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专讲同志故事。

跳接

往事录、日记、流水帐
  • 2012-05-14 回程

我到勉县了,才吃晚饭,路边烧烤啤酒!

烧烤味道不错,尤其是烤饼和羊肉串。不过羊肉串没多少羊肉味,我那时候还在想不会是老鼠肉假冒的吧。(传说有那种事,不知真假。2022.6.10)

好在我一向肠胃不错,很少因为这些吃坏肚子。

吃的时候听见不远处隐约有板胡声,吃完赶快过去欣赏,有人唱《祝福》,呵呵,可惜,秦腔板胡拉得简直有点儿不堪入耳。

一个月前,这段路我和二姐走国道,在秦岭的崇山竣岭间穿行,漫长得绕不到边。那个时候,一路的油菜花刚过全盛。今天走高速,已是油菜籽丰收的季节了。小麦和菜籽都镀上了一层金黄,在夕阳下呈现出令人感动的光芒。

可惜是高速,不好老停下来拍照。呵呵,之前从西安回家的路上,我就是因为停车拍满山的杏花,加之后来走错路,耽搁了太多的时间,二百多公里走了八个小时。

在想要不要明天去瞻仰一下勉县的武侯墓呢。我本来对于历史文物一类的东西兴趣不大,可是诸葛先生例外。成都的武候祠我就去过两次。看见定军山三字,都不免生出“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感慨。

昨天早上在舅舅家,舅舅问我啥时候结婚,惹得老妈动了真格的,哭了一鼻子。本来,我的离愁很浓,那之后反倒好些了。

父亲生日那天,表姐也是一个劲地问,不知怎地我就上火了,冲她说了两句不该说的。之后有点儿内疚,表姐是个老实人,家里亲戚不多,就她常年走动,关键时候还能指望得上。可是,这也木法,该面对的,也必须面对的。

家里的核桃娃娃,还顶着花
杏娃娃


  • 2012-05-16 阆中古城

小N昨天坐火车到广元,接上我,然后我俩一路开车到阆中住下了。

这不一大早,他去逛阆中古城了。昨晚到得晚,找到住的地方七点了,吃完饭八点多,天全黑,古城的面目模糊。在几条街上逛了逛,嘉陵江边坐了坐,泡了个脚。一个导游MM说有个华光楼,我们赶着去看,也是除了轮廓,一团漆黑。华光同学在这个城里蜗居几个月,也是在他的影响下,我才对阆中古城重燃兴趣。

不过我实在是懒得早起,再躺会儿,今天还有三百多公里路呢。

小黑晚上到,从明天开始要着手准备西行的东西。我都没时间好好休息一天哎,惨那!

  • 2012-05-20 一种同行

原计划21号启程,但小N同学又一次给旅程赋予了想象力,所以,小黑和我决定,推迟出发十天,等他一路同行。

这两天跟着迎接小黑同学的大部队各种吃吃喝喝,完全没找到时间采办装备,昨天晚上喝酒到夜里两点过,见识了九眼桥露天酒吧的人山人海,睡觉时三点了。今天一天迷糊,各种动作慢半拍,导致开车都熄火。

天气真叫一个闷热,蒸笼一样,加之衣服不合身,苦逼得很!

这不一不小心,又到一点了,赶快得睡,不习惯熬夜的人伤不起!

  • 2012-05-21 置办行头

昨天在迪卡龙买一堆东西,小黑小N都花了一千多,还没置办齐全,原计划今天去波尔的店里整其余的,结果,雨还在下。

雨从昨晚下起。我们购物吃饭回来在远山哥家看李娜抽风表演,罗马因雨中断的时候准备离开,开门才发现,暴雨如注。不得已又退了回来,耽搁到十二点过。回去的时候,雨几乎不下了,但是整个城市都被烟雾笼罩了。是正儿八经的那种烟雾,每年这个时候,附近农民焚烧秸秆,总有那么几天成都、甚至仿佛整个四川,都弥漫着浓烟。洗完躺床上时,响了几声炸雷,成都特有的那种摄人心魄的雷声,好在没几声就偃旗息鼓了。成都这点很好,夏天的高温总能被及时雨打断。

这几天混迹在远山哥家,他和小N管吃管住,我和小黑坐享其成。

本来原计划的话,今天该出发了。既然如今改期,从明天开始,恐怕得琢磨着跑几趟短途,练练脚力了。

  • 2012-05-22 《赛德克巴莱》

晚上去看了《赛得克巴莱》,很美很悲壮,关于骄傲与梦想。

我一向不大赞成把荣誉看得高于生命,然而有些时候,他确实高于生命。

分享一段台词:"用生命换取图腾?那用什么来换取这些年轻的生命?""用骄傲!"

据说台湾原版有四个小时,大陆阉割成了150分钟,等网上有了完整版,一定再完整感受一遍心灵的冲击。

能去的,先去电影院看吧,问问自己:你的热血还在吗?

  • 2012-05-23 波尔的店

昨天去波尔的店里买了些装备,波尔不在,三个女人干活。实话说,经过近距离接触,这个店就是名气大,传说中的态度好,也不过那么回事。波嫂倒是还过得去,而店员嘴里口称兄弟,可时不时流露出的不耐烦,虽不是对我,却也让我心生不快。东西质量看上去也不那么可靠,同样的货架,制作差异好大,安装要靠自己使劲来掰。小黑和小n的挡泥板,装上没多久就都蹭前轮。本身他家的驮包评价就不咋地,拿到手一看,显小,退了。所以到现在,我们基本配置,就还差了个驮包。

然后去朋友那里打球,吃晚饭。有家串串,很有些傲娇。店面好烂,生意超好,所有东西包括味碟饮料酒水都是自己动手拿,蛋炒饭只做一盆,吃完就没了,小米辣也是。最厉害的是买单,签签不是数的,也不是称的,是用手一抓,估的。付账的没异议,收帐的也图个省事,神奇。

回家十点多,各种累和困,今早起床,胳膊腿疼。

  • 2012-05-26 练脚

今天骑了一趟彭镇,在一个据说是在摄影发烧友中间很有名的老茶馆喝了一下午茶,听一位高人讲318的事。两顿饭都在路上吃,来回骑了73公里。

路不长,中间休息时间又长,也没行李,所以感觉压力不大,只是,好容易饿。下午一直坐着听故事,到五点的时候就饿了,中午吃的并不少。

今天中间部分过的愉快,一头一位有点霉。早上一早打翻水杯,SD卡还在晾着,不知道会不会报销。晚上回来更是接连出错,先是擦眼镜的时候弄坏了镜架、接着过马路和出租车轻微接触,当时觉得无大碍,之后感觉轮胎有点滞涩,回来一看,后轮有点走形。更悲剧的是,感觉嗓子疼的更严重了,吞咽困难。

收到二姐给我们仨买的战衣,匆匆上身一试,很帅,连我都很帅。

明天本说好去街子,看来恐怕我要爽约了。修眼镜、配眼镜、修自行车,我都不一定有养病的时间。最近折腾了点,生活节奏有点乱。六一之后,会更乱,希望身体不要再亮红灯,这是一切的基础,阿门!

  • 2012-05-27 发炎中

(上午)昨晚做了个很悲伤的梦:为了逃婚离家出走。醒来的时候,眼泪口水大把。可能是嗓子的原因,嘴好像有点漏,每次醒来都能摸到嘴角的口水。

话说我这辈子都没怎么输过液,最近一次恐怕要追溯到二十年前去了。成年以后,打针都很少,二十年来不会超过三次。倒不是身体有多好,你看这感冒发炎的三天两头。以前是害怕打针啊,想起来就恨不得放声大哭。现在倒是不哭了,但不到万不得已也懒得挨那一针。今天看看吧,明天起床要还不好,我就去打去输。

还有件怪事,我不咋发烧。一般情况下,发炎不是得伴随着发烧吗?据说那是免疫系统和细菌斗争,整得浑身大汗、热气腾腾的。我记忆中发高烧只有一次,一年前,烧得头好晕,躺着也天旋地转,也是那一次,迫不得已打了一针,很快就好了。我老怀疑,我这是不是么有免疫系统啊,不然外敌来犯,何至于就袖手旁观,一点儿力都不出呢?

他们带小黑去街子玩了,我起来喝了水吃了药吃了早饭,又上床了,决心多卧床一下,看有没有用。

小黑说SD卡没坏,他试过了,好消息。下午去修车子,希望也没啥大麻烦。


(下午)车子修好了,拿到美利达的店里,胖熊老板倒腾了一手油,调到了78不离十,想回到过去,那是不可能了。我主要担心安全性,怕会影响刹车使用,问了半天,答曰问题不大。真是个好同志,想想昨晚找着修眼镜,到处都说不行,只有换,就想多蒙你点儿钱。这个老板不,直接跟我说没必要换,调调不影响使用。

昨天听龙哥讲骑行的种种困难,小N同学放出狠话:骑不动我就哭,哭着要妈妈。

对于小孩子哭闹,我一贯威逼加恐吓,不奏效就饱以老拳,总要打服噤声。对于大老爷们,我就很是有些头疼,打也打不过,威逼恐吓怕是智商上也没啥优势。想来,左不过是到最后我也哭了,我也要妈妈了。

不知道小黑会不会哭。

  • 2012-05-29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高大威的驮包到了,中号,除了看上去比想象的小以外,其他貌似还算理想,再加上个相机包,应该够用了。具体如何,要待实践检验。

每天添加点,东西越来越齐,离出发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偶尔想起,不是怕开始,而是怕结束。仿佛是宿命般的曲终人散。呵呵,想多咯想多咯,庸人自扰咯。

今天把车开到三姐那儿了,简单吃了个面,坐公交回来。有点伤感,她把生活过的太复杂了,常常把自己困在中间难以自拔,她说她快得抑郁症了,我理解那种感觉,可是却无能为力!

  • 2012-05-31 鸣哨!

今天收到武净寄的药和护膝,还有一位大哥送的咖啡和参茶,真心感谢,这么多朋友支持,不平安归来也不行啊,哈哈。

还有鱿鱼,大老远从重庆赶来,为给我们送行跷班早退,结果最后发现我们的时间太紧张,要赶着去买东西、收拾,连见一面都很难了,真心抱歉。

晚上下了好大雨,how叔给我们送行,饭罢在宽窄巷子冒雨候车半小时,最终还是打的黑的。

站在雨里的那些时候,我才突然觉得有点点感触。

真的要出发了,发首歌词,聊表心意:

每个人心里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梦
一颗呀一颗种子
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开尽梨花春又来
那是我心里一亩田
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
……

---------------《梦田》齐豫

  • 2022.6.10 跳接

看到这里,竟然又有点儿感慨,仿佛又要出发了似的,跑去唱吧录了一首《梦田》。

从此以后的35天时间里,都在路上。记录都被我整理成了骑行川藏线,这里就不再重复整理了。

下一篇,该是为出发尼泊尔做准备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D1:成都到平乐,就推了车|骑行川藏线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