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又一年

日记、流水帐、往事录
  • 2012-01-11  团年

昨晚群里成都朋友团年,玩H了,吃火锅,唱K,夜宵,一直搞到二点多才回家睡觉。

KTV里暖气太足了,热得受不了,最后一干人光着膀子嚎,哈哈,很尽兴。

惯例的,今天腰疼。

年轻时候没这现象,最近基本每次喝得多一点,第二天起床就腰疼。就像那种被点了穴道的感觉。过完年要去做个检查了,其它的问题不大,我有点儿担心的是这种疼痛好像是那种最严重的时候可以让人失去行动能力的疼痛。

理智上也觉得应该控制饮酒,可是每次喝高兴了就拿自己没办法。不可理喻,其实就是说的我。

下午又练了一下午歌,明天公司团年,部门有个合唱。

挺累的,过会儿就上床睡觉。

  • 2012-01-12 飘

曾经一度,《飘》是我的枕边书,中文加英文版,我买了都不止三四本了。

颠沛流离,每次搬家,书都要送人许多,到现在,我手上连一本都没有了。

我经常自比艾希礼,在和平年月尚能在自己的小情小调里自得其乐,一旦乱世,就应了那句话:百无一用是书生。

瑞德,就是我希望成为却永远难以企及的完美男人。他藐视礼教,无法无天又无所不能,但却不失正直善良,浑身散发着男性魅力。他赚北佬的钱,背着叛徒的名声,在北佬面前却从不失尊严。他鄙视南方人的狂热民族主义,却又在注定的失败面前毅然加入南方军队。她爱着斯佳丽,百折不回又甘心放手。以现代人的标准,你几乎找不出他的缺点。

这样一个完美男人,结局却以惨淡收场,还在情之一字。我一直觉得,他爱上的是个配不上他的女人。红头发的妓女,也许更适合他。

我还记得看过不知谁狗尾续貂的《斯佳丽》,在那本续集里面,斯佳丽变成了无所不能的女人,最终也赢回了瑞德。可是,那本书线条单一,缺了南北战争那样宏大的历史背景,和玛格丽特的旷世杰作相比,就像本小人书了。

  • 2012-01-13 小绿老师说
银河姐姐在博客里惊艳推荐冯唐同学
 共同见证中国又一位杰出写作者的诞生 ---她的文题
 去搜了来看看,确实不错,有这么一段----
 “开篇明意,首先表达我的观点:中文小说先天不足,整体上无甚可观。
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讲,中文小说和西文小说整体上都不在一个重量级。美国现代图书馆评选二十世纪英文小说一百强,争得不亦乐乎,反反复复定不下来。之后,亚洲周刊跟风效颦,推出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很快尘埃落定,各路英雄坐次排定,鲁迅《呐喊》第一,二月河《雍正皇帝》第一百。读到这则消息,我第一感觉想乐,好象听到清华大学拼命选出清华校园美女一百强,第四名就开始觉得长得象女傻强。第二感觉凄凉,“世无英雄,方使竖子成名”。第三感觉振奋,好象项羽看见嬴政坐着大奔逛街,“彼可取而代之”。跟我老妈讲了我的感受,老妈说,你改不了的臭牛逼。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意见还是和鲁迅当初一样:如果喜欢小说,多读外文小说,少念或是不念中文。
 中文小说整体水平低下有两点原因,第一是中国文字太清通简要,难负重。第二是中国文人外儒内庄,不吃苦。
 中文是象形表音文字。一张图画的信息量抵过千言万语,所以宇宙飞船带给外星人看的信大量使用图表,所以一张电子春宫比几万字的《灯草和尚》更占硬盘空间,所以中文没有必要写得那么长。另外刚有中文的时候,纸张还没有发明,写字要用龟甲和兽骨。野兽会跑,乌龟会咬人,龟甲兽骨不易得到,文人不得不清通简要。英文是单纯表音文字,英文成形以后,纸张就出现了,没有了太多限制,英文就倾向于唠叨。点滴积累,岁月沉淀,这种唠叨渐渐有了体系和力量。
 中国文人从小讲究的是乐生和整体和谐。他们从不为了理想引刀自宫,他们很少悲天悯人,他们在陋巷没事偷偷快乐。他们故意打破逻辑或者让逻辑自己循环论证,他们说“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言”,他们说路上有狮子。但是好小说需要丝丝入扣的逻辑、毫发毕现的记忆和自残自虐的变态凶狠,需要内在的愤怒、表达的激情和找抽的渴望。我们的文人怕疼。”
他说的非常有道理,可是有点偏。
我觉得文学的魅力有两层,一是文字本身的美,二是被文字所描述的对象的美。
就文字本身的美这一点来看,中文是世界上最美的文字,中文有最丰富华美的意象,蕴藉深邃的意境。这一点我只有直觉,才疏学浅,没法去证明,这得有待语言学专业的高人了。
文字所描述的对象的美,这个,我承认,外文更好,理由冯唐同学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我们的诗词就是文字本身的美和是被文字所描述的对象的美极好地结合在一起的例子,例如小李子的锦瑟
  李商隐:《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拄思华年.
  庄生晓蝶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你先不必去理解他在写什么,单是这些字组合在一起,读一读,就很有美感了
  • 2012-01-14 台湾选举

他娘的,竟然把我关于对岸的短短一贴河蟹了,人家选president你都害怕,还把自己吹嘘的多强大!(原来十年前就这么风声鹤唳了。2022.4.25)

  • 2012-01-15 昂山素季

我又想起个段子,有人建议《昂山素季》可以更名《鞍山书记》,以取得在中国大陆的公映机会,哈哈哈。

前几天说起《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九把刀为在大陆过审,自己动剪刀,把所有能影响中国人光辉形象的内容全剪了,比如打灰机。有朋友说在电脑上看的挺好,想去电影院温习,结果很失望。当然,也有人说不影响。

影不影响不论,就是感觉很多人到了中国就没法做自己了。

我在火车上了,已过了绵阳,还有十五个小时到西安。

  • 2012-01-17  关于生活的想象

昨晚和同学吃饭,说起有意请长假或辞职休息旅行,男同学都表示强烈反对,男同学的女朋友都表示强烈支持。

也可能只是因为关心则乱,女朋友们毕竟离我的生活更远。

但是我想到另一种可能,就是男人在对生活的想象力上更缺乏点,大多数完全被别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左右了。社会给男人的压力太大,他们一边喊累,一边希望别人和他们一样累,集体无意识,不愿停下来想象一下生活的多样性。

  • 2012-01-19 信号差

我回家一天了,昨天还好,今天很冷。哥嫂三姐还没到家,家里已经有六口人。好像忙忙叨叨的一天都没闲,母亲更忙,人多热闹,她也更辛苦。

家里信号很差,两年前记得也是手机上网,似乎没什么障碍,近年不知何故,信号满格,打电话正常,就是不能上网,登个qq都要凭人品。

  • 2012-01-20 对联

哥嫂晚上到家,嫌冷,闹了会儿小情绪,我和他们换了房子,整到现在才睡,很困。

今天下雪呢,庆幸和二姐昨天回家,不然这一路可有得愁了。

晚上拿红纸练习了一下对联,二姐和我一人写了一句,于是我对写对联这件事的热情一下子到冰点了,她写得很好,我那简直没法看。

  • 2012-01-21 齐聚

小n发短信问李娜战况,原来他家和我家一样,信号满格,不能上网。

昨天冒着大雪上了趟县城,不敢开车,坐公交。其实今天才是集,但考虑到今天会挤死人不偿命,就错峰出行。

昨晚三姐到家的时候快十二点了,因为大雪,班车停运,她坐的黑车在翻沟的时候又出了点小事故手机又没了电,光去路口接她,我和二姐及外甥就跑了两趟,不过,总算是有惊无险,一家人终于聚齐了。

  • 2012-01-22 忙忙活活

昨天一人一幅,写完了对联,哈哈,都得到了表扬,得到了鼓励。

老爷子煮猪肉,姐夫杀鸡。老爸煮的肉,举世无双,连我都吃了好大一块。那只公鸡,好肥。老妈养出了感情,看鸡倒在血泊中,眼泪哗哗的流。

晚上挤炕上聊天到十二点,前尘往事东拉西扯,很困很温暖。

回来这几天,一直很充实,从早到晚,除了老大袖手旁观,其他人似乎都从早到晚没多少空闲,忙忙活活的,就是过年。

  • 2012-01-24 过半

到了今天,春节假期已经过了一半,因为上网困难,我连回去的机票都么订,所以归期未定。

这个春节,过的平安祥和,父母说起婚事,似乎也平和了些,又有二姐从旁斡旋,一般都能迅速转移话题。

人多热闹,独处的时间就少,今天晚上是我回家以来第一次独自度过黄金档,六点上床,一直到现在都么下过。睡了会儿,醒来发现手机网络完全无望,就看电子书。还是不会看古龙,就又回溯到琼瑶阿姨,看《烟锁重楼》呢,觉得回到了十几年前迷恋琼瑶阿姨的青葱岁月了,呵呵。

已过了0点,刚出去在雪地里撒了泡尿,满天繁星,气温应该有零下二十度。下午出去给姐姐们拍照的时候,手耳都快冻掉了,但是千里冰封,天高云淡,还有一轮红日挂在西天,这情景仍然让我喜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