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羊

我从铁屋来,想到自由之地去。

古拉格国的索多玛自由主义

發布於

对于美国大选,无论左右两派有多少分歧,但是有两个问题是我一直困惑不解的。

第一,媒体权力。

媒体有宣布哪位候选人胜选的权力吗?

媒体有审查言论的权力吗?


而且,媒体审查的全是川普支持者和共和党的言论。

如果推特和脸书用川普及其支持者散布的是虚假信息来为自己辩护,这是循环论证,没什么意义。

第二,民主党的黑名单。

民主党议员AOC女士、支持拜登的专栏作家Jeniffer Rubin女士,以及民主党支持的antifa都公开在推特上宣布要建立所有支持川普的官员、工作人员和普通人的黑名单,对他们进行清算。如下图:

这两点,中国大陆人一点都不陌生。因为有切肤之痛,我难以理解华人左派对民主党的支持。

根据美国民主党所推行的政策,我把现在的自由主义称为索多玛自由主义,这种自由主义符合并能满足左派的人性自由落体运动即堕落的需求。另一方面,古拉格需要底层索多玛自由主义者作为他们的僵尸部队,上层索多玛自由主义者则用专制的权力保证自己的腐败生活,参见现实中的前苏和现中。于是索多玛自由主义和古拉格完美结合,名曰古拉格国的索多玛自由主义。对我来说,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左派的逻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