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小賀書房

我是小賀 002: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那天的助教課後,我在講台上目送同學們離開教室。就在我擦完黑板、準備收工回家的時候, 那個可愛的女同學竟走到講台前,一臉無辜又帶有一點愁容的看著我說: 「助教,請問你的 Office Hour 是什麼時候?

小賀書房

中年微積 001:學微積分到底能幹嘛?

今天是抬大開學的第一天,因為失戀的關係,我很憂鬱,根本不想出門去學校。但是不能不去,因為我不只是個想翹課的魯蛇宅男,還是微積分課程助教。「混蛋…再不起床就糟了…」我看了下時鐘,勉強自己從床上爬起來。

陳海雅

(二) 按話而行

B是我大學時的朋友,自從她幾年前到英國工作,常常越洋來電噓寒問暖,她尤其在我情緒不好時關心我。她成熟,加上比我年長,所以感覺像是姐姐。到姐姐般的朋友家住,再謹守相待如賓,事事小心,那應該不會同住難。

陳海雅

(一) 如果說要到英國

為什麼那個時侯英鎊比現在高?教師甲:Miss Wong麻煩你了。我:唔駛客氣,我做完就send俾你。教師甲:唔該曬。我:唔駛。堂而皇之叫我Miss Wong,其實我不是教員,只是教學助理。

周周

夢人 | 我又回來了

我是一個很會做夢,也很愛做夢的人。除了夜裡睡著做夢,白天醒著時也經常作白日夢。就醫學上來說,之所以睡眠期間做夢,是因為大腦某一部分還沒完全休息。然而日常中,夢的內容多半源自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如心理學家—阿德勒所...

7
周周

我的人生連載中 |《走在貳陸》序章:步入二十六

「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抉擇所組成的。」一直記得,在國中時有位老師告訴我們這樣的一句話。聽起來不需要多思考所代表的意義、從字面上即可理解、也沒有任何矛盾的一句話,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牢牢地、牢牢地記著。

5
陳海雅

小儉的花圃(十六-完) —陽台上的倖存者

小儉離開後一年,她的丈夫與三名兒女搬到同一棟樓,高兩層的一個單位。陽台依然面向東南,及有一個長長水泥鋼筋建成的花架。但同樣的花架上,這時就只有一盆玉蓮。以前這玉蓮旁邊有米仔蘭、玫瑰、茉莉花、蕃茄、小黃菊……,在鐵欄柵的右方還有不知其正名是什麼的蔓藤。

2
陳海雅

小儉的花圃(十五) — 最後.一支花.開的花

手工花從不會凋謝,但鮮花無法百日紅,總逃不過枯萎。花瓣逐片掉下,最後到乾掉了的花蕊、花萼也脫落,這朵花的花期終結,就算旁邊又有一朵含苞待放的花,也不可代替那朵剛枯萎的花。就像小王子在地球看見許多跟小星球那朵驕傲的玫瑰同樣...

11
陳海雅

小儉的花圃(十四) - 水晶花

升上中學後,大女兒和弟妹依然時常陪小儉到公園,可大女兒對著公園的花草再沒有輕鬆的心情去觀賞。小儉由到公園做運動,到只能去散步,繼而要由子女攙扶坐在公園長凳上曬曬太陽,吸吸新鮮空氣。

7
陳海雅

小儉的花圃(十三) —莫怪小花

在大女兒小學畢業考試前後,小儉身體經常有點毛病。向多個醫生求診也沒法完全病癒,治標沒有治好本。尤其在大女兒畢業禮的前兩天,小儉身體較為虛弱,最後她千個不願的要缺席大女兒的畢業禮。雖然小儉沒法出席大女兒的畢業禮,但懂事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