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ralized
Demoralized

Yes, already demoralized.

多米諾的自信,一陽指的推翻

注:我對功夫完全沒有了解,所以可能想像、呈現的與大家的理解有異

最近...emm......其實有一段時間了,我很關注“韌性”這個問題。很顯見,這是因為我特別脆弱和容易崩潰。譬如說文化韌性,是對那些我(自我想像中)自覺有感情有尊重在的、在大勢之下抵死支撐卻已然命數稀危的族群/群體的希求。又譬如說服務韌性,好吧......這是我的研究題目,也是我的服務和人生實踐之目標。再者,就是回應我的崩潰本潰的專業心理支持了--最近一組在接受的專業心理服務,我的明確功利性的目的就是提高心理韌性。

因為“崩潰”幾乎可以是我身份認定的特色之一,我的每個諮詢師都會問我:什麼是妳的崩潰?妳的崩潰是從哪裏來(起因、刺激元),到哪裏去(什麼樣態、結果)?因為在不同的情境下接受過不同段的咨詢服務,其實回答的次數也還蠻多。但今天恰好獲得了一個新發現/作出了一個新回應:

我的自信(以及自我認同)猶如多米諾堆砌,看似經歷不少、技能多樣、知識豐富,實則它們誰和誰之間也沒有榫卯連結,是單擺浮擱卻又相近到足可以接連推翻的一套排列。而外力沖擊從我的感受而言,則如同一指禪的功夫,稍稍動出一個關節的動作和力道,我這裏就可以自己給自己一推二二推十十推無窮,不全倒下就不算完(當然能排列出這麼完美的多米諾,本身也是一件厲害的事情吼)。

因為是今天新做的回答,我到現在對這個回答的認知也還非常淺顯。除了覺得它就是很生動也很到位,我發現若干問題自己都無法回答:

1.為什麼想到這個比喻?為什麼在今時今地想到?

2.如何論證這個比喻的合理性(除了我體感上的“很生動也很到位”)?

3.如果它為真,要怎麼樣才能在自己的經歷、知識、技能之間構建榫卯關係,規避/應對一指禪推多米諾的問題?


生硬地劃一條完結分割線,順便配了個沒什麼關係的蘑菇圖。

寫下來僅僅是因為隱約覺得它有紀錄、再思考,以及與其他人的其他理解和經驗對話的可能性。暫時給不出其他結尾。

用“活下去”這個方法來給自己創造時間,再借助被創造出的時間來給自己的症狀新的發展機會和觀察機會,同時也給自己的思考可存續的施展空間,好吧那就先這樣,堅持喘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