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1 人追蹤
3 篇作品

政治抑郁后的一缕阳光

希奥并不在乎时间

最近学到了一个新词“政治抑郁”。通常指某些人不满社会现状,又无力改变,最终导致的抑郁。当然,这种“富贵病”只会发生在资本主义国家,可如今世界是一个整体,病毒全球传播,政治抑郁也在蔓延。

376 高华:他用小故事讲清了大问题

野兽爱智慧

"第二講: 再探林彪事件",日期:12/04/2006,講者:高華教授(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 野兽按:杨奎松教授在他的《忆高华:他用小故事讲清了大问题》一文中提到: “高华在南大取得博士学位后,也算是民国史研究队伍中人,却始终融不进南大民国史研究的圈子,正高职称的问题解决得也不顺利。

运动之内,体制之外

子扉我

1976年,一首诗把22岁的杨奎松送进了半步桥北京第一监狱看守所“王八楼”。在这栋关押政治犯的“王八楼”里,杨奎松结识了一名三十多岁的“老犯人”。“老犯人”出身书香门第,幼时受过良好的教育,却因种种偶然和必然,在少年窃贼、惯偷、“四类分子”、“反革命”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