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襁褓中的杏娃娃

日记、流水帐、往日时光
  • 2012-04-01 爷爷

昨晚梦见爷爷了。梦见和爷爷很生分。梦见我喊了一声"爷"的时候在心里同时感叹:我很久没喊过爷了。

很奇怪,梦里爷爷的样子仿佛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因为一点儿都不亲切。

爷爷是个白胡子老头,眉毛很长,很慈祥。他走得很突然,晚上倒在厕所里,早上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了。很幸运,基本没受过病痛折磨。

我对爷爷的记忆很有限,因为他去世的时候我都还很小。印象深刻的只是"进饭"时候热闹的秦腔、吃饭时候看见哥突然迸发的抽泣,嘴里满含着馒头。而我很懵懂,甚至可能没有悲伤的表情。那时候太小,可能就四五岁。哪儿懂什么死别。

  • 2012-04-02 张国荣

有一次我和二姐走在北道的寒冬里,二姐突然问:人说张国荣是同性恋,世上真有这样的人啊?

问者无心,听者有意,二姐可能都不记得曾问过,我却留下了深刻印象。

张国荣在去世之前,我对他并无什么深刻的认识和强烈的感情。事情发生后,出于好奇才翻出他的电影来看。不象大多数荣迷,我喜欢的不是《春光乍泻》、不是《东邪西毒》,也不是《倩女幽魂》、《霸王别姬》这些主流作品,而是他很后期的惊悚题材的《异度空间》。在那个片子里,他的表演很出色,也可能那是那个阶段他的真实状态。总之,看完电影,我发出一句感叹:难怪他要跳楼!

我想我后来喜欢他,也还是缘于认同感以及他的悲剧色彩,而每年愚人节的纪念风潮强化了这种感情。

去年《倩女幽魂》86版修复重映的时候,我在ume跟的风,片子并未带给我更深的感受。然而,散场灯光亮起,我看见一个女孩,手捧白花,在座位上哭的抬不起头来!

  • 2012-04-04 老夫聊发少年狂

昨天出门突发奇想,去国色天香吧。

最近几年,一直想去体验一把那种刺激。年轻时候不屑,觉得玩那个太幼稚。如今突然觉得,再不玩就老了,如果有一天想玩却身体受限玩不了,那太悲哀。趁我还窦性心律呢,去坐一把极速风车吧。

前几天发体检报告在群里,有朋友说趁窦性心律,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可惜这玩意却不能像坐极速风车,心一横就上去了,眼睛一闭,还有点享受。

说起这些,我总想起许三观,想起他被告知血太老了不能卖了因而吃不到自己的炒猪肝而站在街头放声大哭的情景。

两个姐姐陪我疯,尤其二姐,去的路上说上次外甥求她半天,都没敢上去。这次居然就坐了"挑战者之旅",那个会自转的大钟摆,下来的时候直叹:疯了,疯了。

哈哈,我是老幺,很任性。二姐这几年陪我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比如夜爬峨眉,比如在这里默默守候。

二姐玩了三项,我和三姐玩了五项。人太多,每个项目排队就得一两个小时。而我们三个在一色儿唇红齿白的少年队伍里,绝对出众,我们姐弟三个,最年轻的我,都胡子拉茬的了,哈哈。

一度,很想把我的事跟三姐也说了,可是看到她老在人生的琐事里都夹缠不清,我就不忍心了。更重要的,还是我自己勇气不够,说不出口。

晚上远山哥和小n请吃火锅,饿了一天,吃得很饱。二姐很高兴,回来还念叨半天。

  • 2012-04-06 黄龙溪

我和二姐在黄龙溪喝茶。昨天要来,结果让我这个路痴给带到了新津。今天找到正确的路径,感叹这么直白的道路也能走错。

黄龙溪很漂亮,多年前来过一次,翻修中,杂乱无章。这次重游,是全新感觉。

  • 2012-04-09 回家

我们在汉中,住下了。在远山哥的指导下,今天山路走的很惬意,古树参天、路况很好、几无车辆抢道,四野触目绿树黄花,春日风光果然无限好啊!

不过因为我和二姐都是菜鸟,为确保安全,车速比较慢,这五百八十多公里,走了十多个小时。两座大山,都没超过四十(的车速)。出了汉中收费站让二姐换我的时候,真有点儿颤了,呵呵。

明天准备按影的指示走国道,希望风景和今天一样好,也希望和今天一样一路平安!

  • 2012-04-11 天生路痴

我晚上八点到家啦。

在礼泉看见别人种在地里的桃树、梨树还有苹果树都开花了,邻里之间争奇斗艳。在永寿梁,还是这些花,这些树,据点移到了山头。

做为一个就喜欢拈花惹草的人,自然难忍心头骚动,时不时就想停车拍张照,加之路况不大好,再加之我天然路痴,不断问路,还是不断迷路。

彬县出来的时候,起了大风,后来又加上小雨,到长武的时候意识到走错路了。当时,雨点敲窗、风在窗外呼呼地响,五点多了,才有点儿着急。因为天黑之前要是翻不过沟,就惨了。那黑漆马乌的山沟沟,还有上上下下的回头弯,一点都不好玩。又问,再问,再再问,在陌生的村镇里穿行,想着家人等得心急,我就更急。

最终,本来一沟搞定的问题,我足足翻了三架沟。还好,过去二天一直练的就是各种沟,若非天黑下雨,这些小沟小渠就不足挂齿。擦黑翻过最后一架沟,走到熟悉的路上,才舒了口气。

又遇见一队骑行军,三个大叔级人物,约莫五十上下,以为是本地人,就用本地话问了下路,竟然是外地人,操标准普通话。没想到,竟然有人从遥远的地方跑我们这穷乡僻壤挑战不大风景也一般的地方骑游。昨天就碰见好几队,翻秦岭的。很钦佩,想打招呼怕人不理,晚上跟华光说一直认为骑车的BS开车的,华光说:其实是羡慕嫉妒恨。哈哈!

老妈早早的擀好面在等,等了三天,呵呵,很不容易。

这会儿已经睡热炕上了,家里还是冷,父母说电视上报的有霜冻。希望别,不然满树的花都要遭殃了。

  • 2012-04-12 下雪了

下雪了,雪花很大,但目前还是落地即化,希望花儿们能挺住。


蒲公英
襁褓中的杏娃娃
不知道啥花
秦岭深处
山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