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辰雄
芯片辰雄

我有猫,喵喵来了

《我,小秦和山兔》

我遇到的新朋友

  你猜猜看那个是什么。


  水花。


  我的头昨晚淋了雨,一晚上就臭了。


  我拿了牙杯去水刷牙,用牙刷在嘴巴里面捣鼓,顺道刷一下舌苔。牙刷撞到舌钉以后就戛然停止,我喝了一口冷水,然后漱口,和新加坡的喷水兽一样把水吐到水槽的那个洞的位置。刷好牙了。我在楼下等他们。买了一根红肠,一边吹一边龇牙咧嘴地等着山兔来。


  我不清楚她在哪个寝室,也许在西十一?我猜在那里。我猜她在那个方向。我根本搞不懂西译这个烂地方寝室楼分布的方位什么什么。好好的什么西六西四,偏偏要改成西十五西十四,我记不住,妈的,记不住。什么东西,西安翻译一直是他妈的垃圾。除了给人生事以外他妈的还能干什么。用我们的学费翻新没有必要的东西,拆了厕所小卖部,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麻烦和痛苦。我们该去什么地方上厕所,好好笑。保安在门口大喊,他妈的不扫码就别进来了。我鸟都不鸟,和死人一样把头歪向一侧,随着人群往里面挤。主要是我手机没电关机了,好吧其实也主要是我真的懒得扫。就和山兔说的一样,进西译这个破地方的人也真的只有我们自己,不然谁要来这个破旮旯厕所。偏偏在这种破厕所里面,我们连拉屎都没有什么权利。


  我以前恨那些抽烟的人,烟味,恶心。凭什么在厕所抽烟,妈个逼,熏死人。后来我自己也成这种人。笑死。主要是学校禁烟,不然厕所也不会出现那种集中的烟味。不过烟头会遍布全校,我猜的。大家没什么素质,没素质的事只是在不同制度下表现成不同形式。本质都一样。我乱说,你信了吗?无所谓吧,我觉得我自己有道理就行。起码现在还能拉屎的时候抽烟,抽烟的时候拉屎。珍惜幸福吧,还能抽到洋烟,笑死。


  我似乎高中就有感觉我不会和普通人一样过那种普通生活,我是说,我肯定会和别人鬼混。我不喜欢普通人,太普通了,无聊。你知道吗,那些女生。走在西译校区路上的,在上课铃前急忙赶到教室或者早就坐在教室里面或者根本不来教室的,都一样。他们,很无聊。


  我大一,被学姐激励,打鸡血。狠狠学习。嗯,我觉得我没有卷别人,我真的想自己努力,反正用力过头了吧,精神太紧绷,加上坏事的抑郁效果加持,焦虑和抑郁把我搞得有点精神分裂,好吧其实抑郁情况严重些。


  我没什么好玩的,那时候感觉不到。没有太多钱,大学岁月静好女大学生。社团压迫新生,食堂饭难吃。呕呕,什么都烂。网络现实狐朋狗友,我真假难辨。


  。。妈的。我现在状态很不好,真他妈先死。


  stop。把东西说完。


  恩恩,然后,玩了一次极乐迪斯科,一周目,我懒得二周目了,我是从来不二周目的人,无聊。


  吸烟的,喝酒的,都是好人。


  哈哈。我乱说的。


  起码山兔和小秦是。


  我觉得和他们聊几句,看他们的前几眼就觉得他们肯定会很好玩,和我很合得来。。。拉出来抽烟喝酒,哈哈。


  小秦也许真正属于极乐迪斯科里面的类型,而我和山兔更像是两个社交牛逼症的精神分裂人还有被药物压迫的可怜鬼。


  小秦嘴唇有点紫,眼神给人也有点是稍微有点醉醺醺的感觉,我懒得用微醺这个词,太油腻了。不喜欢。她那天晚上掏出电子烟抽,白色的烟雾没有一点焦油,干净地吐出来,一阵,一个喇叭形状,然后给了山兔,又是一个喇叭形的烟雾。气雾。因为大概不算烟。我是说,没有焦油,还有让人嗓子不舒服的东西。多好。可惜有点贵,我以后有钱了再看吧。不行,我控制不住自己,太贵了,我肯定会一两天抽完一个烟弹,救命,没有钱。我抑郁的原因也是没有钱。呵呵。。。可怜。


  她稍微相对不太爱讲话,相对,因为我和山兔太会讲了,讲太多。我负责捧哏。还有夸张的吓人的笑声。我那样笑很解压。哈哈。河北人,也很漂亮,那种五官很硬的感觉,紫色的嘴唇,很漂亮。


  她唱歌很厉害,这是我跟他们去了ktv才知道的。实在好。怎么说呢,我以为放了原唱,笑死。音色,表现力,技巧,都是。厉害得让人不住赞叹,但是你不会嫉妒她。因为他俩都是那种很温柔的类型,温柔的能量让人不会产生不好的情绪。就连她要去河边坐坐这种我觉得可能有点无理的想法我也不会不同意。温柔可能真的很致命,我和她一样喝醉了,跟上去,继续喝,晕乎乎的,沉醉在温柔里面,很致命。


  我们坐在河边上,他俩一直让我小心。河滩上还有点石头,从那个地方下去是走在田埂上,算是,那种我老家的山间小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我觉得这两天我真的和回到了老家一样。我血液里面流淌着我爸的记忆,好像我回到了他在我那么大的时候,十几,可能没有二十吧,和朋友在河滩上坐着,转过身,用一种紧张的表情看着相机。我坐在河滩上,告诉他们这里太脏了。河里面都是水藻,脏兮兮。我老家的河好,水干净,有鱼,可以撑竹筏,什么都好。以后带你们去。一些客套话。大概吧。和他们去我也愿意。的确是这样。


  西安不冷,那时候,太阳落山了就冷起来。我们往坡上走,冷风刮我们脸上。我们回去了,顺着亮起来的霓虹灯广告牌下去。我口渴了,去买饮料。山兔就和柜台的爷爷侃起来了,她看到外面写着滑雪的事情。问爷爷什么地方可以滑雪。和他说柜台纸盒子上包装简陋的马油,郁美净,物价上涨,钱不值钱。然后爷爷的猫跑出来,我和小秦走到柜台里面看她。她害怕,跑了。一个像玳瑁的三花。我们遇到好多猫,河边的小小三花小猫,她寝室边上怀孕的胖胖橘色姜黄猫,大佐猫,奶牛猫,路上餐馆的猫。我和小秦学他叫,妈嗷,妈嗷。被山兔笑,我还是继续妈嗷,小秦也妈嗷。


  我觉得真的说不上来,我明明不想去的。也许。但是出去走走比在寝室窝着好。我答应山兔给他画烟熏妆,半截断。但我中午起床太累了,我不知道要不要找理由不去了。但是她给我发消息,要不要去东四吃饭,我觉得吃个饭也可以,我就下去了。然后小秦也来。我们在门口等了一下,以为还有要同行吃饭的人,我刚打算把自己的表情改成无情社交省点模式,那个高个男和他的女友(大概)就说自己不和我们一块,去取快递,先走了。我心里狠狠地庆幸了一番。我不擅长应付太多人,以及团建这种东西是我最恶心最讨厌的东西。没有之一。门口遇到小狗,我们之间过去把他围住,在山兔还不知道该不该摸,能不能摸的时候,我就直接上手了,我觉得这个小狗应该可以给人摸。我觉得,因为我自生出来就和小狗一块生活,我能感觉到来自小狗的讨好和善意流露。他很喜欢和人玩,还扑小秦衣服上,坏狗,然后我也被他扑了一下,睡衣脏了。山兔来拍照,帮我拍了我和小狗玩玩的照片,我很开心。我说我是迪士尼公主,然后我们和他说拜拜,我们在马路对面招手。他看见了我们,我害怕他会来马路这边,被车撞到。但是还好他没有,应该没有,小狗也是很聪明的。只是下次遇到了,那就再玩玩吧,聪明小狗要懂得忍耐寂寞和排解寂寞。


  迪斯科灯球的斑点在墙上打转,有时候印在我们脸上。这就是迪斯科吧。我脑子里面依然也只有极乐迪斯科里面那个黄德彪唱的悲伤的调子,iam so sad,i am so sad,i am so sorry。。。。


  然后一切落幕,灰域涌入,职员表和音乐上来,没法跳过,你就这样静静地等一切结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