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金毛線球

珍寶珠(三個女人)

「為甚麼咪咪不來接我回家?」 「嗯⋯⋯媽媽呢,她去了買東西給你吃啊,美美要乖。」婆婆勉力擠出笑容,心裡怒駡女兒竟然如斯不長進。「你騙人!老師說她也找不到咪咪!其他同學都已回家去,只有我一個人在班房中砌積木⋯⋯」美智嘟長小嘴,眼眶又再湧現淚水,似乎要哭鬧起來。

山寨匠人

一切由生兒育女開始⋯

港區國安法由公佈實施到現在也十天了,剛剛在這段時間,我為了「孟母三遷」,為孩子有一個更理想的環境而操勞著。我沒有時間寫文章,也沒有時間看新聞,只有在收拾細軟的過程中,慢慢經歷著「斷捨離」,放低過去的自己,接納今日的改變。

瑪桑

《用感覺超越技術》

「這兩單Case客觀層面全沒聯繫,兇手亦明顯係兩種不同的人,但都係同區大Case。」斐梵不禁自信的笑著,「似乎還有後著呢。」 「會有關係嗎?」我不敢苟同。「處決叛徒,然後獲得資本,表面上獨力行事,但如此有系統,必有共犯。

10
金毛線球

阿花

我管她叫作阿花,因為貓身上的奶油白及麥穗黃。那片白不純,黃斑深色處微露赭紅,四蹄踏髒雪,瘦骨嶙峋。老闆說此貓並無定名,笑問我常來拍照作甚,捎回家養就是。每次進店坐下,總要先看阿花在何處躲懶。

4
我不是貓

《幻愛》:因為愛,所以不介意

(劇透) 若一個理想的、可愛的人被想像為一個完滿的圓圈,那些不可愛的地方便是圓圈上的缺口。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這樣完滿的圈就如欣欣一樣是幻像,但社會往往要求人成為這樣完美自足的個體。

10
金毛線球

小白

恰似佛有十種稱號,魯迅有百多個筆名,小白是小白又不是小白。名可名,名實相稱;非常名,名實不符,虛實間的黑白同異只是色麈。如若名字真能賦予幸福,世事應該更美麗簡單。小白已失蹤多時。臉書提醒某年今夜,他又在巷口等我吃飯。

瑪桑

《愛你多麼渺小志願》

「喂,返到泥剩係對住部MacbookAir,攪乜?」忍不住要問他。「仲乜喂喂聲,無名你叫咩?」咿,又係度回廢話。「小白,你攪乜?」係要逼人叫佢個名。「睇緊比特幣行情……仲有,小白係狗名來的。

15
AA

鯉魚門,食海鮮?兵家必爭呀

上次說到香港填海,過幾天我就經過鯉魚門,其實也不能說經過,因為我只是在鯉魚門對面的杏花村,拍下這個鯉魚門海峽。鯉魚門和填海有什麼關係?因為這海峽是整個維多利亞港唯一沒有填過海的地方。

46
瑪桑

《不可救藥的記憶漩渦》

教我為之輕嘆,卻又深感無可奈何的,是眼前這座名城,由前摩爾王穆罕默德五世所修築的紅宮,首都格拉那達的阿蘭布拉Alhambra。宮殿由紅沙岩組築而成,亭宇樓閣鱗次櫛比,滿眼瑰麗堂皇,陪著摩爾王朝長達255年輝煌歲月。

suntan

二戰框架下的中美之爭

今天一整天的思考和工作都被一部即將立法的草案給打亂,時間也所剩無多,整理一下思路,TGIF。第一個必須清楚的是:香港的問題,臺灣的問題,歸根結底是中美關係的問題。香港走到這一步,或者説,北京要下這一步棋,其實是整個中美關...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