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短篇小說
青雲姐姐
maintainer
27 Followers
51 Articles

《三個女人的瑣事》 單元十二(上):看醫生

馮子緣

阿晴最近因繁瑣的家事,身體越來越差,除了經常頭痛外,腸胃越發不適,甚至有兩次試過劇痛得要弓著身體去看醫生。醫生認為阿晴經常處於緊張狀態,因此引發了腸胃的問題,於是開了一些治療腸胃方面的藥物給她。起初,阿晴吃藥大概五天後感到情況有好轉,可是過了二十天左右,阿晴又再疼痛得無法動彈,於是再度求診。

小說.家

[小說]同類(完)

青雲姐姐

簡介 以演戲為生存方式的男演員遇上了一個溫柔的女助理,演著好男人、好情人,結婚當天兩人面帶微笑的歡樂的宴請賓客,但當回到休息室後,各自換下衣物,收起了笑容。夜晚兩人背對被躺在床上,天亮各自起身,再次扮演自己的角色。「為什麼選擇我?」 「是同類呀!

1
小說.家

[小說]孟婆(中)

青雲姐姐

「說來也有趣,早先那孟婆湯稱為忘魂湯,時日一久,大家都知曉那是一個姓孟的姑娘,再久了些,變成了孟婆。」判官見到寧碩時這麼說著。寧碩瞧著眼前的判官,一身紅衣與官帽,與民間形象頗為類似,只是面容冷峻,倒有幾分刻薄之感,然而說起話來與做事,自己印象中唯有厚道二字。

1
小說.家

[小說] 孟婆(上)

青雲姐姐

「孟姑娘,隨吾等回去吧!」鬼差對著女子魂魄有禮地說著。孟麗娘還沉浸在死前的悲傷和憤怒,望著來的兩個鬼差好一會後,突然想起自己是地府人,是時候該回去了,便隨二位鬼差一同上路。才走沒多久,她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喊著她。「夫人......我還是叫妳小姐吧!

Back to All
小說.家

[小說]陰陽-交換(二)

青雲姐姐

隔日一早夏俊昇醒來時掃地阿姨已經備好了早餐,看見客房走出程秋城時嚇了一跳,而夏俊昇只是把自己早餐給了程秋城。掃地阿姨本想再準備一份,夏俊昇阻止了她:「我等下去公司開會,秘書已經準備餐盒,阿姨等下麻煩妳幫我招待客人。」 程秋城聽著,不否認自己是客人,對著掃地阿姨親切笑著。

小說.家

[小說]佛說(上)

青雲姐姐

1
小說.家

[小說]陰陽-離別(完)

青雲姐姐

女人在男人的要求下解開了上衣,在男人還沒回過神的時候,手伸向裙子上的扣子,打算一口氣脫了。這時候男人終於回過神,趕緊阻止她,將她脫掉的衣服撿起來還給她,說著他只是想知道她的決心到什麼地步,請她別再脫了,她要是再脫下去,恐怕自己也無言向離世的好友交代。

小說.家

[小說]陰陽-鬼妻(完)

青雲姐姐

一鄉間的陳家村,近日有些不平,一戶陳屘仔最近死了女兒,在山溝裡找到女兒屍體,衣衫不整,但找來附近的撿骨師看過,又說應該是故佈疑陣,沒有姦汙的樣子。陳屘仔知道女兒跟城裡程姓大戶的大兒子走得近,本以為女兒會嫁給他,卻沒想到連個提親都還沒人就沒了,村里人還直吵著要把女兒送去姑娘廟供著。

[小說]以惡止惡(下)

青雲姐姐

組長檢視著近期的監視器,思考了許久,打了電話給休假的虞袖鳳想跟她身邊的鳳曉聊聊,電話才打過去便被接了起來,一聽聲音組長愣了一秒,對方笑了笑後說著:「是我接的沒錯,她還在睡。」 儘管知道他們關係匪淺,但一個鬼能夠在生活中盡顯痕跡也是驚奇十足的一件事。

《生命的交替》(下)

馮子緣

五年的時候眨眼間便過去,沒想到我竟會重臨這家醫院。醫院裡的藥水味道,依然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所包圍著: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紗、白色的醫生袍、白色的護士帽、白色的床單枕套、白色的嬰兒裹身的布…… 當我第一眼望見由姑...

生命的交替(上)

馮子緣

醫院裡的藥水味道,永遠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可是,無論是住在裡面的人,還是外來的探病者,都必須一直地強忍下去,直至…… 現實與夢魘是否在互相交錯著?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所包圍著: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紗、白色的醫生袍、白色的護士帽...

《落難記》第四章(最終章)出走上海

馮子緣

回到酒店,明傑在大堂的門外見到在飛機上坐在倩柔隔壁的男人。明傑問他:「你們後來有外出嗎?」男人回答說:「有,我剛才從機場回來。」之後,倩柔也加入了對話,雙方寒暄了幾句,便到大堂坐坐。他們在大堂內坐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剛才跟他們傾談的那個男人走了進來,問道:「你們有沒有見過我的朋友?

[小說]以惡止惡(中)

青雲姐姐

鳳曉在離開的這段時間回到了地府,他見到了孟婆,或者該說是孟姑娘,他對於自己的任務越來越沒信心,這些話卻讓孟姑娘笑了。『怕啥呢?你以前可是守城護國的將軍,鳳王要是沒你,只怕死得更快。』孟姑娘這麼說著。『可我不知能不能喚起她心中的善念。』鳳曉回道。

1

[小說]以惡止惡(上)

青雲姐姐

老張覺得那天自己沒看錯,小鳳確實是中槍才對,那地上的血跡都在重述這一點,但隔日小鳳沒事的來上班。查覺到視線的虞袖鳳微笑地看向老張,並笑著問著:「你姪女這兩天出院了吧,我們去你家吃飯?」 組長聽到這話抬起頭,對著老張說著:「我等下去買箱啤酒。

[小說]輕輕(一)

青雲姐姐

徐慶知看著前女友傳來的訊息,仔細地從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字,他的手指輸入了一些內容後又刪除,反覆幾次後,只回了對方一個字:「好」。身為多年好友的于凱很快便察覺徐慶知的異樣,在造型師化好妝後問了他怎麼回事。徐慶知面色沒起波瀾,淡淡地說著:「小璐本來提要復合,我也覺得可以,她前陣子不怎麼聯繫,今天發了訊息說不復合。

#3 聖誕特別篇《黑心公司工作的我去了異世界當魔法師》鯧鯧動森劇場

CurtisChan

2020年末,狸克因為動森輸了年度遊戲大獎Game Of the Year而發怒。為了繼續保持一班動物的吸客能力而進行新一輪訓練課程。訓練完結後今日進行最終考試。

小說.家

[小說]我想妳(下)

青雲姐姐

賈遂心醒來時,覺得自己睡了許久,一如每天一樣的在早上醒來,她開了爐火準備起早餐,沒想到這開爐火的聲音把舅舅張世榮給驚醒,也因此賈遂心一早被帶去了警局裡面,從女警口中得知舅舅幫她請了兩個月的長假,現在還有半個月,這半個月她都必須日日到警局作客。

小說.家

[小說]我想妳(上)

青雲姐姐

謝飛一身黑色外套站在警局門口看著對面便利超商,手指輕顫了顫手上的菸,菸灰掉落地上後,他扔下菸,鞋子在上頭踩著,直到菸熄滅了為止,隨後他聞了聞自己身上,希望身上的菸味不要過濃,他記得上次她因為聞到自己身上的菸味而皺了眉。準備過去便利商店時,組長喊住了他:「阿飛!

[小說]一夜(全)

青雲姐姐

一夜能改變什麼?對有些人來說能改變一個想法、一件事,甚至是一生,而改變的發生要的是個契機,一個足以讓人們願意去改變的轉折點。* 于凱是個新生代演員,這天跟自己的幾個好友去個小島遊玩,幾個朋友下水遊玩,而他仍穿著休閒襯衫和牛仔褲,手裡把玩著自己的相機,這是他從高中以來一直維持的愛好。

小說.家

[個人作品集]寂靜集(一)電子書贈書*10本

青雲姐姐

小說.家

[小說]等待(全)

青雲姐姐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等待』是需要消磨的。在人來人往的街頭,總是可以看見人群中的人們拿著手機,以往的時光或許在嬉鬧、言談之中就讓等待流逝,而現在卻是人手一支手機,彼此無須交談,沉靜之中等待被消磨殆盡。而我特別喜歡等待的時刻。也許是受到一個出現多年的夢境的影響,只是我許久沒再夢見過了。

[每週短篇小說]暫停三週,進入整理校對期間

青雲姐姐

老家的小胖貓~近期出差的頻率增加,下班後又深感疲累,原本10/31或11/1要來篇新小說,但惰性一起便擱下了,不過心裡卻一直念著這件事,想了一想後決定也是時候整理了,預計這三週整理校對,從11/21、11/22恢復繼續每週短篇小說。這次整理的大原則是將預計不會有後續的短篇小說收錄...

小說.家

[小說]裁縫(全)

青雲姐姐

小說.家

[小說]夢三生(下)

青雲姐姐

「像、真像!」二長老覺得這前一世的古小風與現在的她眼神一模一樣,一樣的沉穩安靜。夢池的器靈聞言咯咯笑著。* 「還不過來?」慕容澄淡淡說著,眼神直盯著自己的下人余暮春。「小姐,我是下人,不用讀書的。」余暮春雖說是下人,但到底是管家的兒子,心想著只要自己會算數,能打理府內的事便好...

1
小說.家

[小說]夢三生(中)

青雲姐姐

古小風前二世是商家大戶人家的長女周靈玥,本說了一門好親事,隔年將嫁至官宦人家,卻沒想到因貨船沉了,家中銀錢周轉不靈,官宦人家先行悔婚,而本為商界好友卻想以此讓周靈玥嫁給自己病重的大兒子。周靈玥的父親沒想答應,倒是周靈玥主動開口多要些聘金幫家裡度過難關,他讓父親多想著周家不是只有...

小說.家

[小說]夢三生(上)

青雲姐姐

長樂派上各主峰的長老到了議事殿,掌門戚自在思考許久,最後同意諸位長老的想法,由三長老的大弟子藍諾入其夢境去喚醒她。百年前魔界的封印有些毀損,三大仙派長樂派、崑崙派、御劍宗聯手加固封印,卻沒想到是因崑崙派的代掌門走火入魔後,他受魔引誘毀損封印的,在眾人注入靈力強押封印時,他偷襲了...

1
小說.家

[小說]八苦(全)

青雲姐姐

小說.家

[小說]茶香(下)

青雲姐姐

1
小說.家

[小說]茶香(中)

青雲姐姐

1
小說.家

[小說]茶香(上)

青雲姐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