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文學圈 - 長篇小說
細流潺潺
主理
23 人追蹤
36 篇作品

《羊吟之時》20: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對此窘境不明所以,這是女孩子的初潮呢,還是正常的生理期到來呢?大概每個男生小時候都曾經遇過類似的狀況吧,突然瞧見女同學裙子上紅當當一片,因為潛意識告知自己絕不會擁有相同經歷,有些人會毫無廉恥地放聲嘲笑,或因為被這衝擊性畫面擾亂頭腦,有些人乾脆若無其事,誤以為埋頭書堆就是對女孩展...

《羊吟之時》19: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著迷於使用烘乾機的貧瘠人群,想必是不曾目睹過——溫煦和風吹拂起或雪白或繽紛的布料,心愛人兒的寬大裙擺亦迎風起舞,共同沐浴在黃澄澄的微塵裏,沖著看癡的自己蕩漾開粉唇貝齒——如此一幅流光溢彩的人間妙景。我背靠院內籐椅,捧起一本輕盈的書籍,佯裝享樂於文字的海洋,歡愉的神經卻迅速蔓延到你...

《羊吟之時》18: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爸爸”,這個意義非凡的詞語從你小嘴裏說出來,究竟引起了怎樣短促的狂喜,以及多麼空曠的失落,我不知道該如何向你形容個中的複雜性。我回答道:“比如完治這樣的?莉香,你不用太在意我們對外公開的關係,且把我當作最親密信賴的朋友即可。” 你乖順地點了點頭,輕輕喚了我一聲“完治”——天啊,...

《羊吟之時》17: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在她留下的日記裏發現,原來母親曾經一度想將我和父親先行送上黃泉路,但究竟是哪個原因改變了她那個陰暗自私的計畫,如今也已是無從得知了。父親很快就續弦再婚,早在婚禮之前,我便見過那個女人。在母親最喜愛的檜木浴缸裏,在母親精心描繪的全家福油畫前,我親眼目睹她和父親赤裸纏綿,就像一對醜...

《羊吟之時》16:愛你,我14歲的小情人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完治,真的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嗎,或者某些應該讓我知情的消息?” “你指的是什麼?” 我強作鎮定自若,但願潤次郎從這張臉上覺察不出任何貓膩。“這個叫德英萊·李詩汶仁的泰國女孩,關於她的父母,你是否具體瞭解過或接觸過嗎?” “莉香,你以後應該叫她莉香。

《羊吟之時》13: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接下來,我就不贅述潤次郎是如何盛讚此款香水了,他總是精通人世間一切浮誇空洞的褒義用語,並且務必達到聲情並茂,習慣就好。慶祝“重生”的派對,是在他名下一處格外奢華寬敞的獨棟別墅裏舉行的,不出所料,他邀請了許多連我這個派對主角都不相識的賓客,即使是在異國他鄉,他要效仿了不起的蓋茨比也是隨時手到擒來。

《羊吟之時》12: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過了少頃,由於擔心外面天氣太熱,你決定把頭發紮成蓬鬆丸子頭,可你一個不小心,發圈從你指間彈飛落地。這時,你我都下意識俯身撿拾,就在一瞬間,你幾縷發絲酥酥柔柔地撩過我的臉頰,我竟一時分不清哪是你用的洗發水的味道,哪是你原本的體香,它們都香甜迷人得如攪進蜂蜜的牛奶。

《羊吟之時》11: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細細嗅聞、捕捉,空氣中來回漂浮著你的體香和情緒,它們都是只有我才能看得到的透明絲線。乖,聽我的,整個人都試著放輕鬆,慢慢褪下浴袍,袒露出你幼嫩光澤的肌膚,你穿著抹胸和安全褲坐下來,在炎熱的泰國曼谷,這樣的穿著與往常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以,別那麼緊張;我的手掌溫熱地覆蓋在你的...

小說連載|《羊吟之時》10|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可以付豐厚的酬勞給你,你知道繪畫模特吧,大致就是類似的工作……”哦,不,我注意到你臉色再次大變,我必須馬上挽回錯誤,“對不起,你忘記這個請求吧,我一點都不想讓你為難!” “你才14歲,要你在男人面前裸露肌膚並被觸摸、被抹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怎麼說都過分勉強了,雖然你清楚...

小說連載|《羊吟之時》8|情慾樂園的盡頭是地獄

岸光栖 AnchorsLovegood

我被迫鼓起勇氣,直面長期以來努力回避的關鍵問題——我依舊需要一把鑰匙,這世上仍存在一些極其勾人的香味之奧秘是我未曾領略過的,當我擁有打開它的鑰匙,我就能將它永久佔有,它那遺世獨立的香味會把我緊緊包裹起來,從而如願隔絕掉其他我所憎惡的氣味,我甘願淪落為向它屈膝臣服的奴隸,可我又是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