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山西自產煤產自西山 👉https://linktr.ee/maryventura

雕塑展覽|蛻變

發布於

近日裡搬家,斷斷續續快一個月過去了,中間又沒有網絡,與世隔絕,看了些短小的故事,日後再寫。疫情數字直線上升,在新家的日子自然更舒服。時不時想起那句「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其實在「新」「舊」之間總還是兩難的。臨走,看了一個雕塑展覽,沒有什麼高深的介紹,這樣我更喜歡,一人一個理解。

「窗」內外的景色

來看的大部分是銀髮族,在諾大的園子裡悠閒地逛著,一個雕塑裡外、遠近看半天,幾乎沒有人拍照,再閒遊似的出去。想想這樣的生活還真是愜意,誰說生活不能慢下來,其實,說不能慢下來的都是腳下踩著金花鼠的小輪型籠子,但可以停啊,可以駐足啊,四下裡看看,想想,像是對著鏡中的自己說:「沒什麼,累了就要停下來」,回味與回望,接下來的路或許就不那麼匆忙了呢?

倒影

雕塑展覽的佔地這樣大,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駐足間不必擔心摩肩接踵,有足夠的空間讓參觀展覽的人從一個詭譎的雕塑帶來的遐思裡慢慢抽身,再帶著思緒於另一個雕塑前停下,說不定哪一段的飄渺思緒就真能讓妳一抬頭看到那通天的梯子。

通天的梯子

整個園子裡最中心的位置是一個旋著向下的大型地陷,不過不是天然的,而是旋得圓圓滿滿,砌了水泥,建了棧道,為的是地底下中間玻璃展櫃裡一隻蟲子蜕下來的皮。

「蛻變」的棧道與地下玻璃櫃裡的蜕下的皮

抽象與比喻意義上,似乎在英文、德文裡總是把「蛻變」與「變形」——metamorphosis——聯繫起來,或者說語言上更傾向於這個詞,因為動物的「蛻皮、蛻毛」是另有專詞的。中文中的「蛻變」卻取了動物身上的那個「蜕」字,覺得很有意思。尤其是兒時常看到各種蟲子蜕下來的、完整的軀殼,蜘蛛的、蛇的、螞蚱的,好奇之外總想這是很有趣的過程,語言裡將這一種生物界的事件與人有時的「脫胎換骨」結合起來,似乎也是兩難吧,可以說好、有趣,說不好的,也自然有其緣由。

雕塑家的匠心在於想讓人們順著棧道環繞走下去的期間感受「蛻變」。此時,如果觀展人的語言中如若有中文中這樣「蛻變」的結合情形,是不是會感受更直接些,而非在思維的時候選擇只用於動物的「蜕(皮、殼、毛)」一詞。

想著想著,也走到地陷下面,看了看透明泛黃的、蜕下來的蟲子「軀殼」,表達這樣的意思似乎有些興師動眾了,不過觀展人多默默不語,沿著棧道上下,確實給了思考的空間,把搬家當作一次「蛻變」吧。霎時,一切都可以是新的!想到這,忍不住要手舞足蹈起來了呢——

手舞足蹈?


【©|先感謝拍手👏支持的每一位,「蛻變」之後似乎又要回歸往日的生活,書也可以又多讀幾本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東亞文化博物館之物件•地點•人

Encountering a Chinese horse--Engaging with the thingness of things 遇見中國馬--具有吸引力的真實物件

讓愛發電計劃-台北藝文展覽筆記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