嵐音社

嵐音社, 生活音樂提案顧問, 致力於音樂與生活寫作,以及大提琴教學。歡迎一鍵追蹤嵐音社的各平台動態: https://qrco.de/bbBcnF

你曾想過嗎?誰來打包你的人生?

其實我才剛出過車禍,這一週以來減少了外出授課的頻率,很多時候待在家裡養傷。只是皮肉傷,最嚴重的是胸口挫傷,只要深呼吸、打噴嚏,胸口就像是千刀萬剮似地疼痛。

對比許多在車禍中傷亡慘重的案例,我的傷已經很輕了,不過在危急的那一瞬間,我想任何人都會在腦中閃出人生的跑馬燈吧?

這輩子做了什麼、還沒做什麼?什麼才是最重要的而以前都忽視了?

有些人撐不過這些劫數,就只能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讓別人打包你的人生,想來不可悲嗎?

其實去年我才寫過這篇文章:《你曾想過嗎?誰來打包你的人生?》(曾刊載於Cheers快樂工作人),這陣子經歷過車禍後,又再次重新思考人生的完整性與自主性,以及曾經堅持的價值觀。

今天再次分享這篇文章,希望大家一同來省思。原文內容如下:


幾年前,我們幾個玩音樂的朋友共同認識的一個樂器商業務私訊跟我們說:

「請問是否能在他姪子的告別式上演奏幾首曲子?」

原先我是婉拒的,但聽那業務細細道來,到最後我覺得這個忙非幫不可。

在某一個尋常時刻,他那正值大學青春年華的姪子,在某個路段騎著機車被違規的汽車撞上,最後傷重送醫不治。還有著大好時光的青年,對於身邊的親友還來不及說上什麼,夢想也還來不及完成,就已經撒手人寰,徒留親友忍痛為他處理後事。他的父母深知事已至此無法挽回,選擇與肇事者和解,開始整理孩子的遺物。

他的父母說,平常不太清楚孩子喜歡什麼,但是在整理手機和隨身聽時,發現裡面有好多陳奕迅、Beyond的歌曲,於是他們猜想這些應該是孩子喜歡聽的歌,便和那樂器商業務討論,希望可以找到樂手在告別式上為孩子演奏大約三首他最喜歡的歌曲。聽那業務說完緣由,我心想:

這是我目前聽過最理想、最溫暖的告別式了!哪有不幫忙的道理?

當有人為你的人生打包,你最希望他好好收藏什麼?

日前我看到台灣壹週刊對大提琴家張正傑一段名為「再見不是結束」的訪談。張正傑為國內知名大提琴教授與演奏家,他最有名的學生當屬前中央銀行總裁許遠東先生。然而多年前的一場大園空難,讓許遠東先生也成了來不及告別的人。

張正傑在影片中提到:許遠東先生非常愛好古典樂,但是在靈堂卻只是不斷地播放「南無阿彌陀佛」。現場沒有人反應,也沒有人敢說,最後許遠東先生高齡九十多歲的老母終於出來說了:

「我的兒子喜歡的是古典音樂,你們怎麼放這個呢?」

人身處於世,無論其功過,到了要離開人世時,無不希望對自己的人生好好地做個總結。然而不是每個人都來得及完成這件事,往往看到的都是身旁的人代替著自己,粗暴地、草率地、武斷地將你的人生打包。

我們常開玩笑說:婚禮是辦給父母看的,喪禮是辦給親友看的。人生最悲切莫過於此,你無法選擇怎麼說再見,連事關重大的生命儀式,也毫無置喙餘地。

從許遠東先生的例子來看,當然「佛經」與「古典音樂」只是兩種不同類型的音樂,我認為所有音樂都是平等的,並無優劣之分。但最大的問題在於:你是否武斷地認為這個場合、為了這個人好(例如能夠往生極樂世界)、為了某些功能的取向,或是只想輕率而息事寧人地選擇了某些音樂,卻忽略了這個人在世時有他熱愛的事物、想完成的夢想?

往往在人生的最後時刻,我們才能看見周遭的人對你是否真正地溫柔。

奇怪耶!一直為了退休而規劃理財,卻不敢直視那人生最終一刻?

許多人將焦點放在幾歲退休、多少錢才能退休、退休後能活多久,但少見有人討論退休後要做什麼、如何培養退休後的喜好與興趣、甚至是怎麼交代好遺囑後事,仍然有許多人感覺觸霉頭而不敢正視。

保險業務員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

「明天與意外不知道哪一個先來!」

姑且不論人會因為什麼原因而辭世,但它無可預測卻是事實。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不論你正處於生涯的哪個階段,請你都要好好地思考:

哪些事情是我喜歡的卻一直沒有去做?

我有沒有藉由我的興趣來認識同好?

有沒有能夠理解我、支持我的人?

完成了哪件事,我的人生不會再感到後悔?

如果許遠東先生如此事業、地位已有了相當成就,卻遲遲未能投入興趣,而身旁也沒有人了解他對古典音樂的熱情,恐怕連他的母親到最後一刻也不知道怎麼好好地跟兒子告別,更遑論數年後國際知名弦樂四重奏樂團 Alban Berg Quartett (註)選擇以許遠東先生的追思音樂會來作為其樂團解散的告別演奏。

因此,當你還有運用生命的餘裕,慢慢地發現、培養自己的喜好,與身邊的人們建立起良善的關係,珍惜那些看似理所當然,實際上得來不易的幸福。

興趣就像一朵雲,

當你在路途上走累了,

偶而抬頭仰望,

他始終陪伴著你。


註:Alban Berg Quartett(阿班貝爾格弦樂四重奏)為世界知名的室內樂團,成立於1970年的維也納。來台演出時,許遠東先生總是熱情招待,並且全程陪同,雙方建立起緊密的友情。

原先打算2008年七月在巴西最後一場演奏結束後解散,但他們延後至許遠東夫婦追思音樂會結束後才解散。


歡迎在Matters追蹤#嵐音社

在各平台追蹤嵐音社:

https://qrco.de/bbBcnF

在各音樂串流平台,欣賞我們的作品:

https://qrco.de/bbBbzP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歡迎您贊助我們,或是成為「讚賞公民」,並按下下面的「Like」5下,來支持我繼續寫作喔!謝謝您!

Jan Tinneberg on Unsplash


身為一個音樂老師,我所收到最大的禮物是「這個」

你願意犧牲什麼,來換取理所當然的美好?

紐約愛樂創團125周年,舞台上竟然出現了琵琶和尺八!作曲家如何突破各種障礙,使理想得以成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