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小說
桐生茂豫
主理
50 人追蹤
694 篇作品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九)

高原萬里

半夜兩點,門鈴突然大響,子杏和父親在驚惶之中跳起床衝出客廳,門鈴安靜了一陣,接着又急速地響了起來,父女倆在黑暗裡彼此緊挨着,一時之間不知道要不要開門好⋯⋯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9 忘記

浩川

音澄早已從亞當口中得知,肇飛似是天生有某種不尋常的語言障礙,總不能好好的盡情說話。他的說話從來也是一句起兩句止,十個字的對白對他來說已是極限。可音澄此刻聽見的,是足足三十五個字的一段說話!聽見的,明明是肇飛的聲音,但音澄看著肇飛,卻無論如何不能斷言。還有那段話中的內容…「你說甚麼?」音澄停止歌唱,不知所措的望向肇飛。肇飛沒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他的笑容,既無奈又苦澀。

13

《咫尺之間的牽掛》#23 其後(最終話)

浩川

貝盈開始執拾家居,盡可能讓自己忙碌起來,讓已經夠累的身體,再累一點。快凌晨二時,大概打破了貝盈近年來最晚睡的紀錄。她安躺於床上,嗅到了自己剛洗澡過後的沐浴露香氣。忽然之間,竟想起來自樂熙身上的淡淡煙味和薰衣草氣味。原來,她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掛念他。看畢樂熙的第九封信,她再取出先前的八封,由頭到尾再看一遍。相比起從前他們越洋互通的書信,這九封明顯短得多。然而,卻把樂熙與她重遇後的心情,重新說了一次。

6

【文生武俠】付劍010

文生

付一劍亦吁了口氣,望著天空,不知道自己活著為了什麼?此刻坐於溪邊石上,耳中淅瀝水聲,翠峰清立,想知道 「人的行為該依循著什麼準則?」 這問題困擾自己很久,佛?道?正義?動物性慾望?甚或… 情?思之無解。

《1314》#22 自以為是

浩川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8 疑問

浩川

藥蕾的表情更驚愕。本來音澄最後那句話,足以令她重展笑靨,但被音澄看透自己的想法,她實在感到訝異莫名。事實上,音澄是否真的聽見藥蕾說那些話?只不過,看見藥蕾本來笑容滿臉,卻因為自己的歌聲而破壞了心情,自覺應該要為她做些甚麼,所以才盡自己所能,解答她的疑問。究竟發生甚麼事?這已不是第一次,前天在表演場地綵排,還有之後在台上唱第一首歌時,相同的情況也出現過。音澄還記得,凌沁彷彿知道那是甚麼一回事…

14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二十二 不要以為

馮子緣

今天早上,天文台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教育局宣佈上午校及全日制學校停課。阿晴躺在床上,心想:「太好了!今天不用趕着帶兒子上學,也不用趕着到學校接兒子放學,最重要的是不用替兒子背着起碼四、五公斤的書包轉車與步行。」 看完天氣報告和新聞,阿晴了無睡意,兒子則還在睡覺。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7 開懷

浩川

藥蕾…完全沒有傷懷的感覺,彷彿一切事也只餘下美好回憶,所有負面的東西就像憑空消失掉。這種情況,令音澄感到有點奇怪,畢竟幾小時之前,自己仍因蕭邦造而鬱鬱難歡…可她卻又不願多想。這刻的感覺無比美好,似乎甚麼也不再重要,幹嗎要去想令人不快的東西?「我把所有妳的歌也聽得爛熟了,妳真的是天使之音。」藥蕾很開懷,滔滔不絕。印象中的蕭藥蕾,實在不像眼前這女生般開朗健談…

8

《咫尺之間的牽掛》#22 別委屈自己

浩川

上班裝束的貝盈,出落大方,然而纖纖的身形,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下,讓她看來弱不禁風。樂熙很想走上去,把自己的大衣披到她身上。正當他想付諸行動時,便發現貝盈手上搭著她那件粉紅色大衣。彷彿要讓樂熙安心,她在下一刻,把大衣穿上。嗯,已不是小孩,也不是第一次出門公幹,貝盈可能比他更懂得照顧自己,根本用不著他操心。原來他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忍不住,傳了一則訊息給貝盈…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26 舊地

浩川

昨晚,音澄步進禮堂後,擠在人群之間,她被一再推移卻渾然不覺,完完全全放任自己浸泡在歌樂聲中,甚至沒有把其他人的呼喚聽進耳內。業餘樂隊的音樂,風格很有點像昔日的魔音樂團,隱隱透出爵士樂味道的編曲,音澄彷彿回到十年前,第一次聽見蕭邦造以鍵琴彈奏《季候鳥》。就是一首《季候鳥》,讓她跟他戀上。也是因為這首歌,讓她成為他所創立的樂團多年後仍具代表性的靈魂人物。十年前的排練室,滿載音澄與蕭邦造共同製造的回憶…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