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的叶子

时光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Time is fair to everyone

做人的烦恼

發布於
世间名利客,苦海迷梦人.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Spade S,牛奶咖啡。,逃跑计划。 - 星游记的奇迹mix


女婿向岳父抱怨自己老婆,说她常常如此这般,有时居然如此那般。岳父听完后回答:“你说的全都对,所以她才会嫁给你啊!” 这则段子道尽了人生:你所遇到的人、所发生的事,当然不尽如人意,但毫无例外,都“配你刚刚好”。这就是人生实相。

人常感到无奈或忍不住抱怨,就是因为看不见这个无所不在的人间实相。因此,他们的人生充满了“不得不”:遇见了这种人真的倒霉,但不得不;发生了这种事太离谱,但不得不;进了这家公司太委屈,但不得不…不得不,就是半吊子人生,意味着对自己的处境既不愿面对、接受,又无法处理、放下,卡在半空中,除了无奈和抱怨,还能做什么呢?这种时候,唯一的出路只有“转念”。因为不得不的感受,大部分出自未被认真检视过的念头。世禄之家有种不怒而威的震慑力,这种震慑力来源自其丰厚的文化底蕴。真正能被称为“世家”的,仅仅是指上流社会的前两个等级,至于暴发一族,即便家财万贯,也当不得一个“贵”字.一代代累积起来的历史资产,也就是所谓的文化性. “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

富二代”通常被认为是这样一些青年——家境富有,意愿实现起来非常容易,比如出国留学,比如买车购房,比如谈婚论嫁。

消费现象,往往也倾向于高档甚至奢侈。和“二世祖”们一样,他们往往也拥有名车。他们的家庭资产分为有形和隐形两部分.

当下青年中,他们是格外重视精神享受的。他也青睐时尚,但追求比较精致的东西,每自标品位高雅。他们是都市文化物质消费的主力军,并且对文化标准的要求往往显得苛刻,有时近于尖刻。他们中一些人极有可能一生清贫,但大抵不至于潦倒,更不至于沦为“草根”或弱势。

很多人成为物质生活方面的富人对于他们既已不易,他们便似乎都想做中国之精神贵族了。事实上,他们身上既有雅皮士的特征,也确乎同时具有精神贵族的特征。

杠杆性群体:新媒体从业青年、新文艺从业青年。新媒体从业青年是指在体制外从事新闻内容生产经营活动,并以其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青年,主要包括两类:

一是新媒体资讯平台从业人员,包括信息订阅、内容策划、内容创作、传播分发、门户网站等新媒体组织的记者、编辑、推送人员等;

二是网络名人,包括网络“大V”、个人网络“大号”、网络社群组织负责人、网络作家、网络主播、视频红人等。新文艺从业青年是指在体制外从事文艺生产经营活动,并以其为主要收入来源的青年,主要包括四类:

一是民营文化企业管理人员,指受聘于民营文化企业,掌握企业核心创意和经营管理文化内容的人员;

二是民办非营利机构管理人员,包括民办博物馆、图书馆、民营院团、小剧场、文化类社会团体及基金会管理人员等;

三是网络文化从业人员,包括网络表演主播、动漫游戏策划研发人员、电子竞技选手等;四是文化自由职业人员,包括独立音乐人、自由美术创作者、内容创意设计师、独立演员及手工艺人等。

杠杆性群体是青年中发声能力较强,思想观念较为活跃且掌握一定话语权的群体,作为多元信息的接触者,他们对重大事件的发声有知悉判断作用,对关键信息有解读阐释作用,对网络意见领袖的话语权有推动或制约作用,社会上其他群体的思想价值观念或受其影响,或与其形成共振。

尤其是该群体中的网络“大V”、网络主播、电竞选手、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演员歌手、流浪艺人、自由书画工作者、独立制片人、自由摄影师等具有知识生产和文化传播的属性,是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意识形态的晴雨表。

示范性群体:互联网、生物医药和金融领域从业青年。互联网、生物医药和金融领域从业青年是青年中的高收入群体,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凭借精深的专业知识赢得社会认可,代表着依靠个人努力实现梦想的社会流动路径的成功。

群体在个性化和炫耀性消费方面高于城市青年平均水平,他们追求时尚且有品味的生活方式,并对住房、汽车和中高档商品偏好显著。在社会形象上,他们出入高档写字楼和独租公寓,身着名牌服饰,是普通青年羡慕的“金领”,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展现出来的状态是很多青年人想成为的样子,对普通青年具有很强的示范效应。

得益于以往人生进阶经历,示范性群体一方面对继续进步有强烈期待,另一方面对可能落后有巨大恐慌,他们认为,自己是经过努力奋斗才获得目前的身份地位,而要保持目前的身份地位或者更上一层楼就需要更加努力地追求。所以他们不仅希望获得更多价值,而且希望这个过程越快越好,实现的时间越短越好,将预期成功的年龄标准不断缩小。但是,一旦以这样的成功标杆作为目标,他们就会担心在“规定”时间内无法达到某个目标而焦虑,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现目标的可能性也会变小,本是催人奋进的动力,就会变成自我加码的压力。

原子性群体:蚁族、数字蓝领、自由职业者。多元化和流动性的社会变迁,造成了某些青年群体赖以生存和工作的场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青年日益“离场”,组织难以“到场”——原子性群体应运而生。原子性群体是指由于社会联结机制的解体或缺失而产生的城市边缘群体、政策疏

离群体或管理盲区群体。这些群体虽然广泛分布于我们身边,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能经常见到他们,但对于如何系统化地对接联系他们、如何有针对性地开展管理服务工作仍处于摸索起步阶段。比较典型的原子性群体有“蚁族”、数字蓝领和自由职业者等。

蚁族”是“流动大学毕业生聚居群体”的别称,显示“蚁族”群体发生了许多重要的变化,如聚居形态从“单中心大规模”向“多中心小规模”转变,从“买房置业”的落户期待到“住有所居”的租房需求转变,从“个体独居”向“家庭合居”转变,自我定位从“期望较高”向“理性预期”转变等.

新生代农民工对城市生活期望值更高、忍耐力更低、权利意识明显增强,他们也更加向往自由,更希望贴近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应当承认,平台用工给他们提供了工地、工厂之外的另一个选项,让青年人有机会脱离封闭而枯燥的劳动环境,近距离感受城市生活的脉搏。从这个意义上讲,平台用工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了一个新的就业选项。当然,对于一些众包、加盟、兼职等新形式的劳动关系,有关部门要尽快查缺补漏,填补法律和政策空白,让数字蓝领可以公平地分享平台带来的科技红利。

自由职业者的出现,以弹性的方式及时弥补了现代职业结构中的空缺,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了新的就业形式和职业形态。自由职业者重视

个人的自由与个性,追求工作的创造性和成就感,他们缺乏共同的群体利益、普遍认同的群体文化、比较完善的群体组织(如工会、协会)和群体代言人。与其他群体相比,自由职业者是同质性较低、异质性较强的社会群体,是一个尚不成熟的、正处于成长期的社会群体,呈现出有知识、有专业、无单位、无组织的特点。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主流社会成员往往戴“有色眼镜”看自由职业者,认为他们“不务正业”或“游手好闲”.四个青年:富二代、中产阶级子弟、城市平民子弟、农家儿女。“所谓日子,过的还不是儿女的日子!”这是城市和农村平民父母们之间常说的一句话,意指儿女是精神寄托,也是唯一过上好日子的依赖, 更是使整个家庭脱胎换骨的希望。故他们与儿女的关系,很像是体育教练与运动员的关系,甚至是拳击教练与拳手的关系。社会正是一个大赛场.

教育?

理解并掌握大量信息,提出严肃问题,质疑已知理论,拓展解决路径。即便没有丰富物质,还可以给人笑容,展示你的心情。

迷失在一个黑暗的森林之中,要说明那个森林的荒野,严肃和广漠,是多么困难呀。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队成球。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舍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早是不能行,那更鬓星星。镜里常嗟叹,人前强打撑。 歌声,积渐的无心听;多情,你频来待怎生?自高悬神武冠,身无事心无患。对风花雪月吟,有笔砚琴书伴。梦境儿也清安,俗势利不相关,由他傀儡棚头闹,且向昆仑顶上看。云山,隔断红尘岸;游观,壶中天地宽。

总之,之于我,世间珍贵的东西有很多,但贵族二字从不属于其中之一。最好的注释莫过的话,“是由于您的出身,而我,是靠着自己的才华和艰苦的努力才成为的。您要知道,世界上的王子会有成百上千个,而贝多芬只有一个!”在才华和智慧面前,贵族们只能低下高傲的头颅,落荒而逃。

不过,今天突然有一个转变,一个人让重新认识了贵族的含义。

贵族,生于锦衣玉食之中,从小处处优渥,爱多的可以随意挥霍,从没有任何的不满足感和不安全感,以至于形成一种天真的近乎于幼稚的善。他从没有机会知道,失去优越的环境,这种善就是生命难以承受之轻。可他们中的很多,福气太多,楞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认识到这点——他们从来什么都不缺,从来不需要争也不需要抢,他们周围充满了一群靠他们吃饭的人,因而见到的永远都是鲜花和热情洋溢的笑脸,他们不能想象,一个生于贫贱之家的孩子,早早就击碎了对生活的某种幻想。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有时候,质疑习惯也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是个人的恶习,你只要与周围的人比较一下,很容易就能发现。但如果是集体的恶习就很难被发现。一旦深深浸润于社会及组织之中,就很难看清自己的恶习。

人群里,往往是身不由己的,往往是悄无声息的。

想了想老天师:想走的路不好走,想做人不好做,都说是身不由己,不是废话么。己不由心 身又岂能由己!你走过的弯路,都是通向正轨的必经之路。

这种时候怎么办,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能做的只能是尽快的成熟起来。

在生活中,人是不可避免的会与其他人打交道,也就是社交。那么也就不可避免的会发生碰撞。

人们阅读文字的时候,把它当成了一种评论,而不是一种艺术形式;书本被强迫用作这样或那样的理论的服务工具。很少有文字批评针对文本本身做出反应,反而是文本被扭曲了,只有对供奉的理论做出反应。

吃着就是争抢食物和酒,就是为了上菜的先后次序、服务好坏而争吵,就是那面肮脏的地板——服务员正在上面走来走去,就是那些越来越粗俗的祝酒词。她喝了酒,现在整个背都靠的肩膀上。我一本正经,我张着大嘴在笑,因为佛讲了一个淫秽的段子。所有人都在笑,包括她看起来像要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到底。那就像是一种散发出来的东西:液体、汗水、声音,就像人散发出来的东西,是人的一部分,因此认为是分开的,那有什么意义呢?或者圣灵是最重要的,其他两个只是他的化身。对我来说:金钱就像水泥,可以加固我的生命,可以防止我们的生命和我们最亲爱的人一起溃散,这种感觉越来越强了。

财富最根本的特征已经开始慢慢具体化了,成为每天的生活,成为生意和洽谈。青春期的财富,充满天真幻想的景象,那些别人从来没有见过的鞋子,到后来具体表现为里诺的不满和暴躁,他希望像阔佬一样花钱。

财富体现为电视、马帅的面条和戒指,他想用这些收买一份情感。最后一步一步地,财富体现在那个年轻、彬彬有礼的斯凡诺身上,他靠卖香肠赚钱,有一辆红色的敞篷车。

他花四万五千里拉,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给那些图纸装上镜框,除了卖奶酪,他还想做鞋子的买卖。他投资买皮子,雇人,好像非常确信自己能开启一个和平富裕的新时代。总之,这就是财富在日常生活中的体现,一点光辉、一点荣耀都没有了。

一座的城市,就像一个全新的我在面对自己的新生。一种全新的生活,从死气沉沉的事物中突然展现出来,我一定能把握住这种新生。在一起战无不胜——我们只有在一起,才能捕捉到那些颜色和声音,还有那些人和事。我们可以讲述故事,赋予那些故事力量。

万事万物并非静止不变。一个人若想站得更高,自己首先要站起来。

愤世嫉俗里学会幽默打个电话问问哲学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聪明与睿智直接抉择下要做出判断。

辩证的矛盾的关系里,只有真实,只有存在,却没有胜利的一方。它只是现象,像沙漏的一端向着另一端,没有褒贬,没有解决之道。

当我回到“狗模人样”时我突然发现,走出山门的感觉真好,走出“人模狗样”的世界真好,过去穿着人衣行着狗事,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那不是真正的自我。人类放下架子当回狗模说不定能找到真正的人样。活得赤裸,活得真诚,活得胆识,活得无所畏惧,活得坦然舒心,活得鲜活丰厚,活得鲲鹏展翅九万里抟摇于天地之间,活出庄子那种大境界。

“人模狗样”活在一个虚拟的失却自我的世界,那里没有情感,没有真实,没有朋友,没有鲜活的生命。“狗模人样”虽然不是很精彩,不是很富丽,但那里有真诚,有自己真实的梦想,有自己真爱的人生,那里的生命有重量,那里的生活有厚度。

狗玩物,掌控之中,但我却发现它们总是在自我间活着,活出了狗样,活出只有它自己的心境,自己生命的含义。

活个明明白白,活着清清楚楚,活个坦坦荡荡,那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境界啊。

总结: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

能攀多高?这事不是要问双手而是要问意志。于是,青春的热血给自己树起一个高远的目标。不仅是为了争取一种光荣,更是为了追求一种境界。目标实现了,便是光荣;目标实现不了,因这一路风雨跋涉变得丰富而充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