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世忌俗的戀愛重度成癮者與移情別戀者

過濃又太淡,大喜同時大悲,無法安生,無關安穩,只好濫情,卻活在悔恨。

戀愛成癮(幻想文)系列二:戰爭史博士文憑的繼父

以前交往過一個政治科學的學者,十足的加泰隆尼亞人。

他繼父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擁有數座工廠,座落在歐亞美洲,但最為人稱道的不是這個,而是他的那個戰爭史博士學位和作為戰爭研究愛好者的那渾然天成的鐵血性格。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英國,學期結束,他夫妻倆來英國替剛滿三十一的壯兒搬行李。重訓剛結束,穿著刷毛的上衣和緊身運動褲,我提著一個藍色的透明水壺,嘴裡哼著發光曲線的迷航,準備開始滑手機看看短短一個半小時我漏掉了什麼世界大事時,他的訊息彈了出來,果然,他父子倆正從校內高檔飯店沿著湖畔漫步前往校內酒吧。

校內的學生酒吧,算是我的地盤吧,當天營業的一樓那間開給好像大學生的高中畢業生們的美國鄉村風格酒吧,我們點了些普普通通的啤酒,就到沙發區坐著聊天,他隨和地和我們打撞球、數落英國的天氣和酒吧給酒的小氣,他用粗粗短短的食指和大拇指捏著空氣比劃英國酒保給酒的度量,說真的,和他說我來自台灣時,我並不期待他有除了「台灣在亞洲吧」之外的回應,但他卻說了他工廠裡有兩台台北進口的機器,已經用了十五年,還可以再用十五年。和許多中老年男子一樣,當潘朵拉的膀胱打開,就再也關不起來,不同之處在於小解回來後他會說:「我真該尿久一點,給你們多一點空間」,然後會眨一支眼睛後再嘟起嘴巴暗示親吻。

小結:為什麼會有那麼幽默的老爸,這麼無趣的兒子。

往後我才發現家庭成員間的繫帶也並不如第一次見到得那麼鬆弛有度。

幼咪咪的啤酒泡沫,鐵血的繼父,兩個我都好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