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reer, Minchelle

Career Adviser/Podcaster/Youtuber/Blogger

脫去盔甲小系列(4): 走上真理之路

「脫去盔甲小系列」是關於一本輕薄短小的小說「為自己出征」 (The Knight in Rusty Armor),1987年出版,作者Robert Fisher是美國知名的百老匯舞台劇作家。小說的內容是關於一位武士,穿著一襲閃亮盔甲,英姿煥發、神勇無比,贏得許多的掌聲與肯定,使得他越來越喜歡穿著這身盔甲,捨不得脫下來。直到有一天發現這身盔甲已經卡死脫不下來了,才慌了起來,要去尋找梅林大師解救自己。

上篇說到,兒子回信卻無隻字片語,一整頁的空白,教武士傷心透頂,以為老婆兒子已經不在乎他能不能把盔甲脫掉了,變得心灰意冷。梅林鼓勵他要為自己把盔甲脫下來,他說,「想想看,有多久了,在這身盔甲下,你無法真正感受到一個吻的溫暖、一朶花的香味,或是一首曲子的優美,有多久了?」武士聽了心中極為難過,真的太久了,他終於覺悟了,抬起頭來對梅林說,「你是對的,我一定要為自己缷下這身盔甲!」

梅林便領著武士走到一條小路前:「你看這條路,你是從這條路來的,所以走這條路也可以帶你回家,只是我要讓你知道,這條路通向虛偽、貪婪、仇恨、嫉妒、恐懼、無知。」這句話讓武士的自我防衞立刻升高:「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我是這樣的人吧?」梅林並不但不否認,還直言地說:「有時候,的確如此。」

接著梅林指著另外一條路給武士看,這條路看起來狹窄彎曲,十分陡峭,一看便知不是一條容易的道路。武士說:「這條路可有得爬了」。梅林點點頭:「没錯,這就是真理之路,越接近山頂越陡峭。」武士意興闌珊地說:「值得嗎?就算走到山頂,能有什麼好處?」梅林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這條路可以讓你丟掉你不要的東西,你可以丟掉盔甲。」

武士在心裡盤算著,如果走原路回去,肯定容易許多,但是無法脫掉盔甲,還可能因寂寞和疲倦而死;若要脫掉盔甲,唯一的選擇就是走上真理之路,然而,遙望那真理道路之艱難,命喪半路不無可能。他思來想去,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好吧,我要試試真理之路。」梅林對他點了點頭表示肯定:「你願意穿戴著這麼重的盔甲走上一條未知之路,這個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

既然做了決定,武士想要立刻上路,因為他很怕自己會臨陣退縮,於是他跟梅林說,「我去牽馬來」,梅林立刻搖頭制止:「這不行,這條路太窄,馬過不去,你必須步行前往。不過松鼠和鴿子Rebecca可以陪你一起去。」

梅林邊說邊從脖子上取下一把精緻的金鑰匙交給武士:「在路上你會遇到三座城堡,這把鑰匙可以打開三座城堡的大門。這三座城堡第一座叫沉默之堡,第二座叫知識之堡,第三座是志勇之堡,不管哪一座城堡,你一旦進去就無法出來了,除非你能學會在那兒該學習的東西。而只要學會了,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武士聽了之後,再度感到洩氣,都囊著:「有必要這麼囉嗦嗎?我直接繞過去就算了 。」

梅林說:「如果你繞過這三座城堡,就會遠離正道,甚至迷路。要知道,到山頂唯一的一條路,就是穿過這三座城堡。」

武士再度遙望那條又陡峭又狹窄的山路,暗忖不妙。

梅林彷彿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告訴他:「在真理之路上打的仗,跟你平常打的仗不一樣,這一場仗就是學習如何愛自己。」

「愛自己? 要怎麼愛自己呢?」

「從學習認識自己開始。還有,這場仗不能用劍打,用劍是打不贏的,我看你就把身上的劍留在這兒吧。萬一在路上碰到無法處理的事情,你只要呼喚我,我就會出現。」話才說完,梅林就不見了,好像要告訴武士,我可以消失也可以出現,你大可放心。

對武士來說,眼面前好像也沒有別的選擇了,於是武士和松鼠、鴿子一起踏上了未知的征途。

第二天早上,武士醒過來,怎麼有一種好陌生的感覺,好一會兒才發現他剛剛是被陽光給亮醒的。這些日子以來,在面盔遮擋下,通常不會有強烈的陽光照進他的臉,今天怎麼覺得眼前的一切好亮好刺眼?他掙扎著勉強坐了起來,才發現眼前的視野變大了,還有一陣陣的微風輕拂臉上,原來,他的面盔掉下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 」

松鼠嘰嘰喳喳地說:「你的盔甲生鏽了,掉下來了。」

「生鏽?為什麼會生鏽?」

Rebecca迫不及待接著說:「我知道了,那天你發現兒子回給你的信,一個字都沒有,你大哭一場,是眼淚讓盔甲生鏽才掉下來的。」

武士恍然大悟!因真情而流下的眼淚,讓我脫離盔甲!武士發現之後好像看見了曙光,決定加快腳程走上真理之路。

沒有多久,在前方探路的松鼠跑回來說,沉默之堡就在前面了,武士非常興奮,但沒料到,當城堡映入眼簾的那一剎那,好失望啊,原來期待很久的城堡這麼普通,跟他想像的完全不同,竟不過爾爾。他把他的失望告訴兩位同伴,Rebecca說,「如果你接受、而不是期待,失望會少很多。」這句話讓武士回想到小時候,他回憶著說,「我這一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處在失望中。我記得小時候,我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孩,但是保母看到我的時候卻對我說,『你的這張臉,除了你媽媽,不會有人喜歡的。』從此以後,我就一直對自己的長相很失望。」

「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很漂亮,你就不會失望,別人說什麼有什麼要緊的?!」松鼠說。   

武士突然覺得好像動物比人還聰明,他這麼告訴松鼠和鴿子,鴿子Rebecca說,「這跟聰明不聰明沒什麼關係啦,主要是動物甘心接受、可是人類總是期待。我們從來不會聽見一隻兔子說:『我希望今天艷陽高照,我就可以去湖邊玩』;事實上,不管太陽出來不出來,都不會破壞兔子的一天。單單做隻兔子,兔子就很高興了。」

武士陷入沉思,他覺得對人來說這幾乎不可能吧,真的會有人光只是做個人就感覺開心嗎?不太可能吧。

他們很快就到達了沉默之堡的大門,武士掏出梅林給他的金鑰匙,正要轉動門鎖的時候,Rebecca說,「我們不跟你進去」,松鼠接著說,「你必須自己一個人穿過那扇門,我們在城堡的那一頭等你。」武士才剛剛學會怎麼去愛和信任這兩隻動物,現在卻聽到他們沒有要一起進城堡,覺得非常失望,在他正要脫口而出之際,突然決定忍住不說,因為他發現自己又在期待了。「我要學習單單接受,而不是期待」。


今天的故事先停在這兒吧。透過今天的情節,我們好像比較能明白為什麼武士那麼喜歡穿戴全付盔甲了,原因之一是,在他還沒有分辨力的時候,一個最親的保母居然當著他的面對他說了一句連大人都嫌太毒的話,她說,「你的這張臉,除了你媽媽,不會有人喜歡的」,從此以後,他就一直活在對自己的失望中。難怪他會這麼依賴那身盔甲,原來這襲盔甲可以讓他深深地躱在後面,不必直接面對這個尖銳無情的世界。

思及此真不能不警惕啊,不經意的一句話就可能帶給孩子一輩子的創傷。期許自己一定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污穢人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

而武士的面盔很神奇地突然鬆脫,似乎也顯明了一件事,就是出於真情至性的眼淚,具有強大的融化力,可以讓面盔脫落下來。這其中的關鍵在於真情,真與情,真實與慈愛。只有真實才有力量,只有慈愛能化解一切心裡的武裝。從物理上說,是淚水讓面盔銹蝕,但一個鐵甲武士是不流淚的,若不是強大的真情湧現,怎麼可能淚流成河!所以能讓面盔掉下來的關鍵,是淚水,更是真感情。

親愛的朋友,不知道您是一個會流眼淚的人嗎? 或者當您感覺到泫然欲泣的時候,會強忍住眼淚、不讓淚水失控嗎? 其實,很多時候淚水是最好的療癒,帶著真情的眼淚常常可以洗去傷痛,讓創傷得到某種程度的恢復。所以能哭、會哭,是一種珍貴的幸福。 

當梅林指出真理之路,武士眼看歧曲難行的時候,內心十分猶疑,如此艱難值得嗎?真理之路有什麼好處嗎?梅林的回答很有哲理,他說的不是「真理之路可以讓你得著什麼你想要的」,他說的是,「真理之路可以讓你丟掉你不想要的,例如盔甲」。的確如此,在人生道路上,我們之所以走得辛苦,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揹負了太多不需要的累贅與包袱。揹了太多不想要的,讓我們沒有力氣去得到我們想要的,也沒有空間裝載我們渴望的。我們的生命議題中,如何斷捨離,很多時候比如何去得去取去贏,更來得重要。

也許是想通了這一層,武士決定踏上真理之路。而梅林提醒這位習於征戰的武士,在真理之路上要打仗,和他平常所熟悉的爭戰大不相同,在真理之路上要努力勝過的,並不是可怕的惡龍,而是要勝過「不愛自己」,要學習「愛自己」。武士聽得懂嗎? 對他來說,學習屠龍救美比較容易吧,doing比loving容易多了。要怎麼愛自己呢,「從學習認識自己開始」!

這我很有感,從小到大,我對於自己的自厭自棄,跟武士大概不相上下,總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不管到哪兒都想隱藏自己,可是一旦發現人們真的看不見自己的時候,又很抓狂,覺得自己總是被忽略被漠視,真是莫名其妙。所以對於我們這種人,要說愛自己,太高大、太遙遠、太飄忽了。認識自己,就具體多了。

其實武士從他發現自己被卡在盔甲裡,一路到現在,他已經開始慢慢在認識自己了。

一個人如果沒有先認識到自己是在愛中被造的、是生來就有價值的、是被珍愛的,我猜想,沒有人可以真正愛自己,也很難不被人們否定批判的話語所影響。

最後來聊聊接受與期待。

很多年前,參加過一個成長課程,由於年久日遠,相關的人事物景,記憶都非常模糊了,可是當時有一個教練所給我們的一個勸誡,我居然一字一句記得非常清楚,她說,「不帶期待為一切做好準備」,她還說,對她來說這太難了。我想我之所以記得這件事這句話,應該是因為教練很少在我們面前談到他自己,更不會直接承認他的軟弱。「不帶期待為一切做好準備」,為一切做好準備也許沒那麼難,可是為一切做好準備,還要不帶期待,那真的不容易。父母師長對於孩子的表現不帶著期待,孩子對於父母師長的管教方式不帶著期待,先生對於妻子如何做個賢妻良母不帶著期待,老婆對於老公如何體貼週到不帶著期待,顧客對於商家的服務不帶著期待,等等等等,這太難了。可是也許正這是真理的一部份,當我們對別人抱持著期待的時候,別人符合我的期待,我就開心雀躍,別人不符合我的期待,我就失望生氣,那豈不是等於我們把自己喜怒哀樂的主權交在別人身上,變成別人的奴隸?!

所以與其期待事情發展如預期,不如平心靜氣接受一切的發生,不管事情怎麼發生,就是全然接受。不知道朋友們您做得到嗎?我自己的本性,是那種路考沒通過都會哭上半天的人,因為事情的結果跟原有的期待差距太大了,太丟臉了。現在的我,比較能接受各種事情的發生,也許年紀大了、人生的閱歷多了、比較看得開了,是一部份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信念,當我相信這世界上每一件事情都由上帝掌權,我也相信上帝就是愛,就是公義,這個信念對我這種人來說實在太好用了,因為突然間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所有的失敗我都能接受了,因為壞消息的背後一定是好消息。

親愛的朋友們,不知道在您的生活中,會不會時不時的,因為別人或者事情不符合自己的期待,而出現一些負面情緒? 那也許武士的這個情節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如果我們願意選擇相信,相信有一位至高者掌權,相信每件事情背後都有公義都有慈愛,也許就能夠坦然接受一切,不但不會陷入期待落空失落中,而且永遠有盼望!

武士決定學習單單接受,而不是期待,他一個人踏入了沉默之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且待下回分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脫去盔甲小系列(1)我的盔甲卡死了

脫去盔甲小系列(2): 找到梅林了

脫去盔甲小系列(3): 兒子回信了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