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白开

三岔河

發布於
若是选择定居的地方,最好是在一条河边

若是选择定居的地方,最好是在一条河边。依河而落的村庄,船只迎客送宾,总不至于太封闭;依河而生的人们,性情也不会过于淡漠,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都会顺着水流漂走;依河长大的儿女,就算走了也终会回来。

河马镇就沿着三岔河慢慢生长起来。原本只是河西边的一条回民聚集街,往来都靠着小船悠悠晃晃,再后来落成了一座三河大桥,架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镇故事线,范围便一家一家地拓展开来。

临街而起的各家店铺,各司其职。日常生活里该有的营生,一个不缺,却又恰恰好的都只有一家,默契的像游戏里分配好的角色剧本一样。从头走到尾,百年手作工坊豆腐店在街头,两家住宅隔在其中,接着就迎来烟酒杂货铺,紧挨着的是一家老式理发店,和街尾的烧饼铺是夫妻档。一条横着往下坡延伸的石头路在回民长街中间开了叉,连着河边引人来往。

回民长街的下半条,由一家裁缝铺子领头,烧饼铺子坐街尾,中间多为独立民房住户,夹着一两家饭店,一间庆云楼茶馆和一间手工艺作坊。

在茶楼右手侧数两家,是个二层小楼,一家四口,生养了一双儿女。老刘瘸腿, 杀羊为生,生意红火时,羊腥味在整条街整周都消散不去。小儿子长到三岁时,老婆突然消失了,男人旺季更加努力地宰羊,淡季就拿着钱去找人,给两个孩子留个几百块钱口粮费。范围从镇中心扩大到市中心,后来有人说在南京街头看见她乞讨,于是男人的周末基本都去了南京。再后来只见两个孩子在街头巷尾地晃悠,爹妈都不见了。

庆云楼茶馆在上个世纪本是镇上最红火的店铺, 主楼营生连着住宅铺了一大片。 夫妻两本生养了三个女儿,小女儿在十八岁的时候得了肺结核去世了,至此剩下两姐妹。两姐妹小时候家里条件极为不错,娇生惯养到二十岁,却在父亲去世后生意每况愈下。

大女儿杨华生性要强刚烈,却吃得了苦,脑子也转得活。一双做面食的巧手,借着茶楼的门面从卖馒头开始做起,硬是将生意一步一步重新盘活了。适婚年龄找了一个性格脾气好的上门女婿,生育了一儿一女:哥哥程林和妹妹程婷。

二女儿杨欣相比之下,性格更为柔软一点。嫁给了一个当时退伍军人葛山,家中排老三,只生了一个女儿:葛娟。杨欣要从回民街搬走的时候,葛娟才三岁。葛山退伍之后的工作安排下来了,要去县里当个街道办主任,当作为家属的杨欣也自然被安排到附近的纺织厂当女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