,伏尔泰,卢梭,康德,黑格尔,马克思,韦伯,休谟,斯宾诺莎,叔本华,尼采,弗洛伊德,荣格,维特根斯坦,雅斯贝尔斯,萨特……直到如今。
        至今,她偶尔会在某个不经意的夜晚悄悄地飘渺地出现在我的梦里,熟悉不过的笑颜,唯妙的身段,齐肩的秀发,迷人的神情,那是她在我心中最美的形象。
        暗恋是一种成长。
        暗恋是——我喜欢你,但与你无关。
        我怕我只是喜欢那时的你,而现在的你不知与那时的你是否有关。
        我只能让文字捎去我的问候:你好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