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大家好,我是金融诈骗规划师karma酱;擅长领域:实体经济传销化;国家政策解读;假新闻拼接&撰写;销售培训;线下洗脑;男性/女性/TS PUA;网络造谣;攻击同行;量子波动速读、蒙眼识字、HSP超感知全脑开发;资金盘评盘;创业劝退咨询;破产跑路规划等。 喜欢唱、跳、rua和篮子;

【连载】逃离安格尔达号-5

分支选项:“一整套主仆游戏的道具。”

上回说道,红菱和小琬上船后整理东西。红菱无意间发现,小琬的行李箱里,竟然带着让人害羞的东西:一整套主仆游戏的道具。

小琬羞红了想遮掩,却早被红菱抢先一步拿在手里。

“好呀,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安好心!”红菱大声说,“人赃俱获,你怎么解释?”

“我我我……这是之前别人的东西,我放在箱子里忘拿出来了……是网、网店的赠品!”小琬涨红了脸,结结巴巴不知该如何辩解,就直接动手去抢,“别闹了,快还给我!”

“那可不行!”红菱兴奋地把项圈藏在背后,“要是你晚上突然袭击我怎么办?我可受不了!”

小琬步步紧逼,房间狭小,红菱很快就被逼到床边。

红菱趁机把小琬引到床上,一翻身给她压在自己身下,双手按住她细弱无力的胳膊。

两人喘息着对视,几乎贴在一起的身体,点燃了狭小房间里的燥热的氛围。

小琬看着红菱,眼神恍惚,半张着嘴呼出混着唇釉香味的气体,似乎在诱惑着红菱:来尝一口吧,很软很甜的呦……

然而红菱却打了退堂鼓。

“咳~咳!”红菱清了清嗓子,松开手坐起来,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好啦好啦,不跟你闹了。”

“唔……”小琬跟着缓缓起身,还没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你刚才怎么……”

“呃……抱歉,我弄疼你了吗?”红菱尴尬地问。

“不……没什么,反倒是有点……”小琬声音越来越细,忽然改口道,“那,那个!你中午吃饭了没有?咱们去餐厅吧,而且正好下午有个欢迎茶会。”

“嗯嗯,好的……”红菱点点头,稍微往旁边移了移。

整理过房间后,两人前往餐厅,彼此各怀心事。

对于Les这种事情,红菱说不上喜欢或者讨厌,只能说是无感而已。之前她已经想好,如果在船上真跟哪个女人擦出了火花,就索性玩一玩,权当是多一点人生体验罢了。

但她没想到,自己一上船就差点跟小琬“擦枪走火”。

如果刚才换做是陌生人,红菱现在多半跟她依偎在一起翻云覆雨了。

但问题是,她跟小琬不仅是熟人,更是多年来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想到要跟她发生那样的事情,红菱心里就很有种负罪感。

从情人变成朋友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人在激情消退后总会反目成仇;但从朋友变为情人就感觉怪怪的,仿佛以后就不能再做朋友了。

况且红菱还不清楚,小琬本人是否愿意这样,按她的性格,即便心里不愿意,也多半只会半推半就地忍气吞声——想到这里,红菱就感觉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与红菱相反,小琬并没有这些复杂的内心戏,脑子里只刚才的情景,一遍遍地不停回放。

她脸上的红晕还在,下身早已泛滥一片,凉丝丝的感觉,反倒更撩拨起她的情绪……

“诶,那个……”小琬轻轻捏了一下红菱的手指,“我想去上个厕所……你不用等我,餐厅往前直走就到了……”

“嗯嗯,好的。”红菱点点头。

两人暂时分开,小琬快步走到偏僻处的卫生间,锁上门后,撩起裙子褪下内裤。

看着一塌糊涂的印记,小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啊啊……红舞鞋,是吧……”小琬焦灼地呢喃着,“好想穿上你……永远不要停下来……”

……

另一边,红菱已经来到了餐厅,里面早已充满了光鲜亮丽的各色女子。

她怕待会儿小琬找不到,拿了杯咖啡,在入口处坐下。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上讲台。她穿一身精干利落的海军制服,胸前还挂着花花绿绿的履历牌,只是肩膀上没有军衔。

“各位好,自我介绍一下。”她拿过话筒,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也将会是这艘船的舰长。这里谨代表全体成员,欢迎各位的到来。”

红菱一听,不禁非常惊讶:女人作舰长本就很少见,何况还是一艘军舰的舰长。

舰长继续道:“那么,话不多说,我们直入正题——”

选项一:“踏上这艘船后,你们所有人就都是我杏奴,接下来请各位领取自己的项圈。”

选项二:“死亡游轮大逃杀正式开始!接下来请各位选取自己的武器!”

选项三:“你们所有人都将成为献祭给旧日支配者的供物!”

选项四:“人类有三大欲望,分别是食欲、杏欲,与睡眠欲,其中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