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短篇小說
青雲姐姐
主理
16 人追蹤
47 篇作品
青雲姐姐

[小說]佛說(上)

盤纏被偷這事是秦墨離鄉時始料未及的,然而離京城仍有不短的路程,飢腸轆轆的他蹲坐於一間大廟旁休息,他看著人來人往的香客以及廟宇外生意興榮的生意人,突有一種自己在這兒格格不入的感受。一雙瑩白的手遞了饅頭到他眼前,溫婉的聲音說著:「公子衣著瞧起來是外地人,許多考生會經過此鎮,若沒料錯...

青雲姐姐

[小說]陰陽-離別(完)

女人在男人的要求下解開了上衣,在男人還沒回過神的時候,手伸向裙子上的扣子,打算一口氣脫了。這時候男人終於回過神,趕緊阻止她,將她脫掉的衣服撿起來還給她,說著他只是想知道她的決心到什麼地步,請她別再脫了,她要是再脫下去,恐怕自己也無言向離世的好友交代。

青雲姐姐

[小說]陰陽-鬼妻(完)

一鄉間的陳家村,近日有些不平,一戶陳屘仔最近死了女兒,在山溝裡找到女兒屍體,衣衫不整,但找來附近的撿骨師看過,又說應該是故佈疑陣,沒有姦汙的樣子。陳屘仔知道女兒跟城裡程姓大戶的大兒子走得近,本以為女兒會嫁給他,卻沒想到連個提親都還沒人就沒了,村里人還直吵著要把女兒送去姑娘廟供著。

青雲姐姐

[小說]以惡止惡(下)

組長檢視著近期的監視器,思考了許久,打了電話給休假的虞袖鳳想跟她身邊的鳳曉聊聊,電話才打過去便被接了起來,一聽聲音組長愣了一秒,對方笑了笑後說著:「是我接的沒錯,她還在睡。」 儘管知道他們關係匪淺,但一個鬼能夠在生活中盡顯痕跡也是驚奇十足的一件事。

馮子緣

《生命的交替》(下)

五年的時候眨眼間便過去,沒想到我竟會重臨這家醫院。醫院裡的藥水味道,依然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所包圍著: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紗、白色的醫生袍、白色的護士帽、白色的...

馮子緣

生命的交替(上)

醫院裡的藥水味道,永遠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可是,無論是住在裡面的人,還是外來的探病者,都必須一直地強忍下去,直至…… 現實與夢魘是否在互相交錯著?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

馮子緣

《落難記》第四章(最終章)出走上海

回到酒店,明傑在大堂的門外見到在飛機上坐在倩柔隔壁的男人。明傑問他:「你們後來有外出嗎?」男人回答說:「有,我剛才從機場回來。」之後,倩柔也加入了對話,雙方寒暄了幾句,便到大堂坐坐。

青雲姐姐

[小說]以惡止惡(中)

鳳曉在離開的這段時間回到了地府,他見到了孟婆,或者該說是孟姑娘,他對於自己的任務越來越沒信心,這些話卻讓孟姑娘笑了。『怕啥呢?你以前可是守城護國的將軍,鳳王要是沒你,只怕死得更快。』孟姑娘這麼說著。『可我不知能不能喚起她心中的善念。』鳳曉回道。

青雲姐姐

[小說]以惡止惡(上)

老張覺得那天自己沒看錯,小鳳確實是中槍才對,那地上的血跡都在重述這一點,但隔日小鳳沒事的來上班。查覺到視線的虞袖鳳微笑地看向老張,並笑著問著:「你姪女這兩天出院了吧,我們去你家吃飯?」 組長聽到這話抬起頭,對著老張說著:「我等下去買箱啤酒。

青雲姐姐

[小說]輕輕(一)

徐慶知看著前女友傳來的訊息,仔細地從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字,他的手指輸入了一些內容後又刪除,反覆幾次後,只回了對方一個字:「好」。身為多年好友的于凱很快便察覺徐慶知的異樣,在造型師化好妝後問了他怎麼回事。徐慶知面色沒起波瀾,淡淡地說著:「小璐本來提要復合,我也覺得可以,她前陣子不怎麼聯繫,今天發了訊息說不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