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reer, Minchelle

Career Adviser/Podcaster/Youtuber/Blogger

脫去盔甲小系列(5): 沈默之堡

武士,為要脫去卸不下來的盔甲,在梅林大師的指點下終於踏上真理之路,第一站是沈默之堡。有生以來第一次,聆聽寂靜...

「脫去盔甲小系列」是關於一本輕薄短小的小說「為自己出征」 (The Knight in Rusty Armor),1987年出版,作者Robert Fisher是美國知名的百老匯舞台劇作家。小說的內容是關於一位武士,穿著一襲閃亮盔甲,英姿煥發、神勇無比,贏得許多的掌聲與肯定,使得他越來越喜歡穿著這身盔甲,捨不得脫下來。直到有一天發現這身盔甲已經卡死脫不下來了,才慌了起來,要去尋找梅林大師解救自己。

上回說到,武士放下期待、選擇接受,最後鼓起勇氣單槍匹馬踏進了沉默之堡。當他走進城堡的前廳,環顧四圍,除了入口,沒有其他的門,這個廳裡有一個大壁爐和三張地毯,壁爐裡的火熊熊的燃燒著,詭異的是,房間裡有一種很古怪的寂靜,完全靜悄悄,連壁爐裡的熊熊烈焰都沒有霹靂啪啦的響聲,整個世界安靜得讓他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孤單。

突然間,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打破寂靜:「哈囉武士」。武士立即轉過身來,嚇了一大跳,居然是國王陛下!國王正從房間另一個遠遠的角落向他走來。

「陛下,對不起,我剛剛沒看到您,您在這裡做什麼呀?」武士有些驚慌失措。

國王:「跟你一樣,找門出去。」

武士仔細地把周圍再環視了一圈,非常困惑地說:「我沒看到什麼門呀?」

「在了解這個房間的真理之前,的確看不見。但是一旦領悟了,就可以看到通往下一個房間的門了。」

「陛下,我聽說您去參加聖戰了。」

國王說:「那是官方發佈的說法。每當我卡住,就會到真理之路來尋求真理;以聖戰為名對外交待比較簡單。」

武士說:「我是因為困在這身盔甲裡才來的。」

「大多數的人都穿了一身的盔甲」,國王好像很了解,反而是武士自己如墜五里霧:「這是什麼意思?

國王頗有耐心地解釋著:「我們設下重重的防衞來保護我們所以為的自己,久了以後就被困在這些自我防衞裡面,出不來了。」(一個人越是設下重重的自我防衞,越是被自己關在防衞系統中難以脫身自由)

武士說,「您這麼有智慧,我壓根沒想過您會被困住。」

國王略帶苦笑:「我的智慧僅止於讓我知道我又被困住了,讓我可以再回來這裡,學習更了解自己。」

武士問,「那我們可以結伴而行嗎?這樣就不會這麼孤單了。」

國王搖搖頭說,「我試過一次,可是只要有人說話,我們就看不到離開房間的門。還有一次,就算不講話,一樣找不到門離開這裡。」

國王似乎頗有感觸:「我們需要沉默,而沉默不只是不說話。因為我們只要跟別人在一起,就會刻意地把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如此一來,就沒有人看得出來我到底在隱藏什麼。人要獨處才能脫掉自己的盔甲。

「我知道你不想一個人待在這座城堡裡,但是在這裡要完成的事,一定要一個人獨自完成。...好了我要繼續上路了。」國王站起身來往前走。

武士很迷惑的問:「可是...您要去哪裡?門在這裡啊。」

國王說:「那是入口。通往另一個房間的門在另一面牆上,你進來的時候我才終於看到了。」

武士更困惑了,「您不是來過很多次了嗎?怎麼會不記得門在哪裡呢?」

「真理之路是走不完的,每次我來,了解更深,就會找到更多新的門。」說完國王跟他揮揮手。

武士有些心急,喊了一聲:「請等等,國王陛下,在臨走之前可不可以給我一些建議?」

國王想了想:「對你而言,這是一場嶄新的聖戰,所需要的勇氣比你以前所有打過的仗加起來所需要的勇氣還要多,如果你能鼓起勇氣在這條路上完成你該完成的事,將會是你這一生中最大的勝利。」

說完,國王轉過身,伸出手彷彿在開門,隨即消失在牆面中。

武士幾乎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連忙跑到國王消失的地方,希望靠近一點可以看到門到底在哪裡,但是不管怎麼看,眼前都只有一堵堅實的牆,哪有什麼門吶。

他開始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不一會兒就開始感受到這一輩子都沒有經驗過的沮喪。為了提振精神,他開始唱一些雄壯威武的戰鬥歌曲,一遍又一遍,可是終究還是累了倦了,一股似乎帶著毀滅力的寂靜鋪天蓋地而來...

此際,武士終於不得不承認一件他自己從來沒有發現過的事情:「原來我這麼害怕獨處」。

教他倏忽一驚的是,就在他坦承心有恐懼的時候,牆上居然就出現了一扇門!武士小心翼翼的走過去打開門,另一個房間展現眼前。這個房間比原來的房間小一點,但是一樣的寂靜無聲。

武士開始大聲的自言自語。其實他本來就是一個很愛說話的人,這會兒他開始訴說著任何他想到的事情,從小時候說到結婚生子,從大聲說到小聲,從有話說到無言,一直說一直說,說著說著,最後有一句話好像從潛意識裡噴出來似的:「這輩子我之所以這麼愛說話,原來就是為了不讓自己感到孤單。」 

武士被自己脫口而出的話嚇到了,反覆思想,最後終於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事實。

再一次,當他願意承認自己內心的恐懼時,牆上立刻出現了另外一扇門。

武士很謹慎地走過去把門打開,走進下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比前一間又更小了。

他環顧四周,決定找一個角落在地板上坐下來。浮動的心情在寂靜中很快就平息下來,開始靜靜地回顧著過往一幕幕的經歷。他發現,這一輩子若不是在高談闊論過去的功績,就是在誇誇其談未來的計劃,從來沒有關於當下。

當這條思緒在腦海中釐清的同時,牆上又出現了另一扇門,這次又通往一個更小的房間。到了這個房間,武士這次毫不遲疑地靜靜坐了下來,用心傾聽著環繞在他四圍的一片寂靜。

在傾聽中了悟到一件事,這一生他從來沒有真正聆聽過任何人說話,也沒有認真聆聽過任何一個聲音,不管是風吹過的沙沙聲、稀稀瀝瀝的下雨聲、還是潺潺流過的溪水聲。連茱利亞說話,他都沒有認真聽過。這一刻他鼓足勇氣用力地想像著,和一個總是全身包著鐵甲的人在一起,Julia一定覺得很孤單,就像他現在坐在這間跟墳墓差不了多少的房間裡一樣,他感受到一陣陣的痛苦和孤獨,從心中一湧而出。

慢慢的,他似乎也能感覺到茱利亞當時的痛苦和孤獨了,這麼多年來,居然是他逼著自己的妻子住在另外一座沉默之堡。武士想到自己竟是如此殘酷無情,把妻子傷害得如此之深,便再也忍不住了,開始號啕大哭。

武士哭了好久好久,淚濕了地毯,最後淚水甚至滲到壁爐,把火都悶熄了。等到平復下來,他又看見了另外一扇門。走進下一個房間,房間變得更小了,武士十分困惑自言自語了起來:「怪了,這些房間為什麼越來越小?」這時候突然出現一個聲音在回答他:「因為你和你自己越來越靠近了。」(發現自己從來未曾聆聽、開始感受到別人的哀傷後,就聽見了自己內在的聲音,與自己的關係終於不再那麼疏離了,這似乎就是沈默之堡最主要的功課?!)

武士嚇了一跳,怎麼會有人說話?我不是一個人嗎,是誰在對我說話?結果那個聲音又出現了:「就是你自己。我是真正的你」,武士立刻反駁:「我才是真正的我」,那個聲音說:「看看你自己這副德性,骨瘦如柴,滿臉濕透的鬍子,還披著一身廢鐵,如果你就是真正的你,那我們兩個麻煩可大了。」 

武士說:「請你搞清楚,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聽到你說半句話,現在聽到的第一句話就說,你才是真正的我,那你以前為什麼不說呢?莫名其妙!」聲音說:「這些年來我一直在這裡,也不斷的說話,可是這是你第一次安靜到可以聽見我的聲音。」武士不服:「如果你是真的我,那我是誰?」聲音說:「慢慢來吧,你已經累壞了,休息一下吧。」聲音才說完,一陣濃濃的睡意襲來,武士閉上眼睛垂下頭,立刻進入了深層的夢鄉。

不知道睡了多久,武士醒來的時候,一時間真不知身在何處;再等他完全清醒時才發現,松鼠和Rebecca正坐在他的胸膛上。原來他已經出了沉默之堡了。回想整件事好像做夢一般,我會不會是在做夢啊?他很自然的伸手抓了抓頭,突然發現原本的頭盔不見了!他心中一陣大驚喜,大叫著:「小松鼠!Rebecca!」「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沉默之堡裡一定又哭了吼!」 

武士想起上次面盔掉下來的經驗,心裡明白過來,此刻他只想找梅林來問清楚。他向著空中大喊「梅林——」,餘音未歇,梅林出現在眼前,而且一絲不掛,身上還濕淋淋地滴著水,看來這位大師正在沐浴中呢。武士有點困窘地說:「對不起打擾了,不過這是緊急事件...」梅林說:「沒關係,我了解,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的問題,這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是做夢。」

武士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我想問這個?」

梅林說:「因為我了解自己,就能了解你,我們都是彼此的一部分。」(我們之所以無法了解別人、同理別人,是因為我們不了解自己)

武士想了一下說:「我好像有點了解了,我現在好像可以體會茱利亞的痛苦,那是因為我是她的一部分,是這樣嗎?」 梅林說:「是的,這就是為什麼你可以為自己、同時也為她哭泣,這是第一次你為別人流下眼淚。你生下來就有一顆心在裡面,現在你正在用『心』,其實人本來就命定要用『心』的。」

梅林繼續說,「你做得很好,不然你不會碰到那個跟你說話的你」

武士鬆了一口氣:「所以我是真的聽到了他的聲音?那不是我的幻想?」

「你聽到的聲音是真實的,事實上,『他』可能比這些年來稱作是『我』的你,還要更真實呢。」

梅林說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武士心裡很清楚,接下來,他要往知識之堡邁進了。 

很高興能陪著武士經歷了沈默之堡,順利完成了第一座城堡之旅。在這個沈默之堡中,透露著好豐富的生命意涵。

首先,讓人大感意外的是,武士居然會在沈默之堡與國王不期而遇,看起來國王不僅是主動造訪真理之路,而且還屢屢回來,為要解答心中的疑惑,或是解套眼前的瓶頸。他對盔甲的詮釋是:「我們設下重重的防衞來保護我們所以為的自己。久了以後我們就被關在這些防衞裡面,出不來了。」國王說的頗有道理,我們的自我防衞機制本來是要保護自己的,可是當我們越是設下重重的自我防衞,越是把自己關在防衞系統中難以脫身,變成了被囚的犯人。而且,在重重障礙下,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我到底在隱藏什麼,與自己的關係越來越疏離;自己,變成了最親近的陌生人。

其次,越誠實面對自己,越能看見出路。每一次武士之所以能看見原本看不見的出口,都是因為他又多一點認識自己、並且承認自己的軟弱。如同國王所說的,「真理之路是走不完的,認識越多,越能找到更多新的門。也難怪梅林告訴武士,要學會愛自己的第一步是認識自己。

那麼,武士究竟認識了自己的什麼呢? 在故事中,當武士發現,原來自己非常害怕獨處的時候,第一扇門出現了;到了第二個房間他發現,這輩子之所以這麼愛說話,原來就是為了不讓自己感到孤單,於是出現了第二扇門。

到了第三個房間,他做了這一輩子不曾做過的一件事:聆聽寂靜。而在全然寂靜中他又發現,原來自己從來不曾聆聽,別說聆聽寂靜了,連可聽的聲音也未曾用心去聽。至此他終於看見,原來自己正是那個把妻子關在孤單深淵裡的恐怖情人。這個發現讓他崩潰了,號啕大哭,一陣陣的痛苦和孤獨,從心中一湧而出,他不僅感覺到自己內心的孤獨,也感覺到妻子極深的痛苦,也就是這個當下,武士成功地走出了沉默之堡,而且連頭盔也整個脫落了。

讀著故事,想著自己。我跟隨著武士往內在檢視,發現我和他寫著相反的故事,卻有著一樣的慘烈。武士害怕獨處,我卻熱愛獨處,我一個人的時候是我最自在的時候,可是在我成長的過程中,這個社會的文化和氛圍告訴我,社交能力高強的人才是成功的人,所以我不斷的勉強自己要學習社交,最好能擁有那種縱橫全場,讓每個人都被照顧到的能力,不僅要被看見,還要被景仰,否則就不是一個成功的人。

在整個成長過程中我打壓了自己的本性,用盡全力隱藏自己的「喜歡獨處」,所以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我是一個喜歡獨處的人。今天之所以能如此侃侃而談的說我熱愛獨處,是多年前我和武士一樣選擇勇敢的踏上真理之路,經過無數次冒險,勇敢的自我探索自我發覺、勇於面對之後,才看見走出來的門。

其實性格沒有好壞,上帝所創造的每一個人,本相都是美好的,只是我們不相信;我們寧可接受世俗的框架,硬是要把自己塞在這個框架裡,就像中國古代認為女人的腳要小才美,為了迎合這個社會的審美觀,一代又一代的,把女人的腳硬是用布給纏裹起來,真是夠殘忍的。可是我們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對待自己呢?只不過我們幫自己所纏裹的不是我們的腳,而是我們生命的本相。 

親愛的朋友們,您呢?有看見關於自己一直被隱藏起來的什麼嗎?要不要邀請自己也勇敢地走上真理之路。今天我們陪著武士完成了沈默之堡的旅程,他的頭盔終於脫落了,但願我們也是。至於接下來的知識之堡如何呢?咱們下回分解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脫去盔甲小系列(3): 兒子回信了

脫去盔甲小系列(2): 找到梅林了

脫去盔甲小系列(1)我的盔甲卡死了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