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短篇小說
青雲姐姐
主理
21 人追蹤
50 篇作品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同類(完)

簡介 以演戲為生存方式的男演員遇上了一個溫柔的女助理,演著好男人、好情人,結婚當天兩人面帶微笑的歡樂的宴請賓客,但當回到休息室後,各自換下衣物,收起了笑容。夜晚兩人背對被躺在床上,天亮各自起身,再次扮演自己的角色。「為什麼選擇我?」 「是同類呀!

100
1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孟婆(中)

「說來也有趣,早先那孟婆湯稱為忘魂湯,時日一久,大家都知曉那是一個姓孟的姑娘,再久了些,變成了孟婆。」判官見到寧碩時這麼說著。寧碩瞧著眼前的判官,一身紅衣與官帽,與民間形象頗為類似,只是面容冷峻,倒有幾分刻薄之感,然而說起話來與做事,自己印象中唯有厚道二字。

97
1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 孟婆(上)

「孟姑娘,隨吾等回去吧!」鬼差對著女子魂魄有禮地說著。孟麗娘還沉浸在死前的悲傷和憤怒,望著來的兩個鬼差好一會後,突然想起自己是地府人,是時候該回去了,便隨二位鬼差一同上路。才走沒多久,她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喊著她。「夫人......我還是叫妳小姐吧!

110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陰陽-交換(二)

隔日一早夏俊昇醒來時掃地阿姨已經備好了早餐,看見客房走出程秋城時嚇了一跳,而夏俊昇只是把自己早餐給了程秋城。掃地阿姨本想再準備一份,夏俊昇阻止了她:「我等下去公司開會,秘書已經準備餐盒,阿姨等下麻煩妳幫我招待客人。」 程秋城聽著,不否認自己是客人,對著掃地阿姨親切笑著。

80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佛說(上)

盤纏被偷這事是秦墨離鄉時始料未及的,然而離京城仍有不短的路程,飢腸轆轆的他蹲坐於一間大廟旁休息,他看著人來人往的香客以及廟宇外生意興榮的生意人,突有一種自己在這兒格格不入的感受。一雙瑩白的手遞了饅頭到他眼前,溫婉的聲音說著:「公子衣著瞧起來是外地人,許多考生會經過此鎮,若沒料錯...

86
1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陰陽-離別(完)

女人在男人的要求下解開了上衣,在男人還沒回過神的時候,手伸向裙子上的扣子,打算一口氣脫了。這時候男人終於回過神,趕緊阻止她,將她脫掉的衣服撿起來還給她,說著他只是想知道她的決心到什麼地步,請她別再脫了,她要是再脫下去,恐怕自己也無言向離世的好友交代。

85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小說]陰陽-鬼妻(完)

一鄉間的陳家村,近日有些不平,一戶陳屘仔最近死了女兒,在山溝裡找到女兒屍體,衣衫不整,但找來附近的撿骨師看過,又說應該是故佈疑陣,沒有姦汙的樣子。陳屘仔知道女兒跟城裡程姓大戶的大兒子走得近,本以為女兒會嫁給他,卻沒想到連個提親都還沒人就沒了,村里人還直吵著要把女兒送去姑娘廟供著。

102
青雲姐姐

[小說]以惡止惡(下)

組長檢視著近期的監視器,思考了許久,打了電話給休假的虞袖鳳想跟她身邊的鳳曉聊聊,電話才打過去便被接了起來,一聽聲音組長愣了一秒,對方笑了笑後說著:「是我接的沒錯,她還在睡。」 儘管知道他們關係匪淺,但一個鬼能夠在生活中盡顯痕跡也是驚奇十足的一件事。

113
馮子緣

《生命的交替》(下)

五年的時候眨眼間便過去,沒想到我竟會重臨這家醫院。醫院裡的藥水味道,依然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所包圍著: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紗、白色的醫生袍、白色的護士帽、白色的床單枕套、白色的嬰兒裹身的布…… 當我第一眼望見由姑...

50
馮子緣

生命的交替(上)

醫院裡的藥水味道,永遠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可是,無論是住在裡面的人,還是外來的探病者,都必須一直地強忍下去,直至…… 現實與夢魘是否在互相交錯著?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所包圍著: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紗、白色的醫生袍、白色的護士帽...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