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山

非大师风范,非鸡鸣狗盗之辈,非庸碌无为之徒,中山大学法学书生,摩根士丹利小喽啰

爱情自闭症喉群

爱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我们讨论家庭背景,讨论人生履历,讨论工作情态,讨论近日的生活状态,甚至讨论对于未来的生活愿景和人生建构。我们讨论家国观念,我们讨论生命的终极意义,我们讨论生命的延续,我们讨论生命的的抚育。甚至用戏谑的方式谈及身体的触碰和之后的情态。直至此刻我仍然想要把和现在的我和过去的我以及未来的我毫无保留的交给她,把邪恶的自己和善良的自己和自私的自己展露给她。在我们相识初始不久因为情感冲动的不对等决定停止两性关系的连接,并且在她找到新的情感寄托者而短暂的失去了联系,但是那时的我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暧昧情愫其实是爱情的前兆。就在前几天她给我说她分手了,之后在我们的对谈中我发现她其实并没有忘记他,只是因为三观不同和对于人生设想的不同而陷入情感盲区。当时的我强压住内心的悲痛劝她能够放下一切内心的坚守去爱他,或者放下对于他的执念找寻新的开始,那怕当时的我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和肉体消亡的尽头。在经历一夜的深思熟虑之后她说她认为他和她处于两个不同的轨道上,她发现她并没有多么喜欢他,其实我能感觉到她也真的并没有多么喜欢他,她决定放下他。她对我说她跟我三观非常契合并且是她对于未来伴侣所期待的样子,但是交谈最后时刻我又一次感受到她还在牵念他。直到彼时我发现我已经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付给她了,那怕是死亡也不能阻隔我对于她的感情。尽管如此我还是假托她已经完全忘却了他和我在一起了,但是今日内心所潜藏的种种不安告诉我那个好像看起来是残酷又现实的结果。也许这件事直至我生命的最后时刻依然不会有最终结果,也或许结果早就注定了。我在思考什么?我在等待什么呐?那个看起来渺茫的存在?那个我能够直观面对死亡的助推器?我倒不是那种冷漠的只为自己感受而漠视一切的个体,也不是那种基于性别而言软弱虚无的男子。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完全感性的生命,如果是那样我大可信马由缰式的忽略道德和伦理的束缚去跟她进行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的接触的想象,是的我无数次的想过这样,但是我好像更能理智的看待性关系,也许这就是区别于基于性冲动的能够附着感情的两性关系。国人对于两性关系的性好像谈之色变,但是你认真的思虑一下你会发现感情维系的最终目的无非就是进行痛快的生理触碰。好像我已经不在乎她喜欢谁,也不在乎她跟谁在一起,好像这一切都无关紧要。我只想把我全部的爱都给她,我也只爱她一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