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在拉萨闲逛

以前的事。
  • 2012-07-08 三人行毕

小N明天要回成都了,历时39天的三人行算是正式告一段落了。我和小黑还待几天,然后,分道扬镳。

这就像一棵树上的树叶,相伴相守,可最终还是要各自归于尘土。

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今天下午逛完八廓街,找到了就在大昭寺广场附近的光明港琼甜茶馆。很传统的民间茶馆,虽然有名,却并不高高在上。长条的桌椅,客人很多。钱就摆桌子上,六毛一杯甜茶,服务员来回穿梭添茶,自己拿钱、找零,客人随意聊天、打牌。

甜茶的味道和奶茶很接近,问了一下度娘,原料仿佛也差不多,红茶+牛奶。

在街上吃了竹筒装的老酸奶,五块钱一筒,很有名,可是远不及那天在荣许兵站朱吉之家的免费的味道:塑料壶里粘稠的还带颗粒的酸奶,不放糖酸得掉牙。还有酥油茶、藏粑……

  • 2012-07-9 在拉萨闲逛

小N童鞋上午离开拉萨,飞回他分离了将近四十天的亲爱的身边了。一是思人心切,二是工作还没收尾,因此连同去纳木错都等不及了。我和小黑还在,打算后天去纳木错。

拉萨的这几天,每天在八角街逛,在布宫周围逛,总之是脚步不离方圆五里。今天中午送走小N,又去八角街买了几件衣服。尼泊尔的妇人,卖尼泊尔的衣服,宽大的棉麻质,穿着很舒服。拉萨的街上,不少年轻的游客都身着这种衣服。

晚饭后去寄名信片。拉萨的邮局,要上班到八点,因为寄东西的游客实在太多了。他们自己刻了很多各种图形的印章,就摆在柜台上,游客可以随便盖。上次去的时候,排队盖章的人海了去,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可以七点以后来,人少。今天去的时候,果然比上次人少了不少,可是手里五六十张,光盖章也盖得一脑门子汗。

之后就在布宫周围逛,想看看布宫的夜景。布宫之上没有灯光,但是被广场上的灯光映照,自有一番庄严景象。只是夜幕掩映下,很多借朝拜之名行乞讨之实的人,和广场上的那些警察一样让人有些不悦。

  • 2012-07-10  风马飞扬

今天在风马飞扬的布告栏找到拼车去纳木措的,明天中午去,后天早上回,车费+门票总共210元。祈祷明后天纳木措大晴天,否则,4700米的海拔,冻都得冻个差不多,别说观景了。

住了五六天的宾馆因为今天被大客户预定,我们被迫转移到了八角街口的一家客栈,好在,这家店除了没有WIFI,其他条件比之前的还稍微好上那么一些。就在著名的玛吉阿米转角。这家因仓央嘉措得名的藏餐馆,因为朋友曾经在里面有不美好的经历而让我们一直敬而远之。想想当年仓央嘉措和情人在此品位醇美爱情的浪漫纯真,如今已经因为市场化而有些面目全非。当然,仓央嘉措原非平头百姓,玛吉阿米不走亲民路线也是可以理解的事了,呵呵。

下午骑车往拉萨城西一逛,这是五号到拉萨后第一次动车子,刚骑上还有些别别扭扭。在布宫广场能看到遥远的西边,高高矗立着一扇屏风般扁薄的山,卓尔不群,就想一探究竟。骑了估计将近有十公里远,直到乌云罩顶。那座山远远看上去颇有些风姿,走进了才发现也不过如此。再次证明:距离产生美!

回程路上,风好大,把我的牛仔帽掀掉了。我停下车子,一边追一边提防身后呼啸而过的车流,眼睁睁的看着它斜穿马路,越滚越远。不想为了15块钱的帽子搭上性命,决定放弃。正往回走,瞥见对向而来装满一车货物的三轮车停在路边,司机师傅俯身捡起我的帽子,然后沿着帽子的来路开车斜穿过来,把帽子交到了迎上去的小黑手里。

失而复得,道不尽的感谢!这让我想起当日海子山漆黑隧道中的那束光,永远温暖明亮。

说起海子山,今天吃午饭的时候听饭馆老板娘说早餐时有车友说十一个人的车队在海子山的隧道里遭遇持枪抢劫,就不免庆幸。那几个隧道如今想来,恐怕也是此行最刺激的故事之一了。

  • 2012-07-12 纳木措

四点钟起来尿尿,狗吠声一片,下弦月挂在中天,相比睡前,漫天繁星已化为点点。

在4700米的高度睡觉,也是生平第一次。没传说中那么可怕,但也是近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半夜醒转再难入眠。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闹铃就要响了:日出时间。昨晚虽然阴霾未能散尽,但纳木措的黄昏依然让人流连忘返。雪山、斜阳、湖浪、水鸟、火烧云、夕阳下散落湖岸的人的剪影……

太阳落山后沿湖岸绕一大圈回到驻地,夜幕下的湖水,泛着点点余晖,远处雪山的轮廓由明到暗,下次来就在湖边支个帐篷,整晚看星星,如何?

  • 2012-07-14  瓦解

昨天把尼泊尔的签证办了。八点从客栈出发,步行五公里,和在转完大昭寺往回家走的一波一波藏人中间,看他们手拿念珠边走边念念有词的样子,心里就莫名艳羡。我这一辈子,恐怕也难和虔诚的信仰扯上关系了,呵呵。

九点多到尼泊尔领事馆的时候,门前不到十个人,旁边照了个相再出来,就多了不少,等到十点钟领事开门接客的时候,我后面已经排成了长龙。看来鱿鱼所说在尼泊尔随时都能碰到中国人并非虚言。等候的时候,替从重庆骑摩托车过来的年过六旬的老人家填表,花了不少时间,不过轮到自己的时候,就轻车熟路,几分钟搞定。游客太多,领事有些不耐烦,表格几乎沦为过场,他看都不看,只管收钱开票。本来隔日可取,只是恰逢周五,就只能推后到下周一。

有两位四川的姐姐,打算徒步ABC,极力怂恿我,反正木有计划,心里也痒痒的,其实我连ABC是个啥东西都没个概念,只是听他们说徒步全程要十天。

下午第二次闯火车站,给小黑买车票。车票并非传说中那么难买,他买到了西宁,一路逛回去。

拉萨火车站和其他任何重要场所一样戒备森严,偌大一个广场,核心部分只供警察巡逻,买票和进站都要从四周迂回进去。而且,售票下午六点就截至,我们上次去,走路,七点多到,扑了空。

往回走的时候,有些伤感,一路走了四十多天,从十一号小N回家到今天,这下是真正要土崩瓦解啦!

  • 2012-07-15 一组照片
去纳木措的路上
经过那根拉山口,这是我此生到过的最高点:5190米。
纳木措的下午
纳木措的傍晚
纳木措的傍晚
纳木措日出
拍日出的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