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盧

自由工作者,即是不在社會安全網內的人類。香港人。正準備成為中女。有一對雙魚座性格擅長敲鍵盤的雙手,寫電影、寫小說、寫故事。

【你書寫的文字為何人而寫?|有關書寫的回憶】

發布於
Photo by Steven Houston on Unsplash

記得由我懂得寫字開始,我的文字從來都是為別人的。

開頭我的文字都是考試用,為了讓父母感到高興,我很努力去溫習中文,甚至為了在中文科取得好成績,規定自己一定要用書面語跟朋友傳訊息和打機,朋友曾經有為些取笑我。

之後,我打字越來越快,腦袋幾乎習慣用書面語去思考,有時某些詞語反而想不出廣東話講法,要靠朋友幫我從中文翻釋到中文。我開始在討論區寫小說,每日打五百字左右,後來每日打一千字,最峰是整個月內,每天打2000-3000字,一個月後,寫好我人生首個十萬字小說,我把它放在網上,現在不時還看見它在網絡暗處出現。(因為是十八禁的,未到十八歲寫十八禁小說,汗)

寫小說的慾望由幫其他人寫作開始,當年我很熱愛動漫,我會幫網友和她們心儀的動漫人物交往,想像他們在一起的情境、會發生的事,在文字上完成她們的美夢。後來,網友的口味越來越重,發現很多人未到十八歲就愛十八禁小說,我乾脆就寫給大家。

第一次為自己書寫,應該是中學時青春期,我寫了一封信給我喜歡的男生,他看完,沒有反應,我就覺得為自己書寫好像是沒有用的一件事。之後,看見他收到同班另一位女同學的信,他們原來已經在一起了。

噢。

可能心裡有少許創傷,再也沒有為自己書寫什麼。

直至,我跑去學習寫故事,老師問我們:「誰有寫日記的習慣。」

可怕是沒有人舉手,好像我們這一代人都不愛寫日記。老師十分失望,學習寫故事的人卻不寫日記,對她來說是世界未日,她更說了不少狠話,大概意思是她不懂教。她覺得我們沒有為自己書寫的慾望。

沒有為自己書寫過,我們會是何許人?永遠是別人,不會是自己。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老師曾經有過一段情緒困擾的日子,是靠寫日記救了自己。寫日記是屬於私密的事情,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落筆的一刻直至收筆是自己陪伴自己的時刻。因為有只屬於自己的時間,才可以深入自己的內心,摸索自己,找尋自己。

有人會用音樂去了解自己,有人會用繪畫去了解自己。

「你說你想寫字,為何你們不懂、不去用文字了解自己?」

說到底,寫東西不是我們所理解的「神來之筆」,書寫是累積的。


不知道為何想說這些東西。

突然之間。

看見夜空就想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