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
魔法師瑣安Zoan
maintainer
5 Followers
98 Articles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70 求救

浩川

斐躍低呼一聲。耳塞似乎沒有發揮效用。他咬緊牙關,強忍由聲音送來的恐懼感。他幾年來首次正面面對心底裡的陰霾。希韻和紀謠,兩張肖似的臉容上,浮現同一樣的憂懼表情。然而,斐躍卻半舉起手,示意她們別要理他。緊閉眼睛,忍受,忍受,忍受。他記起蕭邦造曾經對他說過的每一句說話。想起紀謠收到他親手造的音樂盒時,兩眼中的渴望。也想起希韻打開音樂盒,在清脆樂聲中哼唱時,一雙望著他的眼睛,閃動著期盼……

18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9 名伶

浩川

「阿紀姐姐,妳相信嗎?」凌嬰饒有深意地說:「妳現在擁有的一切,我和姐姐可以輕易奪去。妳今天之前從『老師』口中聽到的所有事,我和姐姐在小時候已經一直在聽。」

16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8 倫敦

浩川

凌沁,除了曾繼希韻之後當上「魔音樂團」主唱,亦曾經同時兼任影子樂團前身「魔音之影」的女主唱。她跟希韻,明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可希韻對她卻連一丁點認識也沒有。是自己過去兩年自我封閉得太厲害?就連前陣子與凌嬰見面,竟然也沒有聯想起來。希韻雖然不敢肯定,凌沁為何會知道他們三人這時候抵達倫敦,但對凌嬰卻只有好感,縱然第一次見面時,態度上有點飄忽。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7 師與徒

浩川

唐克隆隱約猜到,短片接下來的內容,將會是甚麼。手伸往電腦的指控板,把屏幕中的游標,拉到暫停選項上。按下與不按之間,他猶豫。他很清楚,這段短片,必須看下去。那是他人生下一步應該如何走的指示。然而,當想像到往後的影象,他實在不忍心。在他一直堅持的東西上,鋪上一層又一層的陰影後,現在還要增添更深沉的黑暗,讓他只能看見指示,再無法看見未來嗎?

11
Back to All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6 抱擁

浩川

「或許說出來有點殘忍,但他們之間,確實是至死不逾呢。」「但如果是我,情願生離,也不希望死別。」斐躍忍不住,伸出兩手,輕輕從後抱著紀謠。這是個互相安慰的擁抱吧?一起長大,相識很久很久了,這樣擁抱也不是第一次,可斐躍感受到當中有些東西不一樣。是因為他與紀謠,這時候,心裡面,都有著同一樣的傷懷哀愁?「我會誤會的。」紀謠退開去,似是而非地說:「我只是忽然累了。幸好小希還沒到,讓她看見,可能會跟我絕交呀!」

7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5 殞落

浩川

報導提及的,明明是在倫敦發生的數宗集體發病個案,但看在斐躍眼裡,卻是一個個求救訊號。不是來自那些病者,而是源於某一個人……這是否新聞觸覺?他不肯定。但心底確實浮現出一個人影,只是模糊不清而已。「那是疫症吧!全城都在討論這些,我們應要派人過去看看。」父親斐非文的聲音,似來自另一個時空,遙遠而不真實。蕭邦造突然去世,卓見雜誌社卻不能停止運作。失去了忘年摯友,斐非文沒有時間難過傷懷…

1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4 世界沉默了

浩川

這是蕭邦造的音樂世界……所有主要樂器擺放地方,完全是表演時可得出最佳共鳴效果的位置。監聽喇叭亦架設於這空間裡,能夠發揮超低失真、最優質音色的位置上。在另一邊,是開放式錄音室。設備齊全,而且都是享譽音樂界的專業品牌。針對每件樂器的特性,多支收音麥克風,擺放位置全都經過精心挑選。可以想像在這裡錄製的母帶,效果將會一如音樂會中現場收音,把最自然而真實的演奏及演唱效果收錄其中…

19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3 接手

浩川

會議室中央,是一張巨型的橢圓形玻璃桌,上面附設多達二十部小型液晶屏幕,每個屏幕上,都顯示著跟投影幕同一樣的畫面。紀謠坐了下來,沒有開聲說甚麼。由幾年前剛入行時起,她便跟隨唐克隆工作。雖然這金牌樂團監製兼經理人,作風說不出的神秘,大部分時間,紀謠也猜想不透他的心思。然而,簡單如不喜歡任何人比他早開腔,連招呼一聲也吝嗇,甚至看不起任何世俗禮數的奇怪個性,紀謠還是能夠察覺得到…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2 校舍

浩川

紀謠坐在公司安排接送的車子內,思海仍然浮現出在母校時的情景。她幾乎每天也跟斐躍見面,每天也在期待小時候那音樂天才阿躍再在眼前出現。可是,連她自己也似乎離音樂愈來愈遠,幾年來都只在做公關工作。音樂製作或表演甚麼的,縱使這是她入行原意,機會卻不多。她一向明白,如果斐躍那無以名之的恐懼是一個心結,解開那個結的人,不會是她。希韻要比她有資格得多…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1 自虐

浩川

衣香鬢影,打扮入時而高貴的賓客,一個個笑容滿臉。他們在華麗的大廳中,真心傾談又好,應酬寒暄也好,十分熱鬧。下一瞬,他們之中有個女人,隨手拿起酒杯,往自己頭顱上敲打!直至水晶玻璃混合製作的酒杯也給敲碎之後,又取過另一隻酒杯,重複同一樣的動作。另一個西裝男人,看似用盡全身氣力,扯緊再扯緊自己的領帶;一個艷麗女郎,走到糕點桌前,發狂暴食起來;服飾典雅優美的一位女士,脫下了高根鞋,以此不停擊打自己的腳掌…

10

《新男性的復仇》

CHAO YI

這種台語的曲風有種莫名的魔力~~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60 突發

浩川

【千人嘉年華,樂極生悲,失控自虐,半數重傷!】網上的即時新聞,在五分鐘前更新,版頁上大標題大剌剌地放著這十七個字。雜誌社在斐躍看見網上的突發新聞時,彷彿同時變得不一樣。開始有記者不斷打電話,緊接著又不斷收到簡訊、電郵、傳真。一刻前還靜靜的辦公室,一下子嘈雜起來。卓見雜誌社旗下刊物,主要都是做一些時事、財經,又或是消閒如旅遊、飲食的專題,與報章或視頻傳媒的做法有天壤之別…

1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9 童話

浩川

直至回到雜誌社,斐躍的耳裡,彷彿沒有停止過的響著希韻的歌聲。不能否認,她的歌聲原音,直接細聽,要比專輯唱碟,那始終有點後期加工的收錄聲音,來得震撼心靈。只要聽過一次,便會希望能夠再聽見。如果不是那糾纏多年的夢魘,如果不是身體莫名其妙地抗拒音樂,如果可以盡情投入希韻的歌聲之中……「約會似乎,不太順利?」才剛打開雜誌社的大門,還沒坐下來,斐躍便被蕭邦造抓住。斐躍不禁聯想起,剛在校舍時,希韻提出的問題…

1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8 紅

浩川

斐躍受父親和蕭邦造影響甚深,自小便熱愛音樂。三四歲開始,他便參加各式各樣的樂器班。音樂,更讓他認識了希韻與紀謠。然而,八年前因為某種緣故,斐躍遠離音樂。自那時起,他只能夠透過唱片傾聽最鍾愛的樂曲及歌聲。就算只是透過大氣電波或錄像,凡是直接演奏或歌唱的,都會讓他產生莫名恐懼,哪怕他的心裡面是如此這般希望欣賞傾聽。這無疑是一種折磨。但,那份折磨,沒可能把斐躍心裡的音樂世界完全淹沒,希韻和紀謠都很清楚…

10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7 別想放棄

浩川

她們同樣選擇音樂這條路,紀謠走進唱片公司,卻一直也在做公關的工作,幾乎與音樂沾不上邊。希韻一想起這一點,始終有點難過。畢竟,她彷彿曾經搶走了紀謠的機會。差不多五年前了。那時候,魔音樂團,公開甄選第三代女主唱,她跟紀謠雙雙進入最後階段。後來,希韻被選上,紀謠卻以輕微差距落敗。那時紀謠彷彿知道希韻心中打算一樣,斬釘截鐵地說:「妳別想要因為我而放棄!」同一番說話,希韻此刻,認真地向紀謠一字一字說出來…

10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6 驚喜

浩川

希韻的兩眼總有點夢幻,就似一直活於遠離現實的世界裡,而紀謠的一對眸子,則讓人一看便知道她既精明又聰敏,重視的是當下和將來,縱然當中似乎掩藏了很多個人的情緒……偏向理智的風格,令人絕不懷疑她有抱負,而且堅強獨立。至少外表如此。今天的她,一如平常,一身灰白色的行政人員裝束,作中性打扮。雖然與希韻衣著形象不一樣,但外貌身型均十分肖似,驟眼看,誤把她們當成孿生姐妹也不會讓人意外…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5 撞倒

浩川

「小心!」似曾相識的一道男聲,把希韻喚過神來。這一刻,她才發現自己正在橫過車道,還有一輛車子似乎煞止不住向她直衝過來。那男聲的提醒來得太遲了。希韻懂得反應的時候,面前的車子已衝至與她相隔不足兩呎的距離,無可逃避。自然反應地閉上兩眼,對自己處境慘不忍睹,希韻心裡面突然浮現一張熟悉的臉孔。她知道凌嬰臨別所說的是誰了!就是這警告她的男人……「轟!」一聲巨響…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4 光華

浩川

希韻自我介紹的同時,腦袋裡響起魔音樂團昔日演出中,她經常說的招呼語。依據紀謠的形容,當時的希韻,整個人散發著白色的光茫,就似讓人置身美麗幻象中。為甚麼是白色?希韻心裡認為,那只是紀謠誇張的盛讚。而現在,當她再次叫出那時候的名字,從凌嬰兩眼倒映中,她發現自己身上一丁點光華也沒有…

1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3 回歸

浩川

站在車旁,嬌小玲瓏的身形,與龐大的JEEP車身,看起來相當有趣。她依靠車窗倒映,整理一下頭上皓白的軟身畫家帽子和身上同色的平肩領毛衣。笑了。笑,是因為,她有兩年沒這般注重自己的儀容。她有一張時尚俏麗的臉孔,輛廓像雕刻般鮮明、深刻精緻,讓人只要見過一次便無法忘記。她有種自然流露的氣質,就算不施脂粉,只穿著簡單的毛衣牛仔褲,已能吸引所有人的視線。看見此刻的她,沒有人會想像到她不修邊幅時會怎麼樣…

1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2 約會

浩川

「快起來呀!好消息來了。我已說服那小子,他今天會出現。妳去過『影子』便過來吧!記得,我們約定了呢。」希韻彷彿一直吸著一口氣,看畢簡訊後才呼出,整個人放鬆下來,很想再躺回綿綿軟軟的床墊,再睡一覺。手機從垂下來的手心,滾跌到床的一端。就像早知道希韻的習慣一樣,「登登登登!」就在同一時間呼叫起來。希韻曲身俯首,頭又輕輕抵在軟枕上,兩眼透過掩在臉前的髮絲,偷望著不死心地響個不停的手機……

7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2 #051 曾經

浩川

四周充斥著悲喊哀鳴,少年卻充耳不聞。他耳內只有帶著哭音的歌謠。少年走到小女孩跟前。一切靜止下來。歌聲消失。哭泣聲散掉。就連周遭的呼喊都停下。少年不明白,但又似乎很明白。他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女孩抬起滿是淚痕的臉,怔怔地望著少年,任由他拉起自己的小手,轉身離開那個地方。世界,回復正常。行人仍是匆匆忙忙地來而復往。車道上的行車,依舊絡繹不絕。彷彿甚麼也沒發生過…

1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50 功勞

浩川

穿過長廊,他來到一間早已滿室鮮花的病房。門還沒打開,花香已從房中隱隱透出來,可惜的是它們只能活一天,一到晚上便會被醫護人員棄掉。打開房門,微弱但悅耳得像天籟的歌聲傳進丁東的心坎。「明明沒有分別,但我卻比較喜歡妳現在的歌聲。」丁東忍不住說……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9 心願

浩川

在場的人,大概沒有人能夠忘記眼前這一幕。不單因為兩名歌姬打動心靈的歌聲,更因為一閃即逝的動人景象。歌聲消失的一瞬,音澄與凌沁的四周,掠過紫白交替的光茫,雖只是一閃即逝,卻讓人印象難忘。是特別的舞台效果?還是在座數百人同時產生的錯覺?沒有人能夠有一個確實的答案。只知道沒有一個記者,能夠把那道光芒攝進鏡頭。除在場的人之外,便沒有其他人知道實際情景是怎麼樣……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8 喜歡

浩川

三小時之後,專輯發佈會在記者的刁鑽問題中結束。樂團現任的五名成員回到後台,所有燈光隨之熄滅,台上變得漆黑一片。數分鐘後,台上的燈光再次亮起,除樂團的現任成員外,在座觀眾和記者看見令人驚喜的情景。現任女主音凌沁身邊,站著剛才沒有出席發佈會的音澄。音澄身穿銀白色連身短裙,配上雪白色皮靴。標記似的捲曲短紅髮和修長的雙腿,像在宣佈魔音歌姬已回來了…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7 未來

浩川

「老師放心。」蕭邦造回復平常,微笑說:「你不是告訴過我嗎?假設世界進程是一條洪流,小小石頭被擲進去,也只不過引起漣漪而已。但是,如果被擲進去的,是龐然巨石,洪流便有可能被改道,再不像原本那樣。人的命運也一樣……」

4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6 隨心

浩川

離魔音樂團專輯發佈會,還餘下一天。吉普車停定在一所白色洋房前。蕭邦造神色平靜,看著這所房子。這是他八年來經常出入的地方。此刻站在門外,蕭邦造不禁有點感觸。過去兩天,他一直在回想,自己是否太傻了?如果一早認識那位古古怪怪的偵探,他與音澄之間,是否不會出現八年的空白?打開大門,蕭邦造走過玄關和走道,來到一所書房。在這地方等待他的,是把一切有關能力的事教予他的老師,同時也是與他一起創立魔音樂團的經理人…

1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5 革命

浩川

「魔音歌姬,是否無論我有甚麼動機,我的做法,妳也不會喜歡?」丁東似是此刻才出現一樣,一秒鐘之前發生的一切,彷彿完全與他沒有關係。他從容自若,笑說:「就算我告訴妳,妳不用離開,不用回到巴西,妳也不會喜歡?」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4 一句

浩川

「留在魔音樂團,又或者你的魔音之影,對我來說也沒有關係。」音澄笑說。「不是那樣。」蕭邦造痛苦地閉上兩眼。「郭清流的陰謀,已經被揭穿。就算他繼續留任,也有把柄在丁東手中,應該不會再亂來了。」音澄理所當然的認為,蕭邦造一直以來也受郭清流的控制。

2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3 貪婪

浩川

音澄環視身處的房間。擺設佈置,感覺也無比熟悉。加上那一陣之前發現的熟悉氣味,要不是靜璇出現,音澄早以為自己身處蕭邦造的家了。現在,靜璇又留下那麼的一句說話……是確定音澄的猜想嗎?這裡,會是那個人的家?「我要妳答應我,別再做危險事。」音澄霍地轉頭,一向倔強的表情,完完全全被軟化。思念八年,重逢後再度分離,那個想忘也忘不掉的男人,出現在音澄眼前。音澄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一聲不響撲進蕭邦造懷中……

3
魔音樂土

《魔音 MagicVoice》Track01 #042 狂熱

浩川

世上有一種人,是甚麼也不會害怕的,甚至死亡也不能令那種人皺一下眉頭。丁東腦海中,出現了一幕幕新聞報導提過的慘劇。那些慘劇的罪魁禍首,是懷抱信仰上的執著、思想極端的狂熱份子。郭清流是其中一個?那些狂熱份子均擁有比權力財產更為遠大的理想。郭清流所追求的到底是甚麼?丁東愈想愈心寒。這時候,音澄冷冷的聲音,打斷了丁東的思路……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