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尔小夜曲

blah blah blah

六月

發布於

幼儿园同班有个高个子小姑娘,她总是穿漂亮裙子,眼眸明亮,声音甜美,符合成年人对“可爱小女孩”的所有想象。老师们偏爱她,每天只有她可以不用午睡,闷热的夏天午后,她和老师一起把其他小朋友赶上深绿色的木架床。有一天,她找你玩“跳舞游戏”,她说只能男生和女生一起跳,她穿裙子,所以她是女生,你穿裤子,所以你是男生。你第一次知道,原来只有穿裙子的漂亮女孩才是女孩。

12岁,你的两个好朋友挽着你的手臂,问你有没有喜欢的男生,你茫然。两个小姐妹一人说了一个名字,她们笃信你喜欢的人就是那二者之一。你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你,你必须说出一个名字,你要献祭你的一部分,来换取朋友间挤眉弄眼的默契。于是你捏了一把右边女孩的大腿,她大笑,“我猜对了!我就知道是xxx!”。那一瞬间,你好像真的对那个名字产生了特殊的依恋。你不再对小男孩的嘲笑视而不见,那个名字的主人每一句自作聪明的调侃都给你带来真切的伤害。你的初恋不会闪闪发光,它是你求生的稻草,是你合群的标志,是你的青春期里那面涂满黑色油漆的墙。

这是你成为“异性恋“和”女孩”的两个瞬间。

直到很多年后你才回想起来,你儿时常常幻想在爱人的怀里死去,幻想中的对方没有具体的模样,有时是骑士,有时是姐姐,有时你的小姐妹也是你白日梦中的角色。

直到很多年后你第一次喜欢上女孩,你才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经历迟到的挣扎。

也许你还没能完全接受自己,但是啊,祝你六月快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