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急的老文青

又開始記錄一個自稱老文青的奇思妙想... 從國中開始,高中開眼,大學沉迷,進入職場而中止... 現在回魂...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八>

發布於

我期待---你的樣子

<之 八>

「放心我不會跟別人說的!!我上班的健身房那邊就有好幾對女女的,見怪不怪了!!當然也有男男,不過男男的不多就是,沒甚麼。」凌葳說著還拍拍雲嵐的肩膀。

雲嵐則是被凌葳這麼”開導”到一楞一楞的,眼一轉才想到應該是凌葳誤會他了,還想說甚麼之時凌葳繼續說道。

「在我的觀念中我可是沒有女孩子就要像個女孩子的這種觀念喔!!我覺得活的像自己這樣比較好喔。」雲嵐被凌葳的鼓勵忽悠的不知怎麼回答。

「保持這樣子…率真的妳比較可愛,這樣的妳會讓人更想親近妳。」

「啊!!??」雲嵐卻是心想:「我可是不想讓人太親近啊。」

「呵呵…我還是這樣就好…」雲嵐尷尬回應並心想: 「看來是誤會了啊…」

「你吃飯了嗎??應該還沒吧,我請你吃飯…」雲嵐見凌葳似乎想說甚麼趕緊搶先開口改變話題。

「這…不好意思吧。」

「沒關係,這只是小事。」雲嵐很自然的拉了凌葳便走。


王清靈看了看圍在四周的男男女女,心裡雖然看了心煩,且令心情疲倦不悅,但是那職業性的笑容依然笑得燦爛,應對進退接依然讓旁人如沐春風。讓旁人覺得王清靈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笑容都是只為自己而發出…

就在王清靈將踏出教學大樓的時候,雖然四周包圍著她的一眾追捧者,但她依然看到了那牽著手急著跑離視線的兩道人影。在這之後王清靈的心思隨著消失在視線外的人影也變的心不在焉,隨著腳步往門口越近,心神跟眼光變越好奇那消失的身影到底去向何處…

「喂!!這…不好吧,這家餐廳應該不便宜吧…我怕沒帶那麼多錢…」凌葳不安的打量即將走進的餐廳。

「沒事,我都說這頓我請客了,你就放心吧!!」雲嵐一邊安慰凌葳,令一邊心裡想著反正會有人幫忙付錢。

他們來到的餐廳正是泰品打工的餐廳,也正因為如此,雲嵐才那麼有把握的說錢不夠有人會幫忙。

泰品打工的餐廳是一個裝潢歐風十足的餐廳,泰品雖已經考上乙級廚師執照,而且又就讀觀光餐飲專科,但是缺乏實戰經驗,所以老闆讓他擔任吧檯主管的工作,弄弄飲料或是三明治等簡單餐點之外可以讓他直接面對客人。

「歡迎…你…」泰品聽到門口風鈴的響聲,便習慣的開口招呼,但看到是雲嵐便中途停下,但是看到隨雲嵐後面而招呼走進來凌葳便把剩下所有的招呼都吞入肚腹之中。

「泰…啊…!!」雲嵐本想跟泰品打招呼,但是腳下一個踉蹌便往前撲去。但是隨後跟上來的凌葳反應極快的攬住雲嵐的腰。

「還好嗎??…有沒有受傷!!」雲嵐被凌葳一把攬住腰,後背的胸部以下幾乎緊貼凌葳,這讓雲嵐在第一時間護住胸部也極為不自在…因為他沒穿胸罩也沒胸部啊!!

「沒…沒事,我沒事…」本來就只是稍微的失去平衡而已,即使凌葳不出手雲嵐多墊一步也就沒事了。只是現在這個姿勢實在曖昧不已,雲嵐趕緊睜開凌葳的手臂。而凌葳也順著雲嵐的力道放開雲嵐,但是這一切都讓在吧檯的泰品看在眼裡卻是另一種解讀,另一種滋味…

泰品從小就跟雲嵐、雲茜這對雙胞胎玩在一起。兩個雙胞胎跟生病的母親住在一起,而泰品和奶奶住在一起,在這山腳下的小村莊,幾乎等於是沒人管。

河邊釣魚抓螃蟹,沙地上釣蟻獅,果園偷摘芭樂,田裡偷挖地瓜爌窯…那是個無憂無慮膽大包天的年紀。

「阿品,你摘的芭樂好甜喔,阿嵐摘的都還不能吃…」

「阿品,還是你烤的地瓜好吃,阿嵐的都”糙輝搭”…」

「阿品,以後你要跟阿嵐做好朋友喔,永遠喔!!不然我就不跟你好喔!!…」

「阿品…」泰品永遠記得那消逝已久的語氣和叮嚀。

「那以後長大我就開餐廳,專門免費煮給阿茜吃,當然阿嵐也不收錢…」泰品也記得自己許下的承諾。

但是泰品也記得那永遠的悔恨跟傷痕…那沒有抓緊的手,和躺在冰冷石灘地上時眼角撇過那兩個在石灘地上的兩個小小身影。

只記得在好久之後原本三人集合的學校前的花圃邊又看到了那個思念的身影。

「雲……嵐??…好久不見…」泰品看到坐在那裏的瘦弱身影,將原本想喊出的名字瞬間吞下肚子。

「泰品…果然只有你認出我呢…」幼小的雲嵐無力又悲傷如此說道。

「媽媽…她都不理我…只有穿雲茜的衣服,她才會理我,不過她都以為我是雲茜…」

「你…你當然是雲嵐啦!!怎麼會是阿茜…」泰品如是說。

「可是其他人都認為我穿阿茜的衣服很奇怪…,可是不穿阿茜的衣服媽媽又會生氣而且不理我…怎麼辦…」小雲嵐的語氣有些擔心和落寞。

「…我覺得不會奇怪啊,因為你穿雲茜的衣服很好看,沒關係,我會幫你…這樣你媽媽就不會生氣了!!」小泰品拍了拍小雲嵐的肩膀。

「嗯,謝謝你。」

「不用謝,我答應了阿茜要永遠當你的好朋友,一定會幫你的,我一定會照顧你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