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453 
Shawnliu

隔离期间,我们都聊了些什么?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刘鸡鸣」 本以为一个崭新十年悄无声息地就开始了,谁料想它给了我们一记闷棍,让人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个新的十年,一开始就来了一猛子急刹车,全世界仿佛都被摁了一个暂停键。

5
Shawnliu

所有人都在致敬李文亮,但没有一个人想要道歉。

(关注微信公众号“刘鸡鸣”,查看更多文章)011961年,阿道夫·艾希曼坐在耶路撒冷的审判席上,众所周知,他是纳粹德国对犹太人“最终解决”种族灭绝行动的决策人。在审判政治犯时,往往会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即罪犯本人并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具备犯罪动机的人,所有的犯罪行为都最终指向了他所服从的巨大体系,可以称之为“责任转嫁”。

Shawnliu

我們都是革命派:關於“樣板戲”藝術政治化的思考

2019年6月22日,當筆者第一次坐在劇場裏,親眼觀看一部“樣板戲”作品,發現自己對這種藝術形態如此熟悉又陌生,以至想要更多了解有關“樣板戲”的前世今生,於是便催生了這篇文章,企圖為自己做出壹個回答:“樣板戲”是如何被創...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