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s拍

一個讀經濟系,畢業後跑去打螺絲,又轉職後端工程師的AS患者

轉動人生

Hello 各位聽眾大家早安,我是DJ Mini。暑假就要過了,不曉得有沒有還在趕暑假作業的聽眾朋友呢?還是有即將要上大學,開啟全新生活的朋友嗎?接下來要播放的這首歌,是聽眾阿文點播要送給他即將上大學的弟弟,來自邦喬飛 Bon Jovi 的 Have A Nice Day

拿著火雞(*註一)對著6吋汙水管口燒著,把管口燒軟後才可以接上前一根管子。

「小弟,待會往上用力推,但是不要歪來外去,力量要集中往上喔!」阿文坐在工作梯上對著底下的臨時工承瀚交待著。

「好,來,一、二、三…再來,撐著喔,我上個膠。」

阿文是水電行的主任,當年高職畢業就到這裡當學徒,一待就待了十幾個年頭。雖說是水電行裡最年輕的師傅,但卻是在這間公司最資深的,也是能力最好的。從公司只有老闆一個師傅,跟他一個學徒,因為公司規模小,只能等其他規模較大的水電行發包工作出來,湊別人的團,到現在可以接案再另外發給其他公司。中部地區許多建案他們都有參與,「水電」意味著水跟電的工作大多都由他們負責,依照圖面配置,處理包含各樓層的電線,要從電箱拉到各個預留電燈、插座的位置,以及水線的布置等等。

看著承瀚雙手貼著ok繃,就知道昨天在拉線他一定沒有戴手套,拉電線除了靠手上厚厚的繭,還要搭配著老虎鉗纏住纜線,才比較不會磨破皮。承瀚很認真,看其他師傅都沒戴手套,也跟著裸裝上陣,就換來手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要是今天再去拉線可能明天就要另外再找臨時工了,於是就安排他過來跟自己配管。

「阿文,今天是輪到你出嗎?等等順便幫我買包菸,再給你錢。」老陳扛著兩根汙水管回來,暗示著阿文小蜜蜂(*註二)來了。

「小弟,這你拿去底下小蜜蜂,幫我買一包白大衛、一包七星、五瓶運動飲料,看你自己要喝什麼自己挑。」幾個師傅每天會輪流出飲料錢,公司規定早上十點跟下午三點,會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大夥就只有在這時候能坐下來喝點東西,抽菸打嘴砲。

老劉一坐下來就馬上點了一根,家裡有兩個女兒的他,回家沒有菸牌(*註三),只能在上班時間先將晚上的尼古丁備足。「承瀚阿,你念一般高中,畢業前有考什麼證照嗎?像我那兩個女兒,都是會計科的,五專就拿到乙級的執照,早早就出來工作。花那麼多時間念大學沒比較好啦。」說著又點上了一根菸。老劉對自己兩個女兒很滿意,沒花他多少錢,五專開始就半工半讀,畢業後就進了附近的會計事務所工作,每次有臨時工是年輕人,就要拿出來炫耀一次。

承瀚是重考生,考完指考後在朋友介紹下到工程行應徵臨時工,打算在上大學前的暑假存一點零用錢。聽完師傅的話,他也只是笑著迎合幾句,沒多說什麼。倒是老陳馬上跳出來幫忙說話:

「老劉阿,人家會念書,又那麼乖來這裡打工,不用這樣比來比去啦!來承瀚,師傅請你抽菸,不要理他。」

「師傅我沒有抽菸,謝謝!」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其實在重考的日子裡,每天都還是會點上一兩支菸,只是都沒讓其他人知道罷了。

「男子漢,哪有什麼不抽菸的,來!」

承瀚會來應徵臨時工(粗工),一來是不管有沒有經驗、預計要做多久都沒關係,薪水也不比外面飲料店還是其他服務業差,就是身體會弄得髒一些。除此之外,老實說跟這些叔叔、伯伯工作也蠻不錯的,雖然他們的起手式就是「現在年輕人不比從前」,但大多都很照顧這些願意來做這行業的年輕人。再來就是想存錢買一把好一點的吉他,希望上大學後可以繼續加入熱音社,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高中加入熱音社後,剛開始都是用社團的公用琴,跟爸媽拜託了好多次,好不容易才買了一把二手的電吉他。原本就很喜歡邦喬飛的他,第一年的成果發表就選了Have a Nice Day來做為表演曲目。那是在剛學英文、剛接觸到搖滾樂,第一首讓他反覆聽了又聽的歌。歌詞非常正向、鼓勵追夢,也因為如此,一個組樂團的夢在他心中萌了芽。

Oh, if there's one thing I hang on to,It gets me through the night.
I ain't gonna do what I don't want to,I'm gonna live my life.

雖然花了很多時間練習,但也沒因此讓功課落後。會重考也是因為他希望可以到台北的學校,讓自己能有更多的機會演出,以及跟更多厲害的人切磋。分數雖然可以上不錯的私立學校,但還是希望能以國立大學為目標,減少家裡的負擔。

知道這些的阿文,對承瀚特別照顧,盡可能地把他帶在身邊一起工作、分享一些工作的技巧,也跟工程行那邊指定要讓承瀚固定來這邊。兩個人年紀較為接近,也總是很有話聊,看著承瀚也讓阿文想到當年的自己。

原來高職時候的阿文,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和承瀚一樣都是熱音社的吉他手,某次演出因為主唱感冒,就由他兼任vocal,大家都沒想到平時不愛說話的人,唱歌竟然如此好聽,連一起練團的朋友也是到了表演當天才知道,表演結束後立刻圈了不少粉絲。

後來高三因為受到主任的青睞,送他到職訓中心培訓,作為室內配線的比賽選手,也拿到不錯的名次。但因為長時間不在學校,班導師又是個以考試成績為中心的人,在學期的操行成績只給了他70分,導致申請大學的時候只能申請到鄰近的科大夜間部,才因緣際會到現在這間公司當學徒,白天工作晚上上課,房間裡的吉他就只剩下偶爾提早下課,才有被拿出來壓幾個和弦的戲份了。科大畢業後,公司規模也日漸擴大,接下主任職位的阿文,也更為忙碌,吉他就丟到臉書的樂器交流社團賣掉了。

暑假就要結束了,承瀚也順利考上自己目標的大學,最後一天上班的承瀚顯得格外興奮。雖然比同學們晚了一年,但屬於自己的大學生活就要到了。過去一年,看著同學、團員們常常更新自己的臉書最新動態,總讓他十分羨慕,也成為了他更用功念書的動力。來這裡工作的兩個月,除了很幸運可以認識阿文之外,同時也存到一筆買琴的錢,讓他對大學生活多了更多的期盼和想像。

「喂,你好,我叫阿文,我想要點一首歌送給我即將要上大學的弟弟,邦喬飛的 Have A Nice Day,謝謝!」

*註一:瓦斯噴燈的別稱。

*註二:會載著許多瓶裝或罐裝飲料、香菸和檳榔的販賣車,多為小貨車,巡迴在各工地。軍營附近也會有,但多半是機動性較強的機車,販售的品項也稍有不同。

*註三:菸牌,抽菸的牌照、許可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聖誕節

楚門秀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