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羊

我从铁屋来,想到自由之地去。

书中无事| 中国的隐士传统和西方的parrhesia

發布於


十四岁的小加图( Marcus Porcius Cato Uticensis) 问老师撒尔佩东(Sarpedon):“为什么没有人杀死这位独夫?” 撒尔佩东说:“孩子,他们恨他却更怕他。”加图回答:“那么,为什么你不给我一把剑,好让我刺死他,将城邦从奴役中解救出来?”


西方思想是以两个重要的死亡事件为基点展开和发展的,一个是苏格拉底,一个是耶稣。为了真理和拯救,死亡是应该和值得的。但是,中国的传统中,或者是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或者是乱世避祸自我保全。为什么中国的隐逸传统如此受到推崇?一个人只要不是在兽群中长大的,就一定在一个共同体中生活,并对共同体负有责任同时享有权利。政治的恶是根本之恶,不能面对和祛除这个根本恶,谈任何个人的善都是自欺欺人。不敢面对恶的、没有勇气为了真理而奋不顾身的、逃避苟且的隐逸有什么值得歌颂和骄傲的呢?甚至还好意思自诩为淡泊功名、超然物外?

隐逸是对苟且的美化。

真正的诗和远方是真理。


我们只有苟且,还有到丽江去的小资式的自我陶醉、自我欺骗的诗和远方。


Parrhesia, 说出真理,并且是无畏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