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没什么才华,也不想卖弄了,纯记录。

江湖里的《英雄本色》

發布於
修訂於
《英雄本色》的内核,其实是金庸式的武侠向现代警匪片的过渡。刀光剑影,江湖义气,恩怨情仇,仍是旧式的。而警察与黑帮的对立,便是现代化。后来的《无间道》,是过渡完成的产物。
《当年情》

1986年《英雄本色》上映的时候,我8岁,整个村子只有一台18英寸的日历牌电视机,每天晚上大家会聚在村委门前的麦场上看电视。我记得《霍元甲》、《陈真》、《血溅津门》、《在向虎山行》等民族题材电视剧,还有秦腔《哑女告状》,黄梅戏《女驸马》。

得是读高中以后,进了县城,才隐约听说香港电影。学校隔壁有家录像厅,每次经过,挂在门外的音响传来的都是打打杀杀以及那个时代特有的国语对白。大陆人习惯了那些声音,以为那是港片本来的声音,以至于多年后看粤语对白的香港电影,大吃一惊,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

要等到十多年以后读大学,我才第一次看《英雄本色》,还是在录像厅。小马哥当然很帅,兄弟情当然也感人,但初见并未惊为天人。

还得再往后推十多年,在某个夜行大巴上,司机头顶DVD里放《英雄本色》,车厢里满是脚臭味,有人睡得口水直流,有人就着十四英寸的车载荧屏,被电影里反复出现的《当年情》感动得稀里哗啦。

2019年双11,趁着促销,买了一台投影仪。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躺着看电影。有一次不小心看了一部1972年的武侠片,《新独臂刀》,才发现那个器宇轩昂的美少年,原来就是《英雄本色》里的大哥狄龙。这个发现很让我震惊,被邵氏和姜大卫强推CP的那个年代的狄龙,像是只应天上有的王语嫣,谁能想到不过才短短14年,他就变成了曼陀山庄的王夫人。《英雄本色》里的狄龙,发际线几乎后退到头顶,虽然顾盼间依稀仍有《新独臂刀》的风流神韵,但对于错过邵氏的我来说,没法想像他曾是那样一个翩翩少年。

大哥狄龙的前世今生

2021年的端午夜,被《奔跑吧兄弟》里一段旋律勾起回忆,又重温了一遍《英雄本色》。狄龙出狱,靠开出租车维生,街头偶遇瘸腿的小马哥,那段人世沧桑,再一次戳中我的泪点。真的是年纪大了,年轻的时候,一定get不到这其中韵味。小马哥在山头对着狄龙说,原来香港的夜景这么美,可惜一转眼全没了。小马哥一窝端了陷害狄龙的黑帮,竟然也不用坐牢,后来说因为台港之间没有引渡条例。这些细节如今看来,也是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

《英雄本色》的内核,其实是金庸式的武侠向现代警匪片的过渡。刀光剑影,江湖义气,恩怨情仇,仍是旧式的。而警察与黑帮的对立,便是现代化。后来的《无间道》,是过渡完成的产物。

《无间道》也非常好,但《英雄本色》对于某一代人,仍是无与伦比的。那个黄金年代,多么璀璨。如今,狄龙没了,周润发也没了,张国荣远在天堂,香港人心中的大陆,和大陆人心中的香港,同时渐行渐远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