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伯軒

喜歡文字,熱愛閱讀。怪癖是買了新書之後會一邊嗅書本的味道一邊吃吃竊笑。

社區活動|聖誕文字市集|我們家沒有聖誕節

也許,在沒有煙囪的台灣,期待有聖誕節就是一種錯誤吧?即便美妙如同海底走入凡世的人魚公主,也終究會在日出的那一刻,隨著海浪的拍打,崩逝如同朵朵浪花,變成泡沫回歸平靜。

我們家沒有聖誕節。

我爸媽在我意識到「聖誕節」這個概念之前,就直接戳破我對於節日的幻想,他們說:

「聖誕節就是一個商人要騙你爸媽錢的日子,什麼聖誕老公公都是假的,禮物都是爸媽送的,台灣又沒有煙囪,這種事情不是想想就知道嗎?」

我忘記是雙親中的誰說的,倒是對於突如其來的「打擊」弄得猝不及防……所以聖誕老公公是……假的??

我父親趁我還愣在原地的時候,緊接著說:

「所以啊!你也不希望家裡沒錢買飯吃吧?那你就要乖一點,不要吵著要禮物,那都是商人的詭計!」

所以,聖誕老公公在造訪我的房間之前,就已經被列為「拒絕往來戶」了。

Photo by Eugene Zhyvchik on Unsplash

不過為了做生意,還是有例外的。

有年我的房間出現一棵閃亮亮的小聖誕樹,因為家裡也在開店,勢必加入所謂「商人的詭計」營造節慶氣氛,客人才會花錢買東西,於是也在店門口弄了好多聖誕節造景。

「這棵聖誕樹是送的。」我母親這樣說,就把那棵小聖誕樹留在我房間,也許是扼殺我童年的罪惡感過於強烈吧!這棵聖誕樹是不是「送」的我無法得知,但是起碼填補了我某些對於聖誕節的期待。

也因為我家庭中對於這種「要花錢的」節日,特別斤斤計較,所以聖誕節我家從沒有高調慶祝過,頂多就是把那棵聖誕樹再拿出來擺飾。

現在想想,也許就是因為可以「重複利用」所以才買了這棵聖誕樹吧!

畢竟送給孩子的禮物明年還要再買一次,可是聖誕樹可以每年都擺同一棵,是種一勞永逸的省錢辦法。既可以不用多花錢,還可以免去扼殺小孩幻想的罪惡感。

Photo by Jonathan Borba on Unsplash

有年一反常態的,我父親回家跟大家高調地說:

「今年平安夜晚上有活動喔!這是驚喜的神祕活動,連阿姨她們全家也會一起來!」

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宣布,實在讓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聖誕節不是商人的蜜糖毒藥嗎?

對於聖誕節的那些傳說故事,我都是沒聽說過的,其中那些宗教性的意涵,我也搞不清楚,總之我父母壓根兒對於這節日嗤之以鼻,根本不打算也不了解這節日的由來與意涵。

現在回過頭來打算高調慶祝……這是怎麼回事?


晚上一到,全家人還有阿姨他們一家三口都到店裡集合,我父親神祕地說今年聖誕節有「很棒的活動」,跟著大人的帶領,我們到了家裡附近最大的天主教堂。

「這是哪阿?」

家裡向來跟西方宗教沒有打過交道,對小時候的我來說,那根本是另外一個世界。

我們抵達的時候,門口有個男人一臉笑吟吟地歡迎我們進去,半掩著的木門後,傳出陣陣歌聲,推開鑲著紅絲絨軟墊的大門後,是數百人再一個挑高的大廳內,自那時候起,我腦中才終於新增了「教堂」這個概念。

Photo by Andrew Seaman on Unsplash

遲到的我們在教堂最後方的長椅坐下,我小聲地問我阿姨:

「這是什麼活動啊?所以聽人說話有什麼有趣的?」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我家裡並沒有任何親戚是基督徒或是天主教徒,我心想:

「一群人聚在這裡有時候唱歌,有時候講話,三不五時還要站起來,到底哪裡有趣了?」

台上還有人會說「阿麵」,然後所有人就一起說「阿麵」,到底是什麼神秘儀式?

我聽了之後也趕緊跟上說「阿麵」,深怕被別人發現我不是自己人,每次台上的人說了,我也趕緊說。

在我耐心快用盡的時候,終於台上的人貌似宣布解散,好多人開始往我們身後的大門走去,我父親立刻雙眼閃亮,伏下身來跟我們小朋友說:

「就是現在,這邊最有趣了,等一下你們走出去,他們會發禮物喔!」

我們三個孩子聽完都非常興奮!

難道是傳說中的聖誕老公公會在門後等待大家,為乖小孩發禮物嗎?


不過跟著人群往外走的我們,並沒有等到聖誕老公公,只看到幾個普通外表的工作人員,把箱子裡面一包包,被黃色塑膠袋包裹的小東西交給我們,雖然還是有拿到禮物,不過我心裡不免還是有些失望。

父親說:「怎麼樣?免費的麵包跟飲料很棒吧!」

我打開塑膠袋,看到裡面有兩個小麵包,還有一罐鋁箔包裝的葡萄汁,也不知道該不該高興。

隨後大家帶著這些「禮物」到市中心的公園坐著,大家一邊在旁邊看聊天,我一邊啜著已經所剩無幾的葡萄汁,還有些呆愣愣的,不知道這是不是我心中期待的聖誕節「驚喜節目」,不過嚴格上來說,也許這也是最正統的一項慶祝方式吧?

不過我相信我父親只是因為那些「免費」的麵包跟飲料,才帶我們去領的,後來還去了兩三年,當一年一晚的天主教徒,我後來知道之後有些總覺得有些羞愧,畢竟根本不是我們該領的,卻落到我的手上,也許神愛世人,會寬恕我的不知之罪吧?

Photo by Karl Fredrickson on Unsplash

我們家沒有聖誕節,至少在需要花錢的範圍內,我們是絕對不慶祝的,不過如果可以因此而讓貪小便宜的「他」得利,那麼戴上他嗤之以鼻的面容,也是能夠接受的。

我們家沒有聖誕節,自從父母不再開店之後,我們家也完全找不到聖誕節的蹤跡,甚至連當年那棵好不容易出現的聖誕樹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似乎歡慶的氣息也從沒有在我們家落腳,聖誕老公公已經在他的名單上寫著「拒絕往來戶」,也許終究身為某些壞孩子的兒子,領不到禮物,也是我的原罪吧?

也許,在沒有煙囪的台灣,期待有聖誕節就是一種錯誤吧?

即便美妙如同海底走入凡世的人魚公主,也終究會在日出的那一刻,隨著海浪的拍打,崩逝如同朵朵浪花,變成泡沫回歸平靜。

我們家,從沒有過聖誕節。


贊助我一杯咖啡,讓我知道在創作路上有你陪伴。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https://liker.land/zxx0531/civi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海外生存指南|充滿意外的南方島嶼之旅,「破英文」盡顯奇效

社區活動|關於傷痕|香甜的「小美冰淇淋」埋藏心底的苦澀

社區活動|聲音的故事|在雨聲中消失的情感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