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金

看,这座城市,她就叫陈耀金

《燕行录》与“欧游记”——兼论近期中国瑞典外交系列事件

导言:从中国“革命”的历史到“去革命”的历史中,国族主义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怪影。众所周知的是,伴随着“去革命”的社会经济变革和意识形态重构,国族主义从革命的盟友滑向了反革命的阵营。然而未能得到普遍觉察的是,国族主义的假想敌,从“欧美白人”滑向了“穆斯林”、“黑人”,并且这一滑动过程并不排斥对前者仇恨的保留。尤其是近期的瑞典系列事件更加雄辩地证明,对欧美的仇恨与对“黑绿”的敌视,可以互为表里地彼此强化,并完成反动的群众动员。另一方面,看似与国族主义势如水火的“逆向国族主义者”(起初是自由主义一分支,如今走向刘仲敬主义)与前者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两者不约而同地完成了对当代世界“中心国族”和“边缘国族”的树立,并且兼容着对中心国族的共情和嫉妒,杂糅着“优等生”对“尖子生”在立场上的悦纳与取而代之的野心——二者被一并呈送给庙堂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成为国族争霸机器的得力鹰犬。面对着“小粉红”与“慕洋犬”阴差阳错的联合,我们不禁更加急促地呼唤:进步力量,赶紧抱团!

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将文字转换为图片发布,给读者带来了不便,还望见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