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30653 
哑羊

书中无事| 文艺二则

一、 杨绛与张爱玲 杨绛在写给友人的信中,曾经这样评价张爱玲:“我觉得你们都过高看待张爱玲了,我对她有偏见,我的外甥女和张同是圣玛利女校学生,我的外甥女说张爱玲死要出风头,故意奇装异服,...

12
哑羊

书中无事| 中国的隐士传统和西方的parrhesia

十四岁的小加图( Marcus Porcius Cato Uticensis) 问老师撒尔佩东(Sarpedon):“为什么没有人杀死这位独夫?” 撒尔佩东说:“孩子,他们恨他却更怕他。

哑羊

人间小事|衰败

我坐在长椅上,等着医生叫我的号。那是冬天。从夏天开始出入于医院,闻着医院的味道,有时候会条件反射地恶心呕吐。以前看见被疾病折磨的人,总觉得他们的人生特别难熬,轮到自己,原来无论多苦多难,都得捱着。死比生容易,生比死更苦,可是这苦,多数人都能吃下去,而那容易的路,还是少有人走。

20
哑羊

天下大事| 被封禁的总统和7500万人

真是没想到啊,令人尊重的宪法学者,被下课和禁言的大学教师张先生,居然认为一个可以左右和操纵舆论的大科技公司封杀这个傻总统不侵犯言论自由。张先生在微信公号默存写过一篇文章《禁言特朗普时美国言论自由的倒退吗》(2021年1月9日)。

哑羊

两位不一样的教宗:方济各和他的前任本笃十六世

2020年11月26日,现任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在New York Times上发表文章A Crisis Reveals What Is in Our Hearts,文中谴责那些政府封城政策的抗议者自私,认为他们不为别人着想,只考虑自己的自由,并说:“寻求共同的善远远超过个体的全部的善。

哑羊

古拉格国的索多玛自由主义

对于美国大选,无论左右两派有多少分歧,但是有两个问题是我一直困惑不解的。第一,媒体权力。媒体有宣布哪位候选人胜选的权力吗?媒体有审查言论的权力吗?而且,媒体审查的全是川普支持者和共和党的言论。如果推特和脸书用川普及其支持者散布的是虚假信息来为自己辩护,这是循环论证,没什么意义。

哑羊

成为一个保守主义者

今年以来发生的事情,使我重新反思关于进步的问题。从我理解了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这两个概念的意义之后,我就认为自己是个保守派。而此前,我是支持环保、难民、女权等议题的,但是那时候我并没有认真去探究这些议题背后更深层的逻辑和制造出这些问题的系统。

哑羊

我们现在怎样做女人?

当然,这个题目是模仿鲁迅《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而来,但是我却没有鲁迅那样的犀利和气魄直接给出答案。我心里是有一个自己的看法的,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但是那个看法并不能公开而坦诚地说出,那么,我们就在外围打转,在枝叶上做一点修剪吧。也许迂回曲折,也许看似关涉不到什么痛痒要害之...

哑羊

我的人性观与政治立场的选择

北大每学期开学后不久,大约第三四周,会在三角地举行club fair进行社团招新,戏称百团大战。我最喜欢的社团是吉他协会。在未名BBS的吉协版精华区,保存着吉协史记,“史记”由吉协最早的几位创始人、历任会长和核心成员写成,后来者可以不断补充。

30
哑羊

拉姆之死

拉姆是一个男人害死的,但是拉姆是男权文化害死的吗?不错,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国家仍旧是一个男权社会,但是害死拉姆的,不是男权文化。在这个世界上,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会有拉姆前夫那样的人,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拉姆都会死。我们总以为自己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可是为什么一个所谓的现代文明社会会助长本该慢慢消失的男权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