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羽昊I解憂老闆I解憂工作室
主理
162 人追蹤
741 篇作品
張落遠

明天|詩

在我悲傷的日子裡 響起你明亮的眼睛 那是秋天 雨天 小小的 小小的夢 從此飛進了你的心裡 穩居一角巍然不動 故鄉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 星光點點 似 遙遠的天燈 思念伴月光入眠 那時我不知道 盛夏如梭 分別一去不復返 ...

10
IF

中環遊戲(38)

撐起雨傘大家有冇試過同人爭女/爭仔?爭女/仔對於絕大部分人嚟講,都係一件全力以赴嘅事。爭女嘅過程,無所不用其極,「甩石頭、摻沙子、挖牆腳」(毛澤東語),做得嘅做唔做得嘅都照做,總之就只有一個目的:贏對手。

35
墨海

「白骨精」<下>

白小白狼狽的倒在草地上,她望著月光,輕觸面具。“這是……什麼?” 潔白的指骨上頭掛著晶瑩的淚珠,白小白感覺自己本來被填滿的胸口,隨著淚水滑落而變得更空虛。“我要怎麼辦……” 白小白一邊感受著腰間寶石傳來的安慰,一邊望著月光期待太陽再次升起。

25
晴夏

短篇小說|一切都剛好

「請問您是否確認這張新臉孔?」系統以愉快的語氣問道。「是的。」江美宜冷淡回答。「新臉孔經已確認。請問您是否確認讓我們回收您原來的臉孔,以享受新臉半價優惠?」 「⋯⋯是的。」 「請注意,臉孔回收後,其使用和銷售權將歸本店所有。

墨海

「白骨精」<上篇>

“我收集骨頭,因為他們生前的美好令我嚮往” 白小白拿起一個頭骨,那一雙黑的清澈的眼眸看著頭骨空洞的眼眶,彷彿看到了它的過去。白小白輕輕一壓,頭骨瞬間變成了一顆閃閃發光的寶石,白小白高興的將寶石收到袋子裡。光著腳丫走在濕潤的草地上,純黑的髮絲簡單束在身後,白小白看著天空的月亮。

15
浪子魂

這件事很火,妳也想學高爾夫嗎?

就是天注定的這一天, 賴痞邀約去練一練封桿已久的高爾夫球, 不知怎來的陰錯陽差, 那個「她」也被賴痞邀來嘗試這對她來說是好生新鮮的時興玩意兒, 原本就經常一起工作談笑的我們, 怎麼會錯過這一場新鮮有趣又可以消磨時光的良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35
墨海

「櫻花妖」

那年遇見你,是煙火大會那天。那一年,我十六歲。微微敞開的和服、因陶醉而瞇起的眼眸、豪放飲著美酒的姿態。煙火綻放在你的眼中。櫻花紛飛,落在你的肩頭,你用溫和的眼神望著那片花瓣。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拿起花瓣,宛如在嘆息美好事物都無法長存。我無法移開視線,急促的呼吸讓人一眼就能夠看出我的緊張。

20
浪子魂

羽球只是一個藉口還是催化劑

原來「感情出軌」這件事,真的可能是不知覺的,是無聲息的。本來情愛的道路上平行線的兩個人, 因為近水樓台,所以輕柔的、不說予外人聽的悄悄話多了; 因為投契情誼,所以夾雜肢體語言的親暱體感交流多了; 更因為工作一起、吃飯一起、嘻鬧一起, 所以眼神示意、眼波交流的臆測和靈犀多了; 當這...

馮子緣

愛與不愛

愛與不愛 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可能會說:「沒有特別的理由,就是愛你。」 不愛一個人的時候,卻會想出萬千個理由,例如彼此性格不合、生活習慣迥異、不再溫柔、...

76
貝星人

愛情就是賭一鋪,碰碰運氣

買得少,輸少贏少。買得多,輸多贏多。「有時愛情就如買大小,碰碰運氣。」我是有這種想法的人。沒有人能保證一場戀愛到最後是否一定幸福快樂,抑或會是兩個人彼此恨之入骨,互相報復,又或是大家不歡而散,轉身離場,老死不相往來。沒有人知道,沒有人能擔保,即使手牽手當眾大聲朗讀過生死與共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