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旋风

less judgement,more understanding

       刀,利器也。拿在厨子手上,可以烹饪出美味佳肴,甚至满汉全席;而拿在罪犯手上,却可以血流成河,惨不忍睹。这就像政治,不同人的手上会玩出不同的花样。当你在内地受到言论自由压力的时候,向往国外,但当你看到国外的民主自由造成的时局混乱,你又开始留恋内地的鸟语花香。所以很多时候看问题分析问题的着重点的不同会造就你的世界观价值观的偏离。而要想在如今互联网全球化各种言论视听充斥下的社会分辨是非,只有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做到客观公正不被洗脑。

       我原来所持观点是瑕不掩瑜,即便出现有些不好的情况,但只要大体上是好的,我就认为这点瑕疵没有大碍,而且什么事情都有利有弊,如果要十全十美也很难成事。但现在看来要更正我的观点了,很多事情就是因为有了这些不良因素,让事情走向开始变质,而参与的各方都可能有自己的目的,他们大可充分利用这些政治智商低感情用事的人来做文章,孰是孰非难辨真假。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难道不觉得如今之香港很像89年。香港的两类媒体发出不同的声音,截然对立,已经势同水火,大家都觉得自己报道了真相,是对方在颠倒黑白。而高层之间的沟通协商已成奢望,也许待更高明的政治家智囊团来处理这个烂摊子才能解决。倒不是说特首自身能力有很大问题,只是她高估了自身的实力,低估了反对党的能力,操之过急,反应迟缓,造成这种局面确实难辞其咎,现在这个局势,无论让谁接手都是烫手的山芋,也无法预知成败,即便仅有32%的民意,你怎么知道不可逆流而上,只要自己初心为公,就不怕那些蹬鼻子上脸的嘴脸,这也是我对于这个铁娘子的期望。因为我也不想发生更为不好的事情。那里还有我喜欢的人,需要和平和安宁。

       也许有人会说,大陆人是被CPC愚化洗脑不可救药,不懂得何为自由,只配做奴隶。首当其冲就是墙,其次就是删帖,另外就是禁止妄议(当然由于是概括,可能用词并不是很准确)。但是当下局势我开始理解墙的作用,这个我后面会提到。这跟我上面说的不良因素有关,一锅粥香喷喷,但由于这些不良因素造成了一锅粥都没法吃,这是事实。香港好的地方在于自由,也由于其特殊的地位,你可以说是畸形,也可以说是特色,毕竟他享受了很多天然和人为的好处,利用这些机遇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有利自然还会有弊,它的自由被无限放大。导致政府无论怎么做都有质疑的声音,反对党之所谓反对党,政府每项议题和工作的推进尤其是重大改革,就会有铺天盖地的反对声,要知道大陆是一党制,推动改革都举步维艰,毕竟改革就是要损害某一方的利益,就是有利有弊的,但正是因为不改革就永远固步自封没有发展,无法适应日新月异的时代进步,所以改革又是不得不做的事情,可想而知香港如果要有改革,那将是多么大的震动,所以从董特首的“八万五”计划到粱特首的政改都以失败告终be water。当然失败有很多原因,也许客观因素居多,但如果因为怕摔倒就不走路,怕噎着就不吃饭,那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了。无为之治有它好的地方,这是小富即安。但社会是不断发展的,国际形势经济形势也是随时风云突变的,如果你不随之而改变,有可能就会被淘汰。中国在讲改革,美国也在讲改革,香港难道不应该有所改变么。     

      然后港人会说,对呀,我们这一段时间做的事就是要追求改变。那我们再回到事情的开头和示威者的诉求上来。当然有个前提这个需要明确的,无论哪个国家的政党都是主张民主和自由的。至于是不是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不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因为那有点偏离主题。诉求基本上主要有五个(根据行动的升级,可能会有变动):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取消暴动定性,释放被抓示威分子,追责警察滥用暴力责任,林郑月娥下台。然后因为港府的不回应导致游行不断升级,甚至冲入立法会,侮辱国徽再到光复元朗行动等等。香港媒体(除所谓亲中派)大部分都是美化所有示威者的,作为普通百姓来看,两类不同媒体报道的角度和事实真相的阐述,很多时候是截然相反的。到底谁才是客观的,即便是参与者也不一定能够知晓。媒体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带节奏,而且标题党更容易抓眼球,用一个“疑”字就可以逃避以后很多责任,要知道国内发布虚假消息的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如果并不确定所传播内容的真实性就开始引导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职业态度,我觉得媒体还是要回归客观的立场,尤其是自媒体。我通过各种媒体拼接的全部过程,能够感受到大家都是爱港的,大部分示威者都是善良的希望社会变得美好,我这是喜欢香港的原因,因为它给予你最大化言论自由的权利,甚至超过了大部分发达国家。而且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也是我提倡的,这就好比一个美好的目标。但我知道这个过程很漫长,你要一步到位这是不可能的,这也违反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即便是号称自由民主的美国,也依然不是最好的民主方式。所以可否想想现阶段大家所要的民主和自由的方式,或者说小目标是什么。也就是经过了这几个月来的斗争,大家要争取到什么,能够争取到什么。我觉得很多人并不清楚。仅仅只是这个五个诉求么?当然不是。

       其实这五个诉求你说港府没有回应么,不用回应,很多我们自己都可以回答。撤回?人家都说了暂缓,甚至都说了寿终正寝,还要怎么样?我个人认为,这是谈判的艺术。你为啥要强制对方的用词,汉语博大精深,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但相互给面子是中国人的礼节。何况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在林郑月娥任期上是无法实现的,又何必吹毛求疵在一个词语上斤斤计较;取消暴动定性,这个也改口了,大部分示威者是和平的,少部分激进分子是暴徒;释放和追究的问题,这个是司法体系的问题,都需要法院来判,如果随随便便抓和放,那反而不符合香港的法治精神;至于最后一条,这也不是林郑月娥单方所能决定的,毕竟他还有支持者,不能你反对她,她就下台。更何况换谁呢,下一任一定会比她做得好,谁也不敢保证。所以对于这些诉求其实早有答案,如果仅仅是打着这些旗号来说事,确实有点刻舟求剑了。当然还有人会说,我们每次的活动的主题都不完全一样,比如西九龙,比如机场等等,很多都是向内地讲述我们的真实情况,但什么才是真实情况,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你有言论自由,他们也有,如果因为政见不一,要强制灌输,也未尝不是一种专制。当然彼此都会说被洗脑,其实只是站的角度不同而已。说白了反送中的源头就是对于中央政府的司法行政体系不信任造成的。好像通过了这个法案就干涉了香港的司法独立,其实是对一国两制的公然挑衅。中央政府的专制统治要提前进入香港了。事实会不会向大家所担心的那样呢?

       而这又回到事情的起因,台湾凶杀案事件了。正是因为这个案子导致受害者家属向港府提出需要修改条例,可使得罪犯能够得到应有的审判。初衷是很好的,但修改条例涉及到了大陆,那就有人开始做文章,把弊端扩大化。担心中共会正大光明抓捕异见者,香港言论自由将受到挑战等等。大部分改革的事情都是有两面性,港府提出来的初衷也是为了香港不要成为逃犯天堂,要让罪犯绳之于法,这是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在于对于大陆一党独大,干预司法审判而造成的不公的担忧。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的,其实应该出去走一走,在一个地方呆上一段时间,你才能真正了解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中共真的那么可怕么?其实朝鲜也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美国没有禁枪,但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恐怖。香港与大陆如此之近为啥还有这么深的隔阂。媒体、教育等等多方面造成的吧,当你经济繁荣的时候自然会有一种趾高气昂的态度,而觉得别的地方都是蛮夷。在大陆也有上海排外说(上海本地人不喜欢外地人),更何况一国两制的香港,这其实是一种偏见。其实大陆的政府很怕群众的,现在资讯互联网如此发达,老百姓的维权意识不比其他地方差多少,只是大家都不富裕,都忙着搬砖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折腾。何况政府的反馈渠道很多,通过正当的手段去提出自己的诉求其实大部分都会有答复。这些也只有生活过之后才能够了解。

      我个人认为香港的三权分立是理论上比较先进的法治体系(虽然大陆也有说辞,说都是外国人把持法院,但我相信本着对于法律的尊重,不可以以国籍来衡量体系的公正严谨),但现在部分激进示威者公然践踏法律的尊严占领立法会,侮辱中联办国徽,袭警,非法集会……,这其实相当于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如果当下的司法体系都无法遵守,有何理由担心大陆那边的司法不公。甚至部分媒体还堂而皇之开始给他们美化,转移错误的源头,甚至给出合理化的说辞,成为某些议员嘴里的英雄。甚至是给予因为政府的不回应,只能提升游行示威的等级,并且是因为在运动中进步,武装自己,不是我们的错,是政府的错。这种跟给杀人犯的母亲定罪有什么区别。就算是母亲把小孩生下来,或者可能对孩子的教育没有做好,那也不能成为孩子犯罪的理由。破坏公物,袭警,恐吓,这些在哪儿都将视为犯罪。如果自己不反思,一味地批评对方,好像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过去。另一面,正是因为有墙,大部分陆人并不知道岛上发生了什么。之前我认为信息封锁,言论屏蔽或者删除,这是对于言论自由的公然践踏,作为一个有思想有分辨能力并且理智的人来说,剥夺我这种自由确实有悖人权。但是大陆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什么样的人都有,各种层次不齐,各种品行的人的声音都会出现。在港岛上可能只有百人的偏激分子,但在这个幅员辽阔的大陆上可能会翻几十百倍,甚至几百倍,当这部分激进分子被激化,不分青红皂白,把示威者都当成港独分子,那就无法收拾了。同样,港人也会说,你这就片面了,如果大陆人都知道了真相,说不定全部都站在我们一边,那中央政府不就更头疼了,但其实我觉得结果可能是正好相反。然后港人又会说那是因为你们被洗脑了,其实这就是因为双方的信息交互并不对称造成了。香港的很多媒体和教育传递给港人的大部分都是大陆的负面消息,而大陆好的一面是很多香港人无法体会的。而大陆对于香港的报道也主要是报喜不报忧,毕竟港人治港,也是尽量不要挑起两地纷争。如果换位思考的话,这种解释更为恰当。理性来说,中央政府和绝大部分中国人当然希望香港这个有特色的地区成为整个版块里面的一道靓丽的风景。何况现在是和平年代,虽然内忧外患,但是中国能够依然是世界第二屹立于世界之林不可谓不坚挺。现在社会安定,就说明总体上来说现在的大部分规律都是符合当下社会发展的,人民安居乐业,即便总有不如意,倾听公众的声音不断完善,至于是否完全采纳,也有赖于相互平衡各方利益做出可行的方案。所以你无法评判哪种就是对的,哪种就是错误。这种都是犯了绝对主义的错误。历史的车轮是不断前进的,你无法倒退。每个制度都在不断与时俱进,所谓不进则退。跟上时代变革的步伐你就可以一直立于不败之地。而当下正式发展的好时机,如果不利用起来,天天为了自己党派的私利,挑动民粹,夸大事情的弊端,给社会制造恐慌,不去全面分析好的一面,修改掉弊端,甚至蛊惑民心,主观灌输思想给年轻人,最后演变成犯罪的暴徒,看得都让人寒心。而事后不反思还继续美化鼓励,所有过错归咎于政府,自己毫无愧疚,只有愤怒。那所得到的也将会是一场空。而那些的孩子还以为自己在勇敢地做正确的事情,其实本来他们可以做得更好。也许不久的将来他们本可靠着自己的努力走进立法会,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去治理自己理想的家园,现在却沦为罪犯,前途尽毁。可叹,那些幕后的推手,那些媒体,那些党派却可以置身事外,做老好人。这就是政治的残酷。其实很多大陆的民主派人士很羡慕香港的民主派,他们觉得如果他们手上有像这些民主派议员一样多的话语权的话,可以为百姓做很多事情。但现在他们基本上只要牵涉到跟大陆或者威胁到自己的利益的议题不分青红皂白就反对,就挑起事端,真是让人失望。

      激进示威者觉得占领立法会是一种活动的升华,是一种表达自己政见的荣耀,其实立法会就是一把刀,但你不去怪罪使用刀的人,而去破坏这把刀,这种思维方式,可想而知的结果。你们所谓的民主是打算建立在暴动的基础上么,我理解你们的担忧,但现在我批评你们的做法。请回归理性,因为以暴制暴想得到结果除非你有军队,如果没有,那结果必然会偏离你的预期。

       最近西九龙高铁站和机场游行的目的就是告诉大陆人香港发生了什么。确实很多大陆人不知道香港发生了什么,央视也仅仅报道是部分港独分子搞破坏,香港警察严格执法。要是更多的大陆人知道了全过程,我觉得大部分大陆人会更加对于香港的激进分子产生反感。因为大陆人现在大部分生活得比较安逸,虽然对于社会有些抱怨,但这很正常,人都是向往着更好的生活,有不满意才更有奋斗前进的动力,生活才会更美好。你所有的质疑,在大众看来只要牵涉到大陆有关的东西,就认为干扰到港人治港,干扰到香港司法独立,干扰到香港选举,干扰到西方的民主。你认为香港是好的,大陆就是专制,就是不好的。认为大陆人就是被洗脑的,装睡的,如此狭隘,摒弃其他文化的思维方式其实也是一种没有解放思想的思维。同样换位思考,大陆人如果知道你是这么看他们,他们会怎么看你呢。我个人观点,相比很多出来看世界读书或者工作的大陆人来说,他们接受了中西文化冲击,他们更能中庸两种文化的利弊,达到相互理解,反而不会这么偏激,这样对于相互理解是有帮助的,而单边思维的人也许没有来过大陆,亦或者没有在大陆生活过,只是通过一部分媒体一部分人去了解他们,这里面有多少主观因素,就好比现在我们了解朝鲜和印度。其实也是非常片面的。如果要双方真正沟通了解,还需要敞开心扉,去亲眼看看去亲身经历其中的生活才能知晓。

      至于光复元朗的行动,起因是白衣人打黑衣人。然后就有各种版本,黑警一家巴拉巴拉,甚至于中联办还有幕后策划,我在想香港媒体人都可以这么自由,随便怀疑不用负责的么,如果证据确凿,那确实起到了舆论监督的作用,但如果是虚假的呢,算不算人为制造恐慌,散播谣言呢?因为我知道在美国你骂美国总统没关系,但是媒体人要是敢公开骂美国,骂美国警察勾结黑社会试试,估计诉讼程序都能把你这家媒体公司整垮了。而这个事情的起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的,版本太多了,政府官方暂时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各大媒体各显神通。但是我个人的判断,如果没有人去元朗挑事,一般不会有组织的去暴力袭击路人。你会说收钱,你会说幕后有黑手,但现在暂时你没有证据。我只是想请问一下某位议员,你没事带人去元朗区干么。你要知道美国大选的时候共和党基本上是不会去加州拉选票的,因为那相当于浪费钱,因为加州一直以来都是民主党的票箱。你这位议员去元朗搞宣传,你这不是自找苦吃么。何况元朗那个时候也不属于游行范围。之后在港铁站,卷帘门是关着的,那个火爆的黑衣人是不是在挑衅,被激发的白衣人把卷帘门拉起,然后就成了很多媒体后半部分报道的打人。当然只要是暴力就要受到惩罚,无论是不是黑社会,无论你之前是不是有理,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样那些激进的示威者,当警察同意你们游行的时候,是给予你们行程路线以及时间的,你在这个时间段过后不是主动回程,而是聚集向非示威地点搞事,你认为警察要不要管,要不要驱逐。冲突之后怪警察黑警我觉得有点强词夺理。你可以说我支持警察,同样我也很支持大部分港人的游行,但是主办方宣布活动结束,就应该按照社会正常的秩序回到你本来的生活当中,而非去占马路,去冲击警察防线,甚至做出更多违法乱纪的事情。这个周末更是如此,警察明确以安全原因没有批准元朗的游行,但示威者依然以各种理由,到了元朗。如果大家确实是本着自己号称的理由来的,警察也就睁一眼闭一眼过去了,但是最终还是演变成暴力冲击,那警察的执法就更严厉了。所以这个周末警察的抓捕更加利索。我这里不是在表扬警察的战斗力,我是在想如果继续以这种方式来实现自己所谓的理想和诉求的话,只会让自己发声的渠道越来越少,如果警察就是以安全问题不批准你的游行,你下一步又该如何。因为现在每次游行最后都会发声冲突,主办方每次都以活动已经结束,后面的安全问题甩锅给警察。现在警察也学乖了,不给你批,你咋办了,所以我看到一篇文章说现在来到临界点,未来的路怎么走,发人深省。

      无论什么运动,都是要有纲领有目的有组织,现在号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如果不能齐心协力如何能够实现大家开始的初衷。民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每次的运动都要有所谓的成果,比如增加民主派的席位,增加话语权等等,这都是谈判的筹码,彼此之间秉着对于香港的爱,对着香港未来的期望去沟通才是最终要成全的事情。如果一味地暴力反暴力,结果受伤的永远是自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