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樂Arrtoo

為了那些我心尖尖上的華語歌曲,歌手,還有樂隊,我的心變成了一顆榴蓮。 我的網站:musicmurmurs.com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七期改編賽感想

再不完成這篇第二輪就要來了! 再次感謝椅子樂團的微博提供了這張(在官博上找不到的)圖

馬賽克《瀟灑走一回》對 島嶼心情《追夢人》

我知道你跟著歌詞唱出來了。
可以,你可以唱完再看。

第一回合的主題是「爸媽金曲」,基本上拿到這組的樂隊自動獲得歌詞和旋律雙重加成。都別談甚麼情懷了,《瀟灑走一回》的歌詞放到今天仍然笑傲江湖,直指人心,「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夢裡有你追隨。」雖然已是有幾十年歷史的作品了,《追夢人》比起上期那首島嶼心情原創作品似乎更加能代表樂隊的心情,「前塵後世輪迴中,誰在聲音裡徘徊,癡情笑我凡俗的人世終難解的關懷」,這就是金曲雋永的魅力吧。它們抖落了歲月的塵埃後,依舊閃閃發光,燙貼人心。

馬賽克的改編充滿朝氣,將他們本來有點慵懶的舞廳男孩形象轉變成了向著夕陽奔跑的海灘男孩,作為開場曲很能振奮人心。島嶼心情前半部份有點喪喪的演唱讓我想起了去年痛仰的《我願意》,雖然到了高潮部分就差了一點點推動力。不過,這至少是一次展現了樂隊不同的感性,能夠令人對他們加深印象的表演(總不能光靠父母問題讓大家記住吧)。


五條人《Last Dance》對福祿壽《少年》

讓我們穿越回 90 年代吧。
你們才是閃閃發光的那個呀。

第二回合的主題是「網友好喜歡」。在看這一集前我不小心被劇透了五條人會唱《Last Dance》,那時候就想不管被誰改,這首歌都是好聽的,我又多一首歌可以加到「2020 最後之舞歌單」裡面了。多虧《想見你》把這首非主打歌又挖了出來,雖然它乍聽不入耳,但越聽越愛不釋手,不只稱得上是本年度真香魔力神曲,還騙了我去重溫整張《愛情的盡頭》專輯(話說,裡面為甚麼還有《挪威的森林》?一張專輯裡面有太多神曲簡直犯法!)而說到節目裡五條人,也是好笑到犯法,每一段都可重複觀看一百次,從他們在試聽充斥抖音神曲歌單時的生無可戀,到聽到伍佰《Last Dance》的瞬間復活。

不要用網絡神曲摧殘可憐的五條人了!

而且,我發現原來第一輪淘汰賽的時候沒加燈光沒加效果這件事是他們佛心來著,因為這一期燈光加鏡頭一配合就出大事了。果然,我就知道,五條人是個被顏值耽誤了實力的樂團。昏黃的燈光像街邊路燈,映著剪影的仁科輪廓太好看。髮廊妹的愛情短暫易逝,但阿茂的「你給的愛啊唉哎哎~」劉華上身還縈繞不絕。他們說要把伍佰唱到一千,至少,最後那段失真迷離的電吉他終調 ,一千分。

福祿壽改編了夢然的《少年》。這首歌常常被誤以為是鄧紫棋唱的,然而這種誤會也未免太瞧不起鄧紫棋的實力了。某種意義上,福祿壽這次也順便參與了 #歌詞修復計畫,把一首三分的詞改到了七分可不太容易。私心更願意當她們的版本是原唱……

從比賽的角度來看,福祿壽贏了比賽蠻正常的,因為她們精心替歌曲鋪排了各種亮點來導引觀眾情緒,就像是勤勤懇懇一定把每個得分項做好做滿的優等生一樣。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更喜愛自成一格的五條人,他們已經跳脫了「分數」這個框架。


椅子樂團 對 白皮書《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

網友說這是李子維載著黃雨萱的小摩托。
衝吧,快遞少年!

椅子總被說風格甜美,但這次《小摩托》舞台上他們是藏了暗勁的,不然也不能打成平手。我覺得適量的競爭意識對年輕的椅子樂團是一種成長助力,能驅使他們尋找突破。而白皮書則像福祿壽一樣有資優生的感覺,我會覺得這兩隊若是放在一起更有學霸對學霸的 PK 味道。 表演上,白皮書選取了小人物的角度來豐富歌曲意涵,而且編曲依舊精準犀利,台風自然散發著令人安心的北方搖滾正統感。

比起看椅子和白皮書兩隊一爭高下,我更好奇若是這兩支反差如此大的樂隊合作一首歌會怎麼樣?也許可以做一首完全跳脫現在風格的歌曲出來?


後海大鯊魚《天竺少女》對 大波浪《愛情買賣》

希望付菡不要氣餒。

後鯊的表演總是給人配不上名氣和期待之感,難道是被關到水族館裡了?歌曲中段的手鼓很棒,但主線有點散,《天竺少女》的改編擁有很多小亮點,但不知為何無法匯聚成一股讓人留下印象洪流。偏偏這首歌還碰上了變態等級的《愛情買賣》!

大波浪這首《愛情買賣》的改編是準備寫給 Daft Punk 奶奶跳的廣場舞嗎?如果流行的廣場舞都是這種等級,那華語樂壇大概要迎來文藝復興了吧。話又說回來,說不定,現在缺乏眼界和探索精神的並不是老人家哩。Carsick Cars 樂隊主唱張守望的奶奶在寫給孫子的信裡是這麼說的:「藝術從頭到尾都是個人行為,甚至是極端個人主義才好,否則就沒有藝術的創新和獨特。但是獨特也要有適度的問題, 為了獨特而獨特走向極端是另一種膚淺,甚至是另一種有欺騙性的平庸。」哇。

請奶奶加入樂隊寫歌詞! 微博 @牯岭街少女

《愛情買賣》的原曲是首單純直接容易上口的「爛情人控訴書」,雖然俗氣淺白,但自有庶民的頑強生命力。至少,需要在 KTV 裡借歌消愁的時候,《愛情買賣》可比故做文藝扭扭捏捏的「高級歌」來得痛快多了。不過,在相親的時候,告訴對方自己喜歡聽這類神曲的話不啻自毀形象的行為。喜歡神曲這件事是跟羞恥感牢牢綁在一起的。

所以,當主唱李劍大方承認他很喜歡《愛情買賣》的時候,我是有點訝異的,畢竟他在初舞台時留下了跟重塑相似的菁英印象。看了表演,才發現他是真心喜愛這首歌,而我認為大波浪眾人的真心是這次表演能夠成功的關鍵。他們沒有把鄙視這首神曲,把它當成累贅或需要回收的垃圾,而是握起原曲的手,帶著它一起衝出了桎梏(甚至次元)。

大波浪雙主唱的配置正好詮釋了這一買一賣的雙面性:一邊是強烈外放需要別人注意的,另一邊是機械僵硬又充滿控制欲的。也許大多數孽緣都是如此,希望與絕望並存,真心與謊言共振,所以總是剪不斷,理還亂。有網友說《愛情買賣》展示了大波浪最恰當的狀態,但這還不算是他們最能打的表演。哇,不管這是不是廣告詞,我都很想看看大波浪的現場了。


改編賽緊接在第一輪淘汰賽後面,除了能製造「獨立」對「流行」的話題,在流量成了品牌成功指標的如今,也肩負著讓這個節目破圈的重任。以樂評人耳帝的微博反應看來,五條人和大波浪算是完成了第一輪引起大眾關注的任務。這禮拜的第二輪能不能再出幾首熱歌,拭目以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第一輪感想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