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來自小紅點東北部一組屋15樓的外冷內熱女。

【故事系列:1am】24. 林爱琳 Ashley(完)

發布於
故事系列:1am

凌晨一點,15樓房間窗外的風景依舊,對面座組屋20樓樓梯口的燈,第三天正常亮著。

難道是因為兇手已經落網的關係嗎?

身高不到1米5的女子,我從15樓望過去20樓的走廊,只能看見她一丁點兒的頭頂。即便她穿了高跟鞋,我的視角也只能看見的眼睛之上的部位。

多虧她走到了樓梯口處。她沒想到原本暗著的樓梯口燈,突然亮了起來。雖然她很快就閃開,但剎那間我看見了她的身影。其實一開始我以為我真看見了什麼”兄弟“,前天看見她本人後,就讓我回想起當晚看見的身影。畢竟與這個身高和這頭金長髮吻合的人,應該不多。

新聞報導說,那個編輯因藥物與食物引發的副作用而突然昏倒,她就順水推舟,用自己的手帕摀住對方的嘴,讓他窒息而死。網絡論壇還有人爆料,說以前她在報社工作時,喜歡上一個有孩子有老公的女同事,後來她把女同事變成自己的女朋友,女同事還因此離婚跟她在一起,把辦公室搞得一片混亂。那個編輯兩次找她談話,就是以前輩的身份說她幾句,並“建議”她自動辭職。

從她皮包裡拿走的照片,據說就是她和那個女同事的親密照。現在兩人的關係如何,不得而知。我猜想她應該被女同事甩了,否則那個編輯也不會故意把照片拿走來作弄她。看那個編輯的照片一臉斯文人的樣子,很難想像從他嘴裡說出令人難堪的話,氣得人家非要他永遠閉嘴。

所以說人真的不可貌相。他在實驗室裡是受人尊敬的教授,但其實卻是搞外遇兩年的負心漢。哼。

不過現在他不是了。我今天恭喜他,說正義還他的岳父大人一個清白,順便告訴他是我又到警局提供線索的。離開他辦公室前,我也順便把手分了。

很意外地,我不感到難過,反而是鬆了一口氣。我還沒找到新工作,但沒有比現在的平靜更珍貴。

快兩點了,值班的廣播員已經換人,那檔《夜半歌聲》廣播劇自然也就取消了。哦,最近我的左眼看到髮絲般的影子的時間,竟然換成了白天。

難道白天裡會讓我看見比鬼還可怕的真實嗎?

28/10/2020;015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