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传尊师Karma酱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未成年人关注禁止!

【随感】又双叒被盗文了

昨天,某位一直专注于白嫖我小说的热心读者(半恼)跟我说,我的小说又被盗了,还特意把链接发给我看。我看了一下标题格式,可以确定是从Matters这里被盗的。

对于盗文这件事,我是很欢迎的,在我看来,盗文就是对我作品最大的认同,说明自己写的东西,还有那么点值得传播的价值。

之前在Po18上的文章,也是各种被盗,和Matters不同,Po18不能直接复制抓取,因此盗文者很大可能是手敲出来的。

想到有人对着我的作品挑灯夜战,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同时还要小心翼翼规避各种敏感词,我确实有点感动。

小说也是一种信息,信息存在的价值在于传播,无论是读者的认同、爱,还是经济收益,都应该在传播的基础上完成,文学艺术就应该在赛博空间自由自在的传播,而所谓版权制度,则是资本主义对文学创作的腐蚀和异化。

所有的作品,在后面都应该写上“欢迎翻印、功德无量”八个大字。

然而让我酸的是,在打开论坛链接后,我发现评论区里好评如潮,和Matters这里冷清的样子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创作是孤独的,对于我们这些平凡人来说,如果没有众人的支持和鼓励,很难会有巨大的热情坚持下去。而即便是出众的理想主义者,也无法只靠一腔热情坚持下去,就像我大学老师经常说的那样:“一个只靠内心力量的人,只能生存5~10年。”

而对赛博时代的创作者来说更是这样,是否能够通过娴熟的社交能力或独特的人格魅力吸引一大批粉丝,成了决定其创作生命的决定性因素,至于作品真正质量如何,其实已经沦为其次了。

余秀华诗写的好不好另说,但如果她不是一个农村脑瘫妇女,她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为人所知。

而最近比较火的方方老师,除了这个怒怼大陆政府的《方方日记》,谁还能说出她写过什么别的东西?

十年创作无人问,一朝整活天下知,这是赛博世界的特征,而且在未来将成为常态。

可惜的是,我不是会整活的人,虽然每天上课都跟代理商讲什么“社群经济”,但自己做起来也没有什么成效,不过每天有几个粉丝来聊聊天,讲讲剧情,来一波在线乞讨啥的,也很开心。

最后对Matters上的盗文者——啊不,是身体力行传播我小说的粉丝们,说几句:希望大家【分享】完我的文章后,能点个赞,留个言啥的,也让我能有点写作的动力。

毕竟我看大家都想看下文呢,我这边整不成活来,大家也没得分享,是不是?

TS婧妍一塌糊涂的生活 · 尿道拘束篇(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