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Ding丁毅

北美精算师

Flipping敦子

敦子学会了翻身

从各方面来说,今天都是平凡的一天。

 

早晨和敦子一起醒来,已经九点二十五。老鱼估计已经等得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果然,下楼发现她已经先吃过了,在干大事。我们是真的起不来啊。敦子又在经历猛长期,(官方说法)昨晚起来了四次,每次都很难哄睡,其中有一次哄了一个小时才睡。这并不是吹牛。你应该看看敦子当时坚毅的眼神。眼神当中还有挑衅,似乎在说“我就在这里静静地看着你有什么手段能把我哄睡着”。有才和敦子友尽了。还好我自己已经从和敦子上次的友尽当中缓了过来,恢复了“邦交”。

 

喉咙还是不廉利。昨天用快测试剂盒测了新冠,并没有“怀孕”。喉咙不爽的时候还是会感叹,妈妈的束带感该有多难熬啊。真希望被折磨的是我年轻的肉体,而不是妈妈微颓的身躯。

老鱼心疼我偶感不适,命我饭后去床上歇着。我顺从地睡了两大觉。配合着有才的金银花罗汉果止咳降火汤,下午起来的时候喉咙已经不怎么疼了。有才看了李厚辰写的关于《妈的多重宇宙》的文章,心情大快。

敦子玩儿噗噗熊,老鱼看书,有才沐浴,我看精算的讲座。在这个speck of time,岁月静好。晚饭老鱼还给我做了病号饭挂面汤。就着阿懵清华北大博士争当城管协警的新闻也还是没吃饱。这肯定是谣言。(机智脸)

 

 

然而,在晚上七点二十分左右的时候,这一天不再平凡。

 

当是时,有才刚从楼下上来,因为被敦子吐了一口老酸奶。之前他俩对着镜子欣赏敦子的新口水巾。敦子看着镜中自己的倩影,颇为满意地笑了。伴着有才down by the bay的轻松歌声,还有我的二手b-box。

我们把敦子身上的酸奶擦干,放在了床上。有才在洗手间擦着自己衣服上的老酸奶。我在一旁搽洗面奶。Podcast里面放着李厚辰翻电special“我们必然是‘普通人’吗?不然呢VOL.32”那一期。(有才又来催我去和她给敦子洗澡。然而如果我现在不写下来这些感觉,他们必然倏忽而逝)他说“现代社会促使人相信,人的内在可以特别贫瘠,你一样可以获得一个良好生活。扯淡!没有这回事儿。任何内在贫瘠的人,如果你不是有天大的好运,你都只能面对unfairly pain。你都只能去面对这个不公平的痛苦。那这个不公平的痛苦面对一个内在贫瘠的人,你能做的也只能就是那些:谴责他人;希望一切变坏;躺倒;自嘲;期盼技术奇迹;拿自己的野心赌一下。你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事儿。所以说如果一个人能够从内在让自己获得面对这些东西的能力呢,他必然需要某种genius”。这一段儿听得我和有才荡气回肠,相视而笑出声。相比我们各自脑海里都浮现出了好几个人物形象。这时,有才踱步回到卧室,猛然发现敦子已经从仰卧变成了俯卧,似乎有点骑虎难下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处理的样子。有才立马开始惊叫,我脸上还满是洗面奶沫沫,但也立刻激动了起来。我感叹,以后敦子的安保级别得再提高一个等级了。不能够再把他放到床上或者沙发上不看着他了。虽然我们都很佛系,不在意敦子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翻身。但当他真的翻身之后,莫大的喜悦,堪比考过了一个精算考试!

 

我一边清洗着洗面奶,一边开始复盘敦子翻身前后发生了什么。刚才我在听翻转电台,李厚辰讲到genius的词源意思是守护神祇。我于是联想到了呼神护卫咒,开始查那个咒语要怎么念。原来是expecto patronum。在那之前,我抱着敦子看了半个个油管主讲解爽剧《百分之三》的视频。然后一切就很快地发生了。刚才明明记得起好多其他细节,现在却又模糊了。应该立马提笔记下线索的。文思泉涌也是一期一会啊。

 

有才问今天是几号。我说今天是Lily的生日。有才于是要给Lily发信息,让她也开心一下。

老鱼这时候从外面回来了,嘟囔着这天气冷,还是不出去散步了。我一边拿了手提电脑,一边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叫做Cause&Effect,来庆祝这个里程碑。写一篇小文,再合适不过了。

这会儿功夫,敦子已经又翻了好几次,俨然成了资深翻身人士。孩子,将来的生活会有很多这样的翻身时刻。一瞬间,不可能坍缩成了可能。请你要敢于去相信,敢于去卓越。而你触动老豆的,是再一次提醒了我,凡事有时。我将以一万分的耐心,陪伴有你的我的余生。因为你,我要给这个世界更多的耐心,更大的善意,更明白地示弱,更温柔地投降。

 

有才的暴脾气,估计已经原地爆炸数次了。我得赶紧去服软,说“我醋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是我们爱彼此的方式。你们不懂。(凡尔赛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